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人滿為患 聖山也發飆?

每一年,大約有多達四萬人前來攀登愛爾蘭西海岸的克羅帕特里克山,朝拜愛爾蘭的守護神聖帕特里克。克羅帕特里克山是愛爾蘭最著名的旅遊景點之一。但是,遊客如雲,並非所有的人都開心。

天氣晴好時,幾十里之外,克羅帕特里克山(Croagh Patrick)都清晰可見。藍天作背景,山峰的圓錐形幾近完美。

最開始,克洛帕裏克山是異教徒聚在一起搞儀式的地方。傳說,1500多年以前,聖帕特里克爬到山顛,在這裏絕食禱告40晝夜。當時聖帕特里克看到的,一定也是絕世美景。

攀登之路非常艱險,鬆散的岩石令人舉步維艱。記得我那次爬山的時候摔了一跤,恰好一位修女路過,長長的裙裾隨風飄舞。修女駐足,幫我包扎好胳膊上的傷口。

天氣晴好時,站在山巔鳥瞰,滿眼江山如畫。大西洋一望無際,延伸到天邊;山腳下的港灣,點綴著珍珠般的小島。這些小島叫「鼓丘」,上一次冰河世紀留下的遺物。

據說一年有365天,這裏有365個鼓丘。曾經,約翰·列儂擁有過一座小島,希望在這裏創建個「公社」。但是,面對愛爾蘭西部舉世聞名的陰雨、濃霧,列儂放棄初衷,帶著手下人馬撤離。

過去幾百年,來自愛爾蘭四面八方的人每年都要來攀登克羅帕特里克山,或為朝聖、或為懺悔,有些人甚至赤腳走過尖利的岩石。我自己的祖父母也曾經連夜登山,日出時在山頂作彌撒。

不過,和愛爾蘭其他許多歷史悠久的風俗、傳統一樣,克羅帕特里克山下山上也在發生顯著的變化。山腳下建起寬大的停車場,一年四季幾乎日日爆滿。附近一家酒吧生意相當紅火。一群身著登山服的德國青少年排著隊走下大客車,一對萊卡裹身的美國夫婦在無比認真地伸展、熱身。

利亞姆是山腳下出生、山腳下長大的農民。來爬山的人多了,利亞姆很高興。他提了提褲子,遮住豐滿的大肚子,說,「山和人一樣,也有情緒。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從灰變綠。有時候,晚上甚至還有一種紫色。」

遊客絡繹不絕。兩名意大利女郎,看上去好像剛剛走下T台,穿著高跟鞋,在石頭堆中小心翼翼地扭著貓步。

利亞姆說,「遊客給這裏帶來收入、工作。但是,我同樣擔心其他那些東西。」

聖帕特里克聖山現在也深受跑步愛好者的喜愛,一年四季,不論天氣如何,都可看到他們的身影。

山上發生的其他事,可能也會令聖帕特里克這位愛爾蘭的守護神皺眉。比如,「另類單身周末」,還有,「文胸鏈挑戰」:數以千計的文胸連成長串環抱聖山。

果不其然,天主教會反對搞此類活動。當地一位神父這樣形容,「西部最偉大的大教堂受到嚴重破壞。」其他人—包括利亞姆在內—擔心的問題有所不同,比如,遊客劇增、人滿為患;通往山峰的小路都要被磨平、磨壞了。

利亞姆說,「整座大山的形狀也在變。岩石鬆動越來越嚴重,任何時候都有可能被落石擊中喪命。」

保護克羅帕特里克山任務艱巨、困難。雖然天主教會擁有山巔以及山巔那座小教堂的管理權,但是,多達40名農民也擁有所謂的牧地公用權。所以,試圖修繕登山路、增添任何安全措施都需要徵求他們的同意。

與此同時,地方政府也很害怕為大山承擔責任,他們擔心一旦有人爬山受傷,自己將被指控。別忘了,這樣的事每年都有發生。

也許,被人利用、濫用,聖山也憤怒。今年有史以來第一次,每年一次的朝聖因擔心安全被取消。濃霧彌漫,狂風呼嘯,一名當地人這樣形容,「風真大,小教堂的聖杯差點被吸走。」

儘管如此,還是有幾位鐵了心—也許是愚蠢—的朝聖者爬到了山頂。其中一位說,他只能腹部著地趴著爬,擔心「大風直接把我刮回紐約」。

所有有關方面—教會、旅遊部門、體育組織—一致同意,必須採取措施保護克羅帕特里克山的未來。但是,到底怎麼辦呢?這還是個問號。

也許,只有聖帕特里克本人才知道答案。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