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10歲遭強暴 墮胎非選擇

巴拉圭首都亞松森,Casa Rosa Maria母嬰之家的廚房內,一群女孩子說說笑笑,正在凖備食品,為一位懷孕五個月的新人慶祝13歲生日。母嬰之家由當地天主教會開辦,收留九個女孩兒,很寬敞,看上去也是一個很快樂的地方,少女嘰嘰喳喳,小孩子蹦蹦跳跳,嬰兒咿咿呀呀。

廚房內,12歲的帕爾拉身穿條紋上衣、牛仔褲,瘦小到幾乎不存在的胯上抱著一歲大的胖兒子。帕爾拉10歲時被哥哥強姦,11歲做了母親。

這個母嬰之家總計收容過200名女孩子,有些只有9歲。負責人維拉(Cilsa Vera)說,「這些孩子真不容易。不過,我們可以提供保健、衣服、食品。她們很快就能適應。」

今年17歲的梅賽德斯就是這樣。她12歲時遭繼父強姦懷孕。能來母嬰之家,是一個巨大的解脫。

梅賽德斯說,「在鄉下家裏的時候,我的日子非常難過。現在我可以學烹調,完成學業,然後上大學。我要讓女兒過上好生活,我永遠不會讓她遭受和我一樣的痛苦。」

母嬰之家鼓勵所有的女孩子上學,然後找工作,自食其力。

根據巴拉圭衛生部的數字,去年總計有704名14歲以下少女做母親,大約相當於每天兩個。不過,真實數字可能還要高出許多。因為搜集數據很困難,特別是在那些距離首都很遠的偏僻地區。

聯合國人口基金會的裏瓦爾羅拉(Mirtha Rivarola)稱,「數字逐年遞增,現狀觸目驚心。」

英格蘭和威爾士人口總計5700萬,超過巴拉圭8倍。2013年,14歲以下少女懷孕總數為1378起。因為英國法律允許,所以其中大多數選擇墮胎。不過在巴拉圭,只有當懷孕危及母親生命安全時,法律才准許墮胎。

今年4月,10歲的美蘭比(Mainumby)成了新聞人物。她1月份開始抱怨肚子疼,媽媽帶去許多診所仍未治癒。三個月過去了,一位醫院醫生好像總算明白過來,給她做了掃描,結果發現梅蘭比已經懷孕20個星期。

繼父被指強暴梅蘭比後被當局收監。法院等候DNA檢測結果,以便確定生父。

「國際特赦」呼籲巴拉圭准許梅蘭比墮胎,聯合國一組人權專家也批評巴拉圭。但是,巴拉圭當局的立場卻非常堅定。

巴拉圭衛生部長巴里奧斯(Dr Antonio Barrios)說,「梅蘭比接受的心理評估結果顯示,她很幸福,沒有問題。因為梅蘭比沒有面對危險,我們唯一的選擇是讓她繼續懷孕。」

後來梅蘭比生下一名女嬰。不過部分巴拉圭人認為,政府這是在拿她的健康賭博,少女懷孕比成年女性風險更大。

Image caption 努涅斯致力為女性爭取權益。

一家女權網絡(Cladem)的協調員努涅斯(Elba Nunez)說,「這有非常強大的宗教原教旨主義影響。」她還說,「性侵是一個問題,但是,強迫孩子懷孕也是一個問題,這是人權問題。」

不過,如果女孩兒家庭支付得起的話,確實可以找得到墮胎的地方。但是,非法墮胎沒有可靠數字,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因為出差錯而喪命。

有錢人家的孩子非常明白哪家診所做墮胎、要出多少錢。她們把墮胎稱作去治「帶著小腳丫的闌尾炎」。

經常,少女懷孕故事的背後,是兒童遭性侵。每一年,總檢察長辦公室總計受理600起14歲以下兒童遭性侵案例,但是很多情況下,肇事者逃脫懲罰。

專門檢察官阿科斯塔(Teresa Martinez Acosta)說,「我們看到的並不是巴拉圭兒童遭性侵的全貌。還有,存在有罪不罰的現象,只有30%的案例中肇事者被定罪。此外,刑期比較短,通常三、五年後,罪犯就自由了,可以繼續性侵兒童。」

不過阿科斯坦也說,最近已經看到巨大的積極變化。「現在我們受理的案件越來越多了。幾年前,沒有人來報案。現在,鄰居、老師都會來提供信息。」

救助受虐兒童的國家熱線也注意到了這個變化。梅蘭比案件曝光之後那個月,他們收到的求助電話從750激增到950。

不過,揭曝性侵者的人通常要求保持匿名。這也是巴拉圭獨裁統治留下的後遺症。那時,大批人被監禁、受酷刑。想保身,最好別出頭。

過去,這就意味著好多案件不能提交法庭審理。但是現在,法庭已經接受這類揭曝電話的文字稿作為證據。

在巴拉圭,國家對少女媽媽的幫助非常少,幫助大多來自慈善組織和天主教會。

重返母嬰之家,新來的那個女孩子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她站在那兒,手插在上衣兜裏,一個懷著孩子的孩子。

其他小姐妹在給她凖備慶生。只有她一個人,不笑、不說、也不哄孩子。小姐妹唱起「祝你生日快樂」,她的臉上卻寫滿了困惑與絕望。

多少少女會選擇這樣度過13歲生日?

(注:文中女孩均為化名)

(撰稿:蘇平,責編:路西)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