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日新月異 緬甸仍然是個謎

Image caption 曼德勒是緬甸第二大城市

緬甸走上改革之路,新聞更自由,異見人士獲釋,變性人也公開穿了性感裝。但是記者採訪仍有「陪同」、人權律師並不看好即將舉行的大選。難解之謎當中還有不少中國元素。

原本以為眼前會是一片赤貧景象,但是第一天,看到的就是嶄新的奔馳展廳;曼德勒新城售價每幢250萬美元的別墅;「唯我獨尊夜總會」尋歡的人對著酒瓶子暢飲尊尼獲加藍牌!

制裁期間,曼德勒的經濟也從未衰敗。曼德勒位於伊洛瓦底江畔印度和中國之間,地理位置非常理想,可以和世界人口的40%繼續直接交易。不過現在,更可以真正感受到那種開始騰飛的勢頭。

11月8日,緬甸即將舉行25年來首次公開大選,曾獲諾貝爾獎的反對派「全國民主聯盟」領導人昂山素季也將參選。

那麼,經歷了幾十年的軍事獨裁之後,緬甸是否正在走向社會、經濟和政治改革?將軍們是否「遊戲結束」了?

陪同和我

我來到昔日緬甸王朝的最後一個首都曼德勒,尋找緬甸是否正在、即將經歷真正變革的跡象。

Image caption 曼德勒的地理位置得天獨厚

自從緬甸開始改革以來,新聞自由也許確實有所改進,異見人士也許確實獲得釋放,但是,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吧,我們還是「有福」,政府給安排了陪同,監督我們的舉動。

陪同來了,手裏拿著小小的黑色筆記本,笑著說,「叫我U就可以了。」從此以後,U形影不離,先從車上下來去和被採訪的人介紹情況,寫下聯絡信息,一絲不苟地把對方的言語記入小本兒。

U也成了我們報道小組的重要一員。對那些政治上存在放射性危險的問題,U就好比是蓋革計數器。

接下來一個星期,我們在曼德勒四處採訪,隨時留意蓋革計數器的讀數。

我們去一家紋身沙龍參觀,這家沙龍的專長是在支持民主的活動人士手臂上紋昂山素季的形像。U雙眼緊緊盯著圖案,一臉的欣賞。

我們去看望1988年民主抗議活動中被毒打致死的活動人士的姐/妹。U搖著扇子、禮貌地坐在一旁。

我們再去採訪佛教僧人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他曾登上《時代》封面,被稱為「佛教恐怖的代表」。U問,能不能給他一點時間讓他也「參拜」一下這位僧人。

Image caption 爭議性僧人阿欣威拉杜

夜幕降臨,我們前往護城河邊。原來的老皇宮、後來軍政府總部的對面,近來,這裏還成了當地變性人聚會的地方。

兩年前,一群男人被逮捕,據說還遭到毒打,罪名就是「穿女人衣服」。

這一次,我們走近一群站在一起聊天的人,首先警告說,我們有政府陪同,然後和「茉莉」還有她的兩個LGBT朋友聊了起來。

我問茉莉,「發生了什麼變化呢?」茉莉調整了一下文胸吊帶,回答說,「現在,我們總算可以穿性感衣服了!」

最終,U宣佈採訪結束。當時,我們正好站在一幅巨大的廣告牌下,上書,「軍隊和人民團結起來擊潰一切反對派。」所以我不由得想到,確實有一定的進步。

在曼德勒嶄新的購物中心喝茶放鬆,蓋革計數器終於爆表!我們在當地的聯絡人斯麗把我拉到一旁悄悄說,「有問題了。明天要下鄉去參觀的計劃,U說不同意。如果不取消,他要扣留攝像機。」

鮮明對比

Image caption BBC記者和他的陪同

第二天,我們借來摩托車,把U和麵包車甩在漫長的車龍中,前往農村地區。離開城市,貧富之間的鴻溝越來越清晰。緬甸農民大約70%仍生活在貧困中,據聯合國估計,平均壽命比城市人要低七年。

但是,真正的挑戰,來源於洶湧而來的發展大潮。

「世界經濟論壇」說,緬甸是世界經濟增長速度第四快的國家,自然資源豐富,有柚木、紅寶石、翡翠、橡膠,據估計還有10萬億立方尺未勘探開採的石油和天然氣蘊藏。

但是,根據「自然資源管理指數」(衡量一個國家減輕資源開採衝擊、利益共享的能力),在自然資源蘊藏豐富的58個國家排名榜上,緬甸排名倒數第一。

壓力,正在凸顯。

從曼德勒出發沿著伊洛瓦底江往上游走,計劃中中資修建、規模超過三峽大壩的水電工程不僅受到當地人反對、而且面對衝突威脅,被迫推延。

離開曼德勒幾英里正在修建兩條管道,把緬甸西岸的石油和天然氣直接運往中國昆明。管道全程安置軍人看守。今年4月,該項目還曾因徵地賠償引發大規模抗議示威。

我去訪問登丹烏(Thein Than Oo),他是緬甸人權律師,賠償法律戰的領頭人。登丹烏曾經坐牢21年,其中10年是單間禁閉。現在,他受理的客戶個案大約有500人。

Image caption 緬甸是世界翡翠重大產地之一

高等法院休息室內。聽證其間,登丹烏正在穿衣凖備。他告訴我,「土地是緬甸一個大問題,世紀性的大問題。」

我問他,「緬甸的發展模式是什麼呢?」

他稍稍停了一下,回答說,「軍事壟斷資本主義。」

我們轉而談政治。我問他,「如果昂山素季獲勝的話這些問題有沒有希望可以得到解決呢?」

他的回答令我頗為吃驚。他說,問題並不僅僅在於政治—她也許不會贏,問題在於政策。

登丹烏說,「他們(全國民主聯盟)沒有計劃。這類問題上他們從來不露面。昂山素季就是要當總統,所以,盡量避免這類重要、敏感的問題。」

那麼,未來會是怎樣呢?也許,政治結構會變革?也許,昂山素季會有職位?

但是,說起緬甸人民面臨的緊迫挑戰,看來,11月的大選好像還是不大可能成為快速解決方案。

(撰稿:蘇平,責編:董樂)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