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照片惹翻警察—穩定也有價?

革命、反革命猶如走馬燈,埃及變化並不大。許多人甘願犧牲點民主、換取點穩定。問題是,要付出多少自由?何時才能找回呢?

1000盞40瓦的燈泡,昏黃的光澤彷彿給老舊的火車站蒙上一層骯髒的篷布。一陣輕風,撕過開羅夜晚油膩膩、灰濛濛的悶氣。

快要發車了。車門狠狠關上,車票查驗完畢。站台上的商亭中,甜膩、濃稠的咖啡滴滴答答。

突然間,那種熟悉的分手、告別儀式終止了!

我們面前即將出現的一幕,是埃及最著名的兩大矛盾性衝動:既專制獨裁、又趨於無政府主義,就連俄羅斯劇作家筆下恐怕也無法凖確描述。

情緒突變,好像有兩個原因。

第一,一名愛國的同行旅客發現,我們一行人當中有一位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紅色霓虹顯示牌的照片,顯示牌上是我們這趟前往盧克索夜車的發車時間。

這位旅客算計好了,拍照片的角度表明,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可能會出現在照片邊上,事實證明他凖確無誤。

愛國旅客立刻報告警察,警察迅速採取行動,堅持要求檢查照片。

確實沒錯,他還真在照片上。或者說,無法辨認出是他的那一半兒確實出現在照片上:從貝雷帽後直到後腳跟那一半兒。

警察略顯歉意、但立場十分堅定。雖然他不過是在和身邊的人閒聊、抽煙,照片還是透露出他的戰術部署,可能會被恐怖分子利用,因此必須刪除。

我們正在為這些事糾纏,突然,我們這節車廂的車門傳出一陣劇烈的敲擊聲。不是可以安全打開、朝向月台的那一邊兒,而是鎖好了、直接靠近鐵軌的那一邊兒。

原來,幾名乘客懶得走地下通道去火車正確一邊兒登車,拎著行李跳下鐵軌、試圖抄近。

警察還和那位打小報告的愛國旅客密切談話,對其他乘客的危險行為根本視而不見、不為所動。

他這是在執行反恐任務,且成功完成任務。那些膽大但卻無謀的乘客被一名平易近人的臥鋪車廂乘務員和顏善語地勸走。他們嘟嘟囔囔、拎起沉重的行李扔回站台,消失在混亂的人群中。

埃及安全力量表現的一種新自信,反映出曾任埃及軍事情報局局長的領導人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堅定地掌握著總統大權。

現在,他正在等候埃及選出議會—那種很少說出讓他沮喪之話的議會。12月,埃及超長的選舉過程即將結束,塞西就可以擁有一個這樣的議會了。

革命和反革命轉了整整一圈兒,現在,埃及和動蕩前基本上一樣:前軍界高官在勢力強大的軍隊將領的支持下統治整個國家。

這種形式的政府只有靠恐嚇批評者—必要時把他們投入監獄—來運作。

為了給自己的強硬政策找依據,塞西告訴埃及人,看看伊斯蘭極端主義烈焰般吞噬著敘利亞、利比亞和伊拉克,只有他們鐵腕掌控,才能讓埃及避免同樣的下場。

所以,在埃及這個國家,軍事法庭可以給一名小伙子判刑三年。他的罪名是,把總統照片P了一下,給總統安了一對米老鼠耳朵。

所以,在埃及這個國家,一名視頻主編出去買午餐,從此下落不明,人間蒸發。

所以,在埃及這個國家,我認識好多年的一名作家、廣播人突然發現,自己因為質疑埃及到底多自由即將面臨受審、牢獄之災。

你可以看到警察沒有看到的諷刺之處吧。

埃及的議會選舉不會有驚奇—規則不允許出意外。許多埃及人甘願犧牲一點民主、換取一點穩定。

當然了,問題在於,你可能永遠也不清楚,在這種交易中,你要犧牲多少自由,你如何、何時才能找回這些自由。

最後,我們的列車總算凖點啟動、駛入充滿未知的黑夜。

埃及本身也在走過一段類似的旅程。不過,還不能過於肯定目的地會是何樣。到達那個目的地,又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