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日本學生「最致命」的一天

Image caption 學校中競爭之激烈被看作觸發學生自殺的一個契機

九月伊始,許多國家的中小學生紛紛返校。但在日本,有青少年因為憎恨上學選擇在開學前自殺!根據日本內閣府的數字,9月1日是有史以來18歲以下未成年人自殺人數最多的一天。那麼,怎樣才能防止孩子們輕生呢?

雅正(化名)說,「校服感覺真沉重,就好像穿戴著滿身盔甲。」

雅正從一上中學開始,就受到同學欺侮。他說,「我無法忍受學校的氣氛,我的心咚咚咚狂跳。我想過自殺,因為,那樣會更容易。」

雅正的媽媽非常理解孩子,她沒有強迫雅正去上學。否則,就像雅正曾經為那份面向厭學、拒絕上學學生的報紙撰寫的文章裏說的那樣,「我一定會選擇在9月1日新學期開始的那一天自殺。」

在自殺率位居世界前茅的日本,像雅正這樣悲觀絕望的並非一人。

去年,自殺第一次成為日本10-19歲青少年的第一大殺手。根據日本內閣府的統計數字,9月1日是歷史上18歲以下青少年自殺人數最多的一天。

1972年到2013年間,在總計18048名自殺青少年當中,平均有92人在8月31日自殺,9月1日為131人,9月2日為94人。

每年4月初,日本新學年第一學期開始的時候,青少年自殺人數也達到峰值。

河合美穗(音譯)是鐮倉(Kamakura)的一名圖書館員。上個月早些時候,她在看到這樣的統計數字之後發了一條推文。推文說,「第二學期馬上就要開始了。如果你由於痛恨學校正在考慮自殺,為什麼不到我們這裏來?我們這裏有漫畫書、輕鬆小說。」

「就算你在這兒待上整整一天,誰也不會說你。即將進入九月,如果你在考慮寧死不上學,請記住,我們是你的庇護所。」

圖書館是城市教育委員會的一部分,不鼓勵學生上學,這種做法極具爭議性。圖書館主任隆菊池(音譯)告訴我,他們甚至曾經討論過是否需要刪除那條推文。

不過,短短一條推文觸動了無數人的神經。24小時之內,即被轉發六萬多次。

Image caption 1972到2013年間日本18歲以下青少年自殺人數分月統計 來源:日本內閣府,2015年

「上學還是自殺」

為憎恨上學的學生專門創作的報紙的主編石井(Shikoh Ishii)說,9月1日自殺率居高,這一點其實「老師們早就非常清楚」。他說,「17年前,我們創辦了這個非營利機構,因為在1997年,曾經發生過三起令人震驚的事件,都是在9月份第二學期開學前,都是中學生。

其中兩人在8月31日自殺。大約同時期,還有三名學生在學校縱火。他們說,如果學校被燒燬了,不是就不用上學了。」

石井接著說,「那時候,我們就意識到這些孩子到底有多麼絕望。我們希望發出一個信號:不用在上學和自殺間做出選擇。」

日本政府開辦了許多救助電話,同時,日本還有幫助那些有自殺念頭的人—不僅僅是青少年—的各種機制。

但是,也就在上個星期開學前舉行返校儀式的那一天,一名13歲的男孩自殺。

「痛恨所有的規矩」

石井在13歲的時候也曾想過自殺、並且寫了自殺遺言。他說,「當時我覺得沒有其他出路。因為我覺得,不上學,根本不是我的一個選擇。」

「我感覺絕望無助,因為我痛恨所有的規矩。不僅僅是學校的規矩,還有孩子們之間的那些規矩。比如說,你必須小心翼翼地恪守同學間的權力結構,以保護自己不受欺凌。

即便如此,如果你選擇不與那些欺凌者為伍,你就會成為他們的下一個目標。」

校園中的等級制度並不只是欺凌者與被欺凌者那樣簡單。根據日本政府的最新報告,接受調查的90%的孩子都說,他們曾經欺凌、也曾經被欺凌。

石井解釋說,「只有百分之幾的孩子或者是欺凌者、或者是被欺凌者。更大的問題,在一個充滿激烈競爭的社會,你必須擊敗自己的朋友。」

石井曾經考慮自殺,起源於他未能考上精英高中。日本形容升學考試的專有名詞中包括「戰爭」一詞,對許多日本孩子來說,升學考試真是一場殘酷的激戰。

至於石井,父母發現了他的自殺遺言之後允許他呆在家裏不去上學,這才挽救了他的生命。

石井說,「我希望孩子們知道,你可以逃離學校。一切都會變得更好。」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