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德國秀肌肉威脅歐洲夢?

默克爾和阿爾梅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默克爾和幕僚長阿爾梅爾。默克爾熱衷提升歐洲團結的形像

誰能指望德國永遠草木皆兵?永遠顧全大局?隨著歐洲淡忘過去的黑暗記憶、德國權衡是否永久肩負歐洲這副重擔,「團結」有可能成為更加稀有、珍貴的資源。

歐盟這齣戲還沒完呢。也許,我們剛剛看到的那一幕群情激昂只不過是悲劇的前奏。歸根結底,悲劇之悲,總是取決於素來高大上的主人公身上那點缺陷愈加張揚。

歐洲夢起源於噩夢。最初,這個項目不過是要驅走困擾大家庭的那個鬼:一個國家擁有巨大實力—德國。

需要反思、更加顯而易見的缺陷自然還有許多。希臘幾乎被發配去了永久衰退,危機的高潮凸顯歐盟面臨的最嚴重指控之一:凌駕於國家民主之上。德國利益是其他大問題的中心:如果歐元起不到應有作用,需要定些什麼新規矩才能改善?

有鑒於此,現代德國也走到了一個重要關頭。

先來講點歷史。

在大家的想像中—就算不是英國、至少在歐洲大陸,歐洲夢的中心是「和平」。二戰後,當務之急是如何避免歐洲再次爆發戰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不少希臘人感覺受到「嚴肅處理」

這只能算是體面、溫和的說法,其實,應該說是如此阻止德國再次在歐洲挑起暴力衝突。這一簡單的願望背後,是更加棘手、複雜的問題。

一個國家有在經濟、政治、軍事各個方面主宰整個大陸的潛力,如何實現穩定?拆散德國、迫使德國非軍事化是一個途徑,不過,這早就不可能了,現在德國不僅統一,而且擁有強大的聯邦國防軍—儘管軍費略有欠缺。

另外一個辦法是建立「歐洲鋼鐵共同體」,這個共同體今天還存在,大致就是歐盟吧。鋼鐵共同體把戰爭所需原材料劃入超國家管控範疇,不留神,也創建了一個共同市場。從共同市場、歐洲經濟共同體、歐共體、到歐盟,看似平淡無奇的演化,其實也掩蓋著其他任何國家都從未嘗試過的一段智力大躍進。

戰後,沉浸於罪責感之中的德國認可了,必須把歐洲和平、和諧的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前。換句話說,自己那些自私的、戰略性的利益必須要服從歐洲整體的需要。

這些,當然從來沒有寫進任何條約,不過,大家都心照不宣,特別是德國人自身。現在,歐洲團結成了德國靈魂的一部分。但是,誰又能指望德國永遠草木皆兵、永遠受制於怕「鬼」。

過去幾年,德國逐漸走出禁閉,對在世界舞台展現更大影響力表示出謹慎的熱衷。但是,去年陣亡將士紀念日之際,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發現以下兩點非常明顯:一,外交和軍事方面,(德國認為)發揮更大影響力必須出自歐洲整體;二,(德國)非常擔心其他國家怎麼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德國現在擁有強大軍力

我問德國人「為什麼你們不做更多?」,議員回答時舉了這個例子:希臘對被迫緊縮,示威者高舉漫畫,默克爾被畫成希特勒,背景是納粹的萬字標記。

德國對使用經濟影響力、而不是外交或者軍事影響力更有自信。儘管如此,德國人非常討厭被看作仗勢欺人。

拿最黑暗一段歷史作比較固然很荒唐。但是很明顯,許多希臘人認為是德國讓自己陷入今天這一步,他們仍然會聯想起久遠的過去。

歐元區談判那個周末,擺在桌上的兩個方案—希臘退出歐元和後來達成的那份協議—都是德國的作品。不久前辭職的希臘前財政部長揚尼斯·瓦魯法基斯雖然算不上一個中立,但是他說「德國人的態度完全徹底地控制著歐洲集團」可能也沒錯。他形容德國財長時說,就好比一個排練有素的樂團,「他是指揮」。

正是這種國家和歐洲利益之間愈加嚴重的矛盾,使得現在這個關頭對德國來說也非常重要。

公平講,其他一些更小的國家幾乎肯定是躲在德國背後。有人說,真到節骨眼上、倒了最後關頭,德國和法國還是一起推動達成了協議。

你可以說,這是法國的勝利,因為德國也許只拿到了第二方案—很可能有悖自己的利益、但被看成對歐洲整體破壞力更小。但是,德國還是達到了希望達到的目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歐元區峰會後,雅典街頭張貼的德國財長「通緝令」

德國堅持打著團結的旗號,因此,默克爾幕僚長阿爾梅爾(Peter Altmaier)發的推文才如此謙卑:協議對集體是有好處的。他說,「歐洲贏了,德國自始至終是解決方法的一部分。」

不過,德國自始至終也是問題的一部分。吵歸吵、嚇唬歸嚇唬,德國領導人再一次把他們眼中確保歐洲團結的需要放在了讓德國議會、德國人民看著更養眼的方案之前。

這對他們又能有什麼好處呢?協議可能更像懲罰、而不是理財常識,看上去確實好像德國及其盟友將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另外一個國家頭上。

至少目前,德國決定歐元區必須維持下去。如果真做到了這一點,毫無疑問,將引發推行更緊密的政治結盟、以符合德國利益的方法管理統一貨幣的呼聲。

比利時前首相伏斯達(Guy Verhofstadt)告訴我說,19個國家需要一個統一的司庫和稅收體制,否則還不如乾脆放棄歐元。這雖然符合邏輯,但有悖眼下的感情。

隨著歐洲淡忘過去的黑暗記憶、德國權衡是否永久肩負歐洲這副重擔,「團結」有可能成為更加稀有、更加珍貴的資源。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