記者來鴻:還不起債 希臘人這樣說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銀行關門了,債主窮追猛打。公投前夕,記者來到希臘,聽普通百姓吐苦水、發牢騷、瀉怒氣。他們將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雅典帕格拉提(Pagkrati)區,大街小巷一片詭異的沉寂。雖然只是周一下午,四處一看,幾乎到處空無一人。

要是還能找到一家開門營業的咖啡館、雜貨店,看不到的,也許就是10多家永遠關閉的店鋪。有些店鋪的門臉早就荒了,窗玻璃上貼著的「出租」大字報,已經被太陽曬褪了色。

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我找到一家營業的咖啡館。六七個已經是退休年齡的雅典老人,坐在遮陽篷下,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就著一小壺紅葡萄酒,吃著幾樣傳統小菜。

按常規,星期二,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該領養老金了。齊普拉斯總理打了保票,養老金肯定照常發。

問題是—至少對雅尼斯來說是這樣,他沒有在自動取款機使用的取款卡。如果銀行不開門,雅尼斯根本和自己的錢沾不上邊兒。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雅典許多商店已經關門好幾年了

雅尼斯希望這一切趕快結束。公投中,雅尼斯說他一定會投「贊成」票,他希望雅典接受歐洲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出的救助草案。儘管這有可能迫使希臘對養老金、稅收等政策做出痛苦的改革。

迪米特里斯要投「反對」票。他根本不吃這一套。當他聽說我是來自英國BBC的記者時,立刻對卡梅倫、整個英國、以及更加富裕的那些歐洲國家發起謾罵、攻擊。但沒過多久,他就開始向我講述他的一生經歷。

迪米特里斯現在已經60大幾歲了。今年2月,經營了43年的文具店被迫關張。他的孩子們正在考慮離開希臘,其中一個甚至計劃去澳大利亞。

迪米特里斯告訴我說,「我希望留在歐洲。不過,不是這樣一個歐洲。」

一來二去,談話變成了一場長達將近一小時的激烈辯論。話題非常廣泛,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戰、大英帝國、奧托曼帝國之後希臘國家的誕生等等。

對這些老人來說,歷史事關重大。他們覺得,那些強大的歐洲國家讓他們受了委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開了一輩子公交車的薩內西斯沒錢買車票去參加公投

迪米特里斯眉飛色舞地告訴我,英國女王最近到德國去訪問期間,應該「為希臘說話。」我保證,下一次見到女王的時候,一定轉達迪米特里斯的口信。

維克托也要投「反對」票。他曾在建築行業工作,後來做保安。過去四年一直失業。維克托說,「也許,他們嫉妒我們,嫉妒我們整天曬太陽。」維克托指的是德國人、還有那些歐元區更富有的國家。

他認為,希臘現在這樣的處境責任完全在那些國家。「他們早就應該懂了,希拉這樣一個小國家永遠償還不起這樣的債務,但是,他們還是不停地給我們餵錢。」

我們本來應該都是平等的。所有這些大國家經驗那麼豐富。希臘這麼小,難道他們就不能幫我們走出這個爛攤子?」

讓他迷惑不解的另一點是,怎麼雅典突然來了一大批的記者和攝影團隊?「這麼多年了,你們早幹什麼去了?幾年前的境況和現在也差不多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科孚島的支柱產業旅遊業受到極大衝擊

薩內西斯星期日不會參加公投投票。這並不是要表述政治立場。他仍然是南部城市卡拉馬塔(Kalamata)的註冊選民,但是沒錢,買不起車票回家去投票。薩內西斯從17歲起就參加工作,一輩子絕大多數時間是公交車司機。

等我起身告別的時候,對方請我再喝一杯希臘咖啡。他們拒絕讓我付錢。儘管我抗議說,這完全不符合BBC編輯指南的規定。

在咖啡館工作的迪莫斯拒絕收我的錢、但卻伸出手和我熱情握手。他說,「我們都是歐洲人。我們希望得到的,不過是平等尊重。」

BBC記者蘭頓在科孚島(Corfu)的報道:

持續五年的緊縮帶來的影響波及方方面面。富人有保障,但是,養老金削減50%、經濟收縮25%,絕大多數普通人都受到嚴重的衝擊。

他們既有怨氣、又有怒氣。經營遊船生意的迪米特裏說,「讓大多數希臘人最惱火的是,(別人)假設我們什麼也不幹,就是坐著曬太陽、等著救助。」

所有的人都承認,希臘存在問題,官僚機構人浮於事、加入歐元區時做過假賬。但是,布魯塞爾也知情,怎麼這就成了希臘人民的錯誤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歐盟補貼、迪米特里斯的創業精神讓小村發展繁榮

BBC記者米勒在安納夫拉的報道:

希臘北部的安納夫拉(Anavra)很有名,這是整個南歐最繁榮的農業小村,每家平均收入七萬歐元。和希臘其它地區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村民無一下崗、失業。

在一家舒適的小餐館吃午餐期間,迪米特里斯告訴我,「大多數人周日都會投贊成票。」

小村的發展、財富是希臘加入歐盟以及迪米特里斯創業精神的直接結果。令我吃驚的是,迪米特里斯本人要投反對票,他擔心歐盟的提議有「誤導」,如果「不抵消債務,希臘今後可能兩三代人都要繼續吃苦。」

我問他,你擔心反對票會導致希臘脫離歐元區嗎?他搖搖頭說,「那是另外一碼事。我永遠不會投票支持脫離歐洲。」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