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緬甸軍方版「有紀律的民主」

昂山素季
Image caption 緬甸軍政府制定的憲法中有一條款禁止昂山素季出任總統,因為她與外國公民結婚並生下了孩子

緬甸將在11月8日舉行20多年來首次公開大選。競選進入衝刺階段,遠在印度洋中一個人煙稀少的小島最近成了頗為引人注意的選區。那麼,緬甸的將軍們真的希望賦權於民、實現真民主嗎?記者說,看看溫敏的奮爭和科科群島的狀況,可能足矣。

看看溫敏(Win Min),他好像很清楚自己現在應該在其他地方忙活。我們在一家咖啡館會面,他不停地搞小動作,看手機,或者抬手攏過雜亂的黑髮。

溫敏今年47歲,生於米商之家,為了這一時刻,已經等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整整一生!

溫敏給我看了看記錄那一時刻的一張照片:他獲選成為緬甸最大的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的議員候選人。溫敏和民盟領導人、前政治犯昂山素季站在紅色的旗幟前。昂山素季臉上掛著安詳的笑容,展現出廣為人知、一如既往的優雅。但是溫敏看上去並不放鬆,雙臂僵硬地垂在身邊,眉頭緊皺,表情好像更適合參加葬禮。

也許那是一個苦樂參半的時刻。雖然預計民盟會在大選中以絕對優勢勝出,溫敏獲得的卻是一項無法完成的使命:他將代表科科群島競選下院席位。不過,接受任務一個多月了,他對那個地方的了解仍然微乎其微,因為,他根本沒去過。

科科群島位於印度洋中,距離緬甸大約三百公里,是緬甸11月大選中最小、最偏遠的一個選區。

Image caption 科科群島

吃著炒飯,溫敏拿出手機,給我看了裏面保存的幾張科科群島的照片。景色真是秀美,銀色的沙灘,湛藍的大海,椰子樹彎彎的,說明那裏肯定風很大。

不過,溫敏並沒有讓科科群島馳名的地標建築照片。直到1970年代,這裏一直是緬甸的阿爾卡特拉斯島(俗稱惡魔島),島上有座關押政治犯的監獄。監獄關門後,這裏成為海軍基地,駐扎有幾百名海員及其家屬。既然成了軍事設施,所有人上島行動都需要嚴加控制。每星期都有航班,時而也有輪船,但是,需要海軍的特別許可才可以登機登船。

可能現在我們應該提提溫敏在這個選區面對的對手。他的名字叫岱遂,也許最好用全稱:退役中將杜雅岱遂(Thura Thet Swe)。直到兩個月前,他還是緬甸海軍總司令。不過很明顯,中將沒有什麼公平競爭感。每一次溫敏試圖前往科科群島,都遇到阻撓。兩次他被拒絕登機;一次已經成功把行李送上船,然後被告知,這班船取消了。

現在競選已經進入最後幾個星期,溫敏將自己的遭遇提交到緬甸大選委員會。他給我拿出厚厚的文件夾,裏面裝滿了往來信函。大選委員會告訴溫敏,無人阻止他自行前往科科群島。

因此,溫敏租了一條貨船,凖備帶一群支持者和記者一同前往科科群島。計劃是上周日從仰光啟程、開始36個小時的行程。不過當然了,船還是沒開成,溫敏得知,這是出於「手續問題」。這樣的話,一個字也沒人信。

這星期我又和溫敏會面,我問他為什麼不放棄呢?他說,「科科群島上的人也是緬甸公民。我們都應該參與民主進程,我們誰也不能拉下。」

Image caption 這是緬甸過去20年來首次舉行公開大選

緬甸這個國家,政府機構受制於長達數十年的軍事獨裁。前軍官及其影響滲透入每個單位。就算本來應該是最不偏不倚的大選委員會負責人也是一位前任將軍,並且還曾代表執政黨參加上屆大選。

過去五年中,緬甸確實取得了長足進展,推出廣泛的政治、經濟改革,制裁也解除了。緬甸11月8日舉行的大選,不會是100%的自由、公正,但至少也是1990年以來第一次全面民選。

不過,這裏還有另外一個大「機關」。沒有跡象表明,軍方情願放鬆對大權的把握。這次大選將在軍方版民主允許的有限政治空間內展開。他們將其稱為「有紀律的民主」。這就意味著,軍方仍然將在議會中佔有四分之一的席位,控制重要的主管安全的部委,能夠否決修憲。

那麼,緬甸的將軍們真的希望賦權於民、實現真民主嗎?看看溫敏的努力和科科群島,可能足矣。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