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從毛派女游擊隊員到超級明星

少女時代為逃避人生束縛離家,加入游擊隊為理想而戰。現在這位尼泊爾女郎驚艷世界,成為偶像級明星!未來又會怎樣呢?

加德滿都一條塵土飛揚的小路邊,一扇鐵門後,居然有一家非常不錯的酒吧。這是比利時領事館開辦的,還出售好多種珍貴的修道院啤酒(Trappist,又稱特拉普斯特啤酒)!

來這里約見尼泊爾冉冉升起的運動明星好像確實有點怪。

這位明星原來是少年戰士,離家出走擺脫人生的束縛和壓制,此後逐步成為世界上最極端運動項目之一的頂尖選手。

初見這位年輕運動員,首先給你帶來衝擊波的有兩個方面。其一,那雙亮晶晶的眼睛,彷彿在自嘲人生之荒唐;其二,米拉·萊伊(Mira Rai)是女人。

尼泊爾的性別平等記錄令人震驚。「世經經濟論壇」的「全球性別差距指數」排行中,喜馬拉雅山下的這個小國在136個國家中位居第121位。

在尼泊爾,女性還被看作「別人的財產」。針對女性的暴力十分普遍。等待許久才出爐的新憲法規定,未婚女性無權將國籍傳給孩子。如此看來,尼泊爾這位馳名國際的新運動英雄居然穿裙子,更加非同尋常。

尼泊爾東部的三努·杜馬(Sanu Duma 9)小村,機會從來不敲女孩兒的門。哥哥可以去上學,萊伊卻只有留在家裏幹活兒,長大了嫁人、生孩子。不過,她卻有不同的想法。

萊伊府麵帶含蓄的微笑、向我們講述說,「我會跑到集上去—要三個小時—買上一袋米,然後跑回來賣掉賺點錢。」萊伊沒說的是,那袋米重達28公斤,她才只有11歲。

到了14歲,萊伊已經成了父母眼裏那種管教不住的孩子。不過,在西方國家,14歲少年的反叛行為可能包括把臥室塗成漆黑或者未經許可在身上穿些洞,萊伊表現勇敢不羈的方式卻是:加入尼泊爾毛派游擊隊。

她聳聳肩、接著說,「我告訴媽媽出去宿營了。之後七個月沒和家裏聯繫。」

那時萊伊才得知,自己離家出走期間媽媽曾經試圖自殺。萊伊半開玩笑地說,「媽媽可能受不了那麼多家務活兒了吧。」一句看似不經意的玩笑,突顯出這位26歲女郎的堅毅。這是這種堅毅,讓身材瘦小的萊伊登上她所從事的體育項目的巔峰。

萊伊2003年參軍的時候,毛派游擊隊受到圍追堵截。尼泊爾政府軍在美國、印度和英國的支持下步步追繳。輕率處決、酷刑折磨、失蹤等都很普遍。萊伊形容那段時間「動蕩不安」、「永遠危險」。

但是,給這位少女留下最深印象的,是游擊隊的運動設施。她說,「他們有足球、排球、田徑設施。非常好的機會。」

2006年,毛派反叛武裝和當局停戰。之後萊伊加入政府開辦的康復項目,不過她仍然繼續跑步娛樂。萊伊首次參加比賽是21公里競跑。她沒錢買吃的,餓著肚子跑,離終點線還差400米時癱倒……

萊伊搬去加德滿都之後,一位好心的空手道老師教她繼續練長跑。老師通過電話指點,萊伊在加德滿都環線公路訓練。這可是亞洲地區污染最為嚴重的一段公路。

後來,萊伊聽說了越野跑—在條件最極端的山地競跑80公里甚至更長距離。萊伊第一次參加越野跑是加德滿都河谷的50公里賽。那是2014年3月。一如既往,萊伊還是餓著肚子參賽,腳上的運動鞋只值4英鎊。

日本選手三木(Miki Apreti)回憶說,萊伊「面帶微笑、裝備不足到可悲,如同飛奔穿越叢林的小精靈。」

比賽中途萊伊幾乎昏倒,借來50盧比(約合50美分,30便士)買了麵條和一桶橙汁。最終贏得比賽!

賽事主辦者理查德·布爾(Richard Bull)立刻意識到,發現了天才!布爾說,「我問萊伊,繼續訓練需要什麼幫助?她說就是要錢買食品。」

在布爾的倡議之下,萊伊參加並且贏得了200公里的環木斯塘山地越野跑。之後,布爾策劃送萊伊去歐洲參賽。

布爾說,「那段時間我們擔心也很多。出發前六個小時她才拿到簽證。我們突然意識到,她從來沒坐過飛機。」

不過,萊伊從容應戰,贏得兩場比賽。然後又在香港和其他七項賽事中勝出。今年,她參加82公里的勃朗山世界系列越野賽。這可是最為艱巨的一項比賽,萊伊輕鬆獲勝,成績比第二名領先21分鐘。

現在,萊伊有贊助商支持、有潛力成為繼丹增諾蓋(譯者注:尼泊爾素有「雪山之虎」之稱的著名登山家)之後最為著名的尼泊爾人,她的前途看上去真是星光燦爛。

聽到這樣的話,萊伊笑了笑。但是笑容中也略帶懷疑。她說,「開始跑步的時候,我不過是想逃避未來。」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