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金牙換現金—愁雲籠罩大眾家

Image caption 一月到6月間,大眾總銷量為504萬輛,略超豐田的502萬

眼前一幕,非常出乎我的意料。

標牌上寫著:現金收購金牙!商店的櫥窗燈光明亮、溫暖,櫃台後的女士很有風度。我問她,真有人來賣金牙?

面對我的疑慮,她笑著回答說,當然有!而且經常有!也有顧客來賣別的首飾,但是賣金牙的也不少。人們需要錢!

這位女士伸出留著長指甲的手,指給我看櫃台上擺放的兩台小小的淺黃色塑料秤。我順著她的手勢低頭看過去,心裏暗想,說不定,旁邊兒還擺著一把帶血的鉗子?

沃爾夫斯堡(Wolfsburg)不是我預期中的那樣,肯定不是。這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車製造商所在地。事實上,沃爾夫斯堡能夠存在,正是因為大眾在這裏建廠。不過,沃爾夫斯堡的市中心根本看不到光鮮亮麗、現代科幻。

抬眼望去,鋼筋混凝土的主要商業街昏灰暗淡。賣烤腸的攤檔前,一個男人買了一根咖喱腸,交了錢,大口大口地吃著,走過減價鞋店,匆匆離去。附近,刺目的紅色霓虹燈映照下,「李先生」蒙古烤肉店和對面的「湄公中餐館」虎視眈眈地對峙。

不過轉過街角,瞬間就會發現,毫無疑問,這就是大眾之家。小小的車站後,高大的煙囪無休止地對著灰色的天空噴吐。煙囪上,舉世聞名的大眾標記熠熠生輝,就好像一雙藍藍的大眼睛,永遠凝視著沃爾夫斯堡。

當然,眼下大眾更有點像是醜名昭彰了。曾經象徵著可靠、環保的大眾汽車公司承認在排放檢測上做手腳,給汽車工業和沃爾夫斯堡帶來巨大震動。

Image caption 穆勒:大眾重新輝煌還需要很多年時間

因為沃爾夫斯堡人對「檢測門」醜聞衝擊波的感受也許更為深切。小城總人口12萬,就算不是大眾雇員、也一定認識其他許多在大眾工作的人。

天快黑了,寒意逼人。長椅上坐著兩位老者,米色的大衣扣子緊緊系到領口。我走過去搭話。他們說,孩子和孫子都在大眾上班。其中一位緊接著加了一句,「大眾能夠生存下去非常、非常重要。」

不遠處,我遇到一位身穿皮夾克、很熱心的小伙子。他告訴我他也在大眾上班。小伙子堅信,大眾一定能重返昔日輝煌。但是當然了,他同樣也覺得自己受騙了。

調查人員正在深入追究,查明「檢測門」中什麼人、什麼時候到底知道什麼事,不過目前,至少在廠房、車間內,人們好像還都團結一致力挺新總裁。

馬提亞斯·穆勒(Matthias Mueller)在廠內向兩萬名員工發表講話時,許多工人自發穿上一模一樣的體恤衫,其中一些自豪地德國電視台拍攝小組展示上面印著的大眾座右銘,「同一個團隊,同一個家庭」。

但是,穆勒在講話中警告員工,他們將面對一段痛苦的時間。大眾已經凖備了將近50億英鎊應對「檢測門」的後果,罰款肯定是免不了的。還有,世界各地的1100萬輛汽車需要修理。大眾預期從1月起召回問題車輛。修理這麼多汽車需要時間。分析人士說,大眾的緊急資金可能不夠。

穆勒警告,一定會有削減、緊縮,擴展和研發需要擱置。誰也沒提裁員,但是所有的人都在擔心飯碗。穆勒還說,大眾重新輝煌需要許多年的時間。

那個周三的早晨,真沒有看到什麼稱得上輝煌的,除非你把剎車燈也算在內。工廠大門外,排成長龍的汽車噴吐著尾氣,大雨嘩嘩下個不停,大眾的中層管理人員坐在車裏,等著放行開始一天的工作。不過,高層人士已經開始緊急磋商了。

Image caption 大眾必須重樹聲譽

磋商結果,大眾有了一位新主席潘師(Hans Dieter Poetsch)。潘師曾經是大眾集團的財務總監。他獲任命引起不少爭議。沃爾夫斯堡有評論人士認為,或許,找一個與原來管理層關聯不大的外人,才更容易給大眾一個新開端。

因為,歸根結底,這也正是大眾最為需要的。為未來之路籌劃新方案。壓力相當大。

最近一次民意調查當中,有將近一半的德國受訪者表示,「檢測門」給大眾造成嚴重損害。也有許多人擔心醜聞玷污了「德國製造」這個品牌。

有意思的是,德國總理默克爾相當沉著、樂觀。她說,「德國工業的聲譽並沒有被動搖到別人不再把德國看作經商好地方的地步。」

返回來接著說沃爾夫斯堡。一名婦女打開鎖在路燈桿上的自行車,稍稍停頓後對我說,「大眾必須受到懲罰,然後,他們必須重新贏得信任。」她堅持認為,「這對全國都非常重要。」

遠處,那只藍藍的大眼睛仍然在高高的煙囪上熠熠生輝。

(編譯:蘇平)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