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作家和翻譯誰成就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保羅·科埃略的小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已經被翻譯成67種語言

巴西著名作家保羅·科埃略(Paulo Coelho)的小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又譯為《煉金術士》)近7年來一直在《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上。

故事敘述一位來自西班牙安達魯西亞地區的牧羊男孩,為了追尋夢想前往埃及金字塔的歷程。小說出版後,立刻在巴西國內成為暢銷書。

但是科埃略本人認為,這部小說在國際上的成功應該歸功於1994年小說英文譯本的出版。

他1999年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在美國以外的出版界,沒有人願意讀西班牙語作品,更不用說葡萄牙作品了。」

「我的小說被翻譯成英文後,才使其他主編有可能閱讀我的作品。」

現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已經有67種語言的譯本。

但是,為了滿足英語讀者需求,要把巴西葡萄牙語的文學作品翻譯成英語,並非易事。

由於兩種語言之間沒有完全相同的文化背景和觀念,譯者必須在忠實於原著和讓英語讀者凖確理解眾多具有巴西文化特色表達之間保持平衡。

「千萬不要認為讀者是低智商,這一點很重要,」佐伊·佩裏(Zoe Perry)指出。她翻譯了科埃略的最新小說《通姦》(Adultery)。

「當遇到非常特殊的、而且只有在巴西土生土長的人才能理解的文化表達時,我會加上腳注。」

「如果有些詞語,你可以很容易在谷歌搜索到,最好不要作解釋。」

例如,當作者在書中提到巴西1964年至1985年的軍事獨裁統治時期以及該國龐大的日本移民人口時,就不需要做專門的解釋。

但是,儘管今天的讀者可以用幾秒鐘,就能在網上很容易搜索到資料,巴西文學作品中有時會涉及到特別具體的事物,即使是巴西國內的讀者可能都難以理解。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保羅·林斯(Paulo Lins)的小說《上帝之城》(City of God)在2002年被改變成同名電影,立刻引起轟動。小說描寫的是里約熱內盧貧貧民窟販毒團伙的文化,但是這一文化概念本身經常被錯誤解讀。

這部小說充滿了街頭俚語,其中包括黑幫中富有創意的綽號,如索·豪黑 (Seu Jorge)扮演的人物Mane Galinha(Mane是Manuel的縮寫,而Galinha的字面意思是「雞」,同時也表示某人有許多情人)。

將《上帝之城》翻譯成英文的艾莉森·恩特利金(Alison Entrekin)最後決定去掉了「雞」的含義,而創造出了「Knockout Ned」,意為「迷人帥氣Ned」。因為在美國文化裏,「Chicken」(雞)暗指「膽小,懦弱」,這與Mane的性格不符。

「有時候,譯者在選擇詞語時,根本不可能在另一種語言中找到一個完全對等的說法,」她解釋道。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艾莉森·恩特利金在巴西帕拉蒂舉行的國際文學節發表講話

艾莉森·恩特利金女士說,有時不只是外國讀者對一些說法感到陌生,巴西國內的一些讀者也不熟悉書中的一些獨特語言,因為這些是社會中某一個群體所使用的俚語。

「如果這本書是屬於文化層面的,就比較容易翻譯。如果書中的文字表達層次比較低,翻譯就會面臨難題,翻譯《上帝之城》過程中就遇到這樣的問題,」她說。

因為有些說法只在某個特定地區流行。

艾莉森·恩特利金女士說,她曾經翻譯過一本書,書中提到一個詞「azulejado」,指的是一個用藍色瓷磚裝飾的室外燒烤區。

「巴西人一聽就知道你說的是什麼,」她說,但是這個詞對於翻譯者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艾莉森·恩特利金女士說,她最近翻譯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童話故事,書中描寫的是一個會做詩的小兔子,名字叫Fuzz McFlops。

這本書一方面描寫兔子在詩歌創作上的失意,另一方面敘述不同形式的交流方式,涉及到信函,地址和巴西的郵政編碼。

「雖然這是一本兒童讀物,但是內容非常複雜。」 艾莉森·恩特利金女士回憶道。

「書中充滿了雙關語,我不得不對書中所有的語言進行重新創造,」她說。

「如果有一個笑話在一種語言中可以引人發笑,但是當被翻譯成另一種語言時,讀者就是笑不起來。那麼你就不得不再編一個笑話。」

最終,針對這本書有關不同形式通信那部分,她翻譯所花費的時間,比翻譯同樣部頭的書高出5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佐伊·佩裏女士說,譯者的工作應該得到認可,這一點非常重要

佩裏女士說,與其他翻譯家一起工作有時會很有幫助,特別是當原著的作者不能幫助解釋疑問或回答問題的時候。

「我翻譯第一本書時,沒有與作者取得聯繫。我能感到沒有作者協助所造成的影響,」她說。

「當翻譯保羅·科埃略的小說時,我也沒有與他取得聯繫,因為我想他的作品已經有許多譯者。」

但是,正像科埃略的作家生涯所顯示那樣,在全世界推廣巴西文學,翻譯功不可沒。根據簽署的協議,譯者不但要收取固定的翻譯費,而且應該根據作品銷售數量,按照百分比收取版權費。

「針對保羅·科埃略的情況,我堅持要收取版權費,」佩裏女士開玩笑說。

「但對於其他作家,我永遠也不會收取版權費,」她說。

不管有沒有版權費,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主編應該重視譯者的工作:「事實就是,你為這本書的成功做出了貢獻。」

(編譯:海倫 責編:郱書)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