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探訪神秘波斯帝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在過去幾十年,上到最高精神領袖強烈譴責「大撒旦」(又名美國),下到騎著摩托車揮舞鞭子的警察,伊朗並沒有給外部世界展示一個富有魅力的形像。不過,最近英國放寬了先前「除非有必要不建議前往旅遊」的規定。那麼作為一名外國人在伊朗旅遊有何感受呢?艾米·古特曼與大家分享她的經歷。

我平時到偏遠的地方旅遊還是膽子挺大的,但是到了德黑蘭讓我感到有些精神緊張。作為一名單身白人女性,在當地會顯得與眾不同。下了飛機,我來回掃視了一下機場大廳,希望看到我的導遊阿明。我心裏有點七上八下,終於看到他舉著的牌子,上面寫著我的名字。

按照伊朗當局的規定,英國,美國和加拿大的遊客在任何時候都有必須有導遊陪同。這意味著身材矮小但善良無比的阿明,會在今後8天裏,在大多數情況下,從早到晚,必須形影不離地陪伴著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從首都德黑蘭遠眺厄爾布爾士山脈

阿明待人很熱情,總是笑瞇瞇的,說起話來妙語連珠。他舉止和藹可親,就像是我的兄弟。同時他還必須兼做我的會計師,因為當地的飯店,餐飲和紀念品大致與美國的價格差不多,但對於我們這樣的「老外」來說,計算起來非常棘手。

伊朗使用貨幣裏亞爾,但是民間卻往往使用貨幣圖曼(toman)為商品標價,一個圖曼等於10個裏亞爾。也就是說需要在數字後面加上多少個零,需要具備很好的除法運算技巧。

伊朗的飯店彷彿被卡在時間隧道裏,至今仍然定格在1979年。當年爆發的伊斯蘭革命強行終止與外資飯店的合同。但是當地人還是喜歡用老名字來稱呼這些飯店,前面總是要加上一個「老」字,例如「老喜來登飯店」。雖然這些飯店缺少現代化設備和時髦的裝飾,不過我住過的飯店還是很乾淨,服務還算到位。

飯店提供的早餐包括茶,蜜棗,西瓜,芝麻烤餅,蜂蜜或木瓜果醬,還有新鮮奶油。真的,絕對新鮮的奶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艾米·古特曼在德黑蘭戈勒斯坦宮參觀

唯一缺少的就是咖啡,真正的好咖啡。由於伊朗政府強烈反對西方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在咖啡館進行的社交活動,導致許多德黑蘭的咖啡館關門。不過大學附近和德黑蘭北部的幾家不錯的咖啡館依然生存下來,但即使是最濃的美式咖啡也是沒有什麼味道。

可是另一方面,喝咖啡和典型美國味道的紅絲絨紙杯蛋糕越來越受消費者歡迎。如果波斯風格的星巴克咖啡館能夠在此地落戶,肯定會生意紅火。

我住的埃斯皮納斯飯店(The Espinas Hotel )建於2009年,算是接近五星級豪華飯店的標凖。飯店的老闆是阿米爾·穆薩普爾。隨著外國遊客的不斷湧入,為當地飯店管理者提供了寶貴的經驗。 老闆告訴我,「來自歐洲的客人總是要求住在遠離街道、高層安靜的房間,我們過去從來沒有聽到過客人提出這樣的要求。」

根據《德黑蘭時報》的報道, 2014年春季歐洲遊客到訪伊朗的人數比前一年同期增加了一倍。

在伊朗,包括外國遊客在內的所有女性,必須戴頭巾,穿長袍。這種長袍很寬鬆,從脖子一直覆蓋到膝蓋,當然還包括胳膊。只有那些最虔誠的女性穿黑色長袍。大多數女性還是喜歡自己的長袍帶點顏色和圖案。

全國的家庭手工業都在生產這種被當局強制穿戴的長袍。 但是也有不同的設計風格。你會發現,服裝設計室專門推出比長袍更精緻服裝樣式,如淡藍色的亞痲瘋衣,掛麵或者有對比色的。有些式樣顯得很休閒,有些看上去很優雅。

其實,每個女性都有自己的一套服裝搭配。我穿的是一件連衣裙,下面配一條牛仔褲。這種搭配完全可以被接受。我到禮拜五的市場上轉悠一圈,希望能為我這次旅行多買幾套衣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伊朗婦女在德黑蘭的大巴扎裏購物

市場裏一個攤位,接著一個攤位,出售商品包括古董,手工藝品,首飾,家庭用品,地毯和服裝,玲琅滿目。當地人在這裏擠來擠去。絕大多數遊客還是喜歡跑到大巴扎去掃貨,但是禮拜五的市場裏出售的商品便宜。即使這樣,顧客總是會和攤主討價還價。

我和我的另一位導遊莎拉在大巴扎裏走了一圈。她看我特別喜歡一個古香古色的吊墜,而且價格便宜,但是她告訴我千萬別買。 「我家裏就有一件,跟這個一模一樣,我會送給你。」人們都說,波斯人熱情好客,而且不期待任何回報,讓我好感動。突然,宗教警察發出警告,提醒我的頭巾滑到脖子後面,要我把頭巾戴在頭頂上。幸虧莎拉在我身邊,讓我大大鬆了一口氣。

德黑蘭有一條彎彎曲曲很長的道路叫「救世主」大街,從南到北,把這座城市分隔成東西兩部分,體現這座城市社會特點。

在南部居住的大都是宗教和傳統意識家庭,屬於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在北部居住的是德黑蘭的精英階層,成功的企業老闆,背後是厄爾布爾士山脈。在城市的南區,你會發現,那裏服裝店的價格比較便宜,但是衣服式樣比較保守。如果你往北走,就會看到不少精品店映入眼簾,出售的服裝風格與歐洲的首都不相上下。

德黑蘭清晨,街道很安靜。但是交通高峰到來時,街道上很快擁堵不堪,一整天都是如此,一直持續到深夜。除了市中心,在德黑蘭和全國其他地方旅行,還是比較容易。大多數遊客都是乘小汽車出遊,一般都要帶著一名司機兼導遊。對我來說,這裏的公路交通還是比較安全的。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拜火廟的教士給「永恆的聖火」添煤

我還搭乘短途航班前往中部城市亞茲德,這個城市以15種餅幹和拜火廟而聞名,據說裏面的聖火自公元470年以來一直燃燒不滅。

在離港大廳等候飛機返回德黑蘭之前,看到男人和女人很隨意與公眾混合在一起。一個面相友善,30歲出頭的男子走過來和我聊了幾句。他提著一盒餅幹凖備回家。我們調侃一些日常話題,登上飛機後,他一路表現和藹可親。

飛機降落後,接站的人和出租車司機都去迎接客人了,他看我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那裏等候阿明。「你沒事吧?有人來接站嗎?」我很有把握地對他說,我的導遊很可能在路上堵車了,但他堅持陪我一起等候,一直到阿明露面。

我還遇到一位伊朗女性,她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法特梅·佛雷杜尼在兩年前成立了自己的旅行社。她是一個很堅強的單身女性,而且在旅遊業第一個提供美食遊。她摸凖了市場脈搏,因為西方遊客人數正在上升。談到美食,單是德黑蘭就有8種不同特色的麵包。

伊朗的每一個地區都出產味道獨特的西瓜,可以說不缺旅遊景點。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名遊客欣賞戈勒斯坦宮外牆

此外,在伊朗還能品嚐到數不清的美味佳餚:石榴醬核桃燉羊肉,姜黃豆角燉牛肉,備受推崇的藏紅花杏仁米飯,讀起來簡直就像是倫敦中東美食大師奧圖藍吉(Ottolenghi)的菜單,充滿創意,別具一格,但是眼前的這些菜名都是波斯烹調的經典之作。

西方客人的穩步增長為伊朗人提供了一個機會,他們可以研究這些遊客的需求是什麼,其中當然包括他們癡迷的伊朗美食和能在飯店裏安然入睡。

值得慶幸的是,飯店老闆阿米爾·穆薩普爾和他的同事們正在加緊研究如何為外國遊客預留一些安靜的客房。

(編譯:海倫 責編:郱書)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