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調查高官腐敗女記者鋃鐺入獄

哈蒂婭
Image caption 去年12月哈蒂婭被拘押

不久前,阿塞拜疆女記者哈蒂婭·伊斯瑪伊洛娃被判入獄七年半,罪名是貪污公款、偷稅漏稅。她是著名調查記者,曾經專注追究與總統阿利耶夫家族有關的商業活動、海外帳戶。人權組織稱,伊斯瑪伊洛娃被判罪出於政治動機。同時,鐵窗後的伊斯瑪伊洛娃仍然誓言不罷手。

有時候,遇到某個人,你不由得略生尷尬之意,感覺自己不如對方勇敢;面臨巨大壓力不能像人家那樣臨危不懼、從容應對。哈蒂婭·伊斯瑪伊洛娃(Khadija Ismayilova)就是這樣一個人。

我們見面前不久,我還在沒完沒了地抱怨阿塞拜疆那些繁瑣、折磨人的簽證規定。而哈蒂婭面對的威脅是,如果她不停止調查官方腐敗,即將受到真實的折磨!

難怪,我立刻覺得自己是輕量級。

幾 年前,我們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庫哈蒂婭就職的廣播電台相識。沒見面前,我以為對方會很兇悍。歸根結底,這可是一個敢於和被控使用殘忍手段處理異見者的強大政 府針鋒相對的女人!不過,出現在我面前的卻是一位非常風趣的年輕女郎,她愛說愛笑,很明顯,她堅決不會讓自己的經歷給阿塞拜疆安全力量那些確荒唐的做法加 分。

當時,哈蒂婭正身陷一起「抹黑」行動—據說這是當局發起的。不久前,她剛剛收到一個郵寄來的包裹,裏面裝著照片和一封匿名信。照片上, 哈蒂婭正和男朋友在自己家中做愛。哈蒂婭根本不知情,別人已經在她的臥室安裝秘密攝像機。那些照片就是視頻截圖。匿名信警告她立刻停止報道執政的阿利耶夫 家族如何從國庫偷錢,否則,視頻將被公開。

在任何一個國家,對知名記者來說,個人色情錄像帶被公開可能都是令人羞辱的一件事。但是,阿塞拜疆是一個非常保守的國家,還存在「名譽殺人」現象,女性性生活更是有著嚴格的規矩。在這樣一個地方,色情視頻被公開,人身安全可能都會有危險。

Image caption 被捕前,哈蒂婭是敢言的節目主持人

我問她,「那你怎麼辦?」她笑了笑回答說,「因為害怕而放棄?我根本不能允許自己考慮這樣的選擇。」

所以,她繼續報道。我真心相信,哈蒂婭從來就沒有考慮過其他任何一種選擇。

幾個星期之內,錄像上網了。親政府的媒體用深感震驚的語調報道了這個故事,同時也很為受眾著想:提供了視頻的鏈接。

但是,哈蒂婭拒絕退讓。

現在,當局總算「搞定」了—哈蒂婭被控犯下一系列罪行,包括挪用公款、偷稅漏稅、濫用職權,法院判她七年半有期徒刑。奇怪的是,哈蒂婭的這些罪名正好也和阿塞拜疆「精英」階層面臨的指控差不多。

但是,哈蒂婭並非唯一的一個。十幾名記者、人權活動人士、博客已經或者被逮捕、或者被投入監獄。這其中包括拉蘇爾·亞法洛夫(Rasul Jafarov),一位英俊堪比電影明星、性格開朗、年紀輕輕的人權律師。現在,亞法洛夫要在監獄裏坐六年,罪名讓人半信半疑。

過去幾年,我曾不止一次問過阿塞拜疆官員,為什麼要把反對派、批評者關押起來?一位政府發言人曾經這樣回答,「記者也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吧。犯了罪,一定要坐牢。」

如果真是這樣,當然很公正。不過,廣受尊敬的國際人權組織—包括國際特赦、人權觀察等—都非常明確,像哈蒂婭這樣的政府批評人士被判刑,原因是統治阿塞拜疆幾十年的阿利耶夫家族還想繼續牢牢掌控大權。

Image caption 阿利耶夫總統夫婦

必須指明的是,阿塞拜疆確實也有不少人希望如此。石油和天然氣帶來的滾滾財富已經讓巴庫舊貌換新顏,從後蘇維埃時代一潭死水的閉塞小城一躍成為魅力四射的新興城市。在許多阿塞拜疆人看來,中東大部分地區的混亂充分證明,專制政府勝過無政府。

但是,阿塞拜疆政府也非常奇怪:迫切希望贏得國際輿論的好評。他們斥巨資大搞公關、大作廣告、舉辦備受矚目的國際活動,但與此同時,卻根本不去做那些可以讓西方認可信譽的事,比如媒體自由、嚴打官員腐敗。

有時候,你可能真想走過去告訴他們,省點錢,別再搞那些耀眼的公關活動了,不要關押記者就可以了,肯定更有效,肯定更便宜。

與此同時,哈蒂婭仍然拒絕被嚇倒。現在,她鋃鐺入獄,阿塞拜疆腐敗的領袖們贏了。

真的贏了嗎?

法官宣判的時候,哈蒂婭當堂大笑。後來,哈蒂婭的母親寫道,「我的女兒就是這樣。她總是在微笑、總是在大笑。」宣判之後哈蒂婭發表聲明說,「我坐進了監獄,但是,工作仍將繼續下去。」

如果說,初見時我只是略有尷尬,現在就真的是自愧不如了。

(撰稿:蘇平,責編:董樂)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