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馬里—維和難於上青天?

Image copyright

首都巴馬科豪華酒店遇襲,馬里安全局勢再次引起關注。BBC記者最近跟隨聯合國馬里維和部隊巡邏。茫茫大漠,地球上最不宜居的地方,成了聖戰者、走私犯、強盜、人蛇的樂園,聯合國維和任務不僅非常艱巨、而且十分危險。

廷巴克圖以北(Timbuktu),無邊無際、無法無天的那片土地,狂風掀起撒哈拉陣陣黃沙,迅速遮住走私犯、人蛇、武器商、聖戰者的蹤跡。地球上最不宜居的地方,成了他們的樂園。

散碎剝落的古代手稿、歷史悠久的泥土清真寺,頭裹白布滿面滄桑的圖阿雷格遊牧人,仍然給廷巴克圖帶來一種遠在天邊的感覺。

這是沙漠上的最後一大片綠洲。非洲的生命河尼日爾河在這裏走到最北,轉而流向東、南,將撒哈拉拋在身後。但是,廷巴克圖遠比你想像的更近。酷熱的大沙漠,曾經將北非和非洲大陸其他地區隔開,眼下這個屏障已經不復存在。歐洲只隔著一個國家、一片凶險的大海。

幾百年前,廷克巴圖在許多領域走在世界前列—數學、科學、哲學、神學。阿訇從一個沒有任何標記的紙盒子裏取出的手稿可以證實這一切。

Image caption 維和部隊需要面對的不僅有聖戰組織,還有人蛇、走私團伙。

古老的羊皮紙手稿上,有數字表格、有彎彎曲曲的文字。這些珍貴的文物,依然只能隱秘藏身,有「家」難回:空空的架子早已落滿灰塵。兩年前,伊斯蘭極端分子佔領廷克巴圖。這座曾經是穆斯林思想、教育中心的歷史名城,被那些一意孤行抹去歷史的聖戰分子佔據。

聖戰分子確實可能被趕走了,但是,人們仍然無法忘記。再說,聖戰分子也沒走多遠。情報分析人士認為,至少一家與「基地」有關聯的民兵組織就隱藏在廷克巴圖郊外;法國反恐行動正在追繳另外三家;馬里北部地區整個一個州政府已經失控,主要公路布滿地雷。

現在,這裏已經成了地球上聯合國維和士兵面臨危險最大的地方。

之前,馬里根本沒有和平需要維持。法國部隊把極端分子趕走了,但是,圖阿雷格人內訌、土匪搶劫依然猖獗,流血殺戮並沒有停止。

現在,馬里又拿出在北部城鎮阿納菲斯(Anafis)一棵大樹下談成的寶貴的新協議,如同圖阿雷格人的銀器一樣,精心打磨、剖光。不過,這和你想像的也不一樣,談判並不是在大漠中炎炎烈日的烘烤之下展開的,而是在巴馬科(Bamako,馬里首都)最豪華的嶄新大酒店中,一邊吃著自助餐一邊談。

Image caption 維和行動的戰場是一望無際的茫茫大沙漠

不用費勁,就可以從中找到從前的指揮官、分離分子。他們悠閒地吃著早餐、午飯,要求政府盡快採取行動放權。他們談論放下武器、合併武裝組織。但是,時間分分秒秒地流逝,那些和平談判以外的幫派團伙還在製造爆炸、恐嚇,惟恐天下不亂。

很難搞懂到底誰是誰,什麼人對哪些事負責。我在聯合國情報辦公室看到的「人員分佈圖」上,有形形色色看來容貌不善的人、有各種各樣的地下組織,其間畫著連線。但是,有些線成了無尾線。權力和勢力分佈圖上,有令人迷惑難解的空檔。極端分子也可以跳槽改去效忠其他領袖;參與和談的一些人也涉嫌策劃攻擊;和談進程之外的人則選擇用暴力出聲。

確實,這是意識形態之爭,但更多的也是爭錢奪利。夏季酷暑難耐、沙暴遮天,土匪遍地,人蛇猖獗,移民、武器、毒品,什麼都販運。

因此,馬里相當重要。所以,荷蘭人來了,帶著無人機、扎下營地、住進了特種兵。孟加拉派出水上巡邏隊、數以百計的軍人。在所謂的「超級營地」裏,可以看到士兵不同的肩章上有那麼多不同的國旗:布基納法索,幾內亞,多哥,尼日爾,喀麥隆。西非國家軍人佔據維和部隊的大多數,此外還有芬蘭人、瑞士人、丹麥人。來自將近50個國家的14000人聯手,試圖維持馬里的和平。

Image caption 廷巴克圖曾經在許多領域走在世界前列

即便如此,路邊炸彈、自殺襲擊仍然在考驗維和部隊。對聯合國來說,這也是從前未曾涉足的新領域。給「敵人」一定的空間去解決爭端、同時保護平民是一碼事,但是,包括聖戰者在內的「主角」依然惟恐天下不亂,聯合國越來越多地捲入平息暴亂。

那麼,為什麼聯合國會更深地介入此類行動呢?維和部隊的指揮官答案非常簡單,「別人誰幹呢?」

繼伊拉克和阿富汗之後,美國、英國和其他國家都不希望插手,聯合國正在擔當起新的角色。這個角色,有人認為聯合國早就該承擔。但是,財政代價昂貴,人命代價更昂貴。同時,聯合國那個至關重要、不偏不倚的形像也越來越模糊了。

(撰稿:蘇平,責編:林杉)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