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前線見聞—阿薩德並無倒台跡象

敘利亞難民潮令歐洲不堪重負。局勢動蕩難解,記者親赴大馬士革報道,反思戰爭背後有怎樣的大國博弈?西方有否「失算」?外交努力還能否見效?

大馬士革立刻就會、甚至中期之內即將陷落的預測都是錯誤的。大馬士革感覺並不像一個即將倒台政權的首都。

我去走訪過的那些政府控制的地區看上去既平靜、且運作正常。比如國防部,層層重防之下,工作有條不紊。

阿薩德政權在大馬士革部署了最強悍精銳的部隊,因為守住首都非常重要。我接觸的軍人看起來士氣不錯,裝備和武器打理精良。

大馬士革戰略意義最為關鍵的前線之一是內城郊區約巴(Jobar)。對反叛武裝來說,這條防線也相當重要,因為一旦政府軍突破,東部陣地古塔(Ghouta)將受到威脅。

政府軍也必須控制住約巴,因為它關係到大馬士革的心腹地帶。總統府邸就位於士兵陣地之後兩英里。

Image caption 政府軍固守大馬士革,街頭可見徵兵廣告

過去一段時間,組織最為嚴密的反叛武裝之一「伊斯蘭軍」(Jaish al-Islam)從姑塔發起攻勢、取得重大突破。如果伊斯蘭軍可以守住戰果,大馬士革周邊戰略局面即將出現轉化。但是政府軍也在反攻。也許,這只是戰爭中又一次潮漲潮落。

大馬士革的敘利亞人抱怨城市縮水了。持續四年多的戰爭讓許多郊區成了無人區。經濟受到極大破壞,物價上漲了許多。

但是,經濟仍在運轉。農民帶著產品到市場出售。從約巴前線駕車兩分鐘即能抵達的蔬菜批發市場仍然正常開門。

今年以來,阿薩德的政府軍曾經遭受挫敗。三月,伊德利卜陷落;五月,古城帕爾米拉落入「伊斯蘭國」之手。

但是,阿薩德也有三駕馬車作後盾:俄國、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俄羅斯看來在加強對阿薩德政權的軍事支持;真主黨在與黎巴嫩交界處作戰;伊朗提供重要的財政和軍事援助。

Image caption BBC記者接觸的政府軍士氣並不低落

富有的西方國家到現在才搞明白敘利亞鄰國早就懂得的一個事實。戰爭輸出麻煩、暴力和難民。敘利亞戰前人口一半逃離戰亂。八百萬在敘利亞境內流離失所,成了家門口的難民,四百萬離開敘利亞。

英國和其他一些國家希望,提供救援能鼓勵他們留在原地。但是,殺戮仍在繼續,難民對戰爭盡快結束的希望已經破滅了。很明顯,他們一時半會兒回不了家。

難民營和臨時收容所的條件一向很糟糕。現在難民們還懂了,自己要在約旦、土耳其或者黎巴嫩的營地、棚屋中不知道要待多少年。

雪上加霜的是,向聯合國機構領頭的救援努力提供資金的國家大幅度削減捐款數額。世界糧食計劃署最近將該地區每人每月救助預算從30美元減少到13美元,在敘利亞,這個數字是12.5美元。一個人、一個月,這點錢大概就夠三個巨無霸吧。

聯合國一位資深消息人士稱缺乏資金是「瘋狂、怪誕。」他說,過去六個月一直在警告捐款國,持續戰亂、處境艱難早晚會將難民從中東推向歐洲。

Image caption 敘利亞戰前人口一半逃離戰火

戰爭不結束,這種局面就無法緩解。

戰爭並沒有被控制在敘利亞以內、而且還在繼續激化、更加複雜。聯合國敘利亞問題特使德米斯圖拉(Staffan de Mistura)肯定肩負著世界上最為艱巨的外交使命。

與阿薩德政權交戰的反叛武裝意識形態紛雜,有宗教民族主義,還有「伊斯蘭國」發起的聖戰。反叛武裝之間也經常互相爭斗、拉幫結伙。西方國家認可、援助的反叛組織並不是最大、最有實力的。

讓事態最為複雜的是,地區和世界大國也從對立雙方插手戰爭。這包括俄國、美國、伊朗、土耳其、沙特、卡塔爾、阿聯酋、黎巴嫩真主黨、約旦和英國。

不足為奇,迄今為止所有的協商都以失敗告終,各方都有自己的議程。有些互相對立,比如伊朗和沙特,其實就是在打一場代理戰爭。

Image caption 阿薩德有三家馬車支撐:俄國、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

俄國和美國在其他戰爭上觀點也對立,不可能全力以赴終止敘利亞戰爭,或者,至少阻止進一步惡化。

從過去兩個星期我走訪的戰場來看,遠離敘利亞的政客們讓交戰各方達成某種協議的呼籲,成功的可能好像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渺茫。

現在,戰爭動態對敘利亞至關重要,而不是政治或者外交。

(撰稿:蘇平,責編:董樂)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