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毒梟越獄 誰成笑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7月11日古茲曼成功逃離距離墨西哥城不遠的安全級別最高的監獄

毒梟古茲曼綽號「矮子」,7月11日從全墨西哥安全級別最高的監獄神奇越獄,朝誓言反腐、猛打「老虎」的總統臉上扔了一枚臭雞蛋,墨西哥政府的公信力大打折扣,安全建制淪為笑柄。

不久前那一天,起牀聽到新聞說,墨西哥醜名昭彰的大毒梟、綽號「矮子」的喬奎因·古茲曼又越獄了!當時,和大多數人一樣,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和一位朋友聊起古茲曼越獄那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細節,我問他,你說,我該哭還是該笑?他回答,且哭且笑吧。

矮子的嘍羅黨羽早就把一切都打理好了。這可不是那種在碎磚亂瓦裏湊湊合合挖個洞那類的豆腐渣工程。修建矮子逃脫的地道,需要時間、規劃、專業知識和敬業精神,毋庸置疑,肯定也需要大型機械設備,運走成噸成噸的渣土。

你又能指望什麼呢?矮子是全世界最富有的犯罪分子之一。我確信無疑,他的故事肯定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好萊塢拿去拍電影。

許多墨西哥人還在拿這個故事搞笑。比如,網上廣泛流傳矮子悠閒地喝著啤酒享受新自由的照片;還有,他站在紐約特朗普大廈外的假自拍。很明顯,這也是在諷刺唐納德·特朗普最近那一番有關墨西哥移民的種族歧視言論。

墨西哥人好像沉醉在這些黑色幽默中。一名墨西哥問題專家、英國人告訴我說,英國人和墨西哥人表現出許多共性—靠諷刺、挖苦這類黑色幽默度過困難時期。

毫無疑問,對總統恩裏克·佩亞尼·涅托來說,這真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時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矮子越獄等於給總統涅托臉上投了一枚臭雞蛋

三年前涅托上台,承諾根除腐敗、解決墨西哥的暴力販毒問題。涅托的前任費利佩·卡爾德隆發動的所謂「毒品戰」被指對抗性過強,涅托決定採取不同方式。他說,擒賊先擒王,他將致力於瓦解高層權勢。

從某些方面來看,涅托確實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幾個「老虎」已經被收監關進了籠子。就在幾個月以前,墨西哥還抓獲了綽號「老師」的大毒梟—販毒團伙「聖殿騎士團」的頭目。

幾個小時之內,我就收到請柬,登上「黑鷹」直升機,前往「老師」的藏身地去參觀,感覺如同在墨西哥條件最艱苦的地區作了一次非常奇特的旅遊。整天,我們反覆爬上、爬下警察的卡車,體驗「老師」的逃亡生活。其中,我們還曾鑽進一個漆黑的山洞。警察興奮地介紹說,他們就在這麼簡陋的藏身地發現了不少上好的葡萄酒。

但是,迄今為止最讓涅托自豪的成就—蛋糕頂上的那枚櫻桃—當屬去年抓獲矮子。13年前,據說矮子賄賂看守、藏在洗衣籃中成功越獄,此後一直逍遙法外。 抓住這個頭號罪犯,涅托非常高興,這下子,他的政治遺產有保證了。涅托很自信,上電視保證,矮子絕對不會再次逃跑。他甚至還用了那個非常嚴厲的詞「不可饒恕」。涅托說,同類事情再次發生絕對不可饒恕。

現在看看,這不都成了貼在涅托臉上的臭雞蛋。說輕點,矮子這次逃走讓墨西哥政府顯得很愚蠢可笑;說重點,墨西哥的機制顯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腐敗。

政府打擊販毒團伙的方法就好比腳踏蟑螂。可能確實抓住了上面的大佬,但是大佬下面,一大群小家伙又爬了出來。一位記者朋友把這比作九頭蛇。不管怎麼比吧,問題是,地面戰情加緊,暴力也在升級。

在出產毒品的地區、比如去年43名學生失蹤的格雷羅州轉一轉,這一點就再明顯也不過了。聯邦和地方警察成群雲集,開著大型皮卡在街上巡邏,武裝到牙齒。看上去不像普通人過日子的正常地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伊瓜拉43名學生失蹤

五月,我去過奇拉帕(Chilapa),那之前,幫派團伙剛剛帶走了幾十個年輕人。誰也不知道這些人的下落。

威爾基羅·納拉是其中一個孩子的父親。他留著小鬍子,身材高大、寡言少語,一輩子住在奇拉帕。他告訴我說,荒唐的是,原來一個團伙一統天下的時候,反倒更加安全。現在,兩個團伙爭奪地盤,暴力比從前嚴重多了。

如何治理這樣的暴力還有待繼續辯論。但是,大多數專家一致認同的是,矮子成功越獄,凸現墨西哥體制腐爛至極。

更加荒謬的是,事實證明,當局試圖摧毀的那個機制—矮子古茲曼統領的錫亞羅納販毒集團—生命力也最強大。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