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假裝管理朝鮮的44名韓國人

首爾擺了段柏林牆,提醒人們不忘統一。其實,韓國還有個政府部門,理論上講職責是管理朝鮮。不過那裏的幹部好像不太忙,網購?

韓國首都首爾市中心現在有了一段柏林牆:一座博物館外,擺起三塊水泥牆。博物館舉辦的此次展覽,主題是將分裂的朝鮮半島和分裂的德國加以比較。

前來參觀的學生們認真仔細地看、伸出手摸摸牆壁,站在前面來張自拍。他們好像很入迷—肯定會的。

這些學生、以及他們的祖國考慮的一個問題是,「如果德國能統一,韓朝為什麼不能?」

韓國憲法指出,朝鮮五個省仍然是統一國家(上一次韓朝作為統一國家還是在70年前)的一部分,韓國繼續假裝管理。

我說「假裝」,是因為在首爾,有一個坐滿了公務員的辦公樓。技術上講,他們的工作是管理朝鮮:每個省都有單獨的部門。

但是,他們人在首爾,根本什麼也管不了,因為那些省都在朝鮮。小小的障礙:中間隔著那個名字不太凖確的「非軍事區」—韓朝版的柏林牆。

一天,我到這個部門去參觀。必須說明的是,在韓國的朝鮮管理者們看上去好像工作負擔並不重。一些電腦屏幕顯示,有人好像在網購。誰能責怪他們呢?從1990年就開始預測朝鮮政權的崩潰,現在這個前景並沒有拉近。

Image caption 韓朝非軍事區長約250公里、寬約4公里

「影子政府」位於一座陰森森的大樓內,總共有44名工作人員,凖備應付近期內不大可能發生、也許永遠都不會發生的事件。走廊很長,空蕩蕩、靜悄悄。

我遇到一位幹部。他告訴我,他們的主要任務之一是確保朝鮮文化的生存,直到實現統一那一天。這意味著,在韓國舉辦民族舞表演。

上班路上,這些理論上的朝鮮管理者會路過大門口旁一個淺藍色的郵箱。郵箱上用英文寫著:「想家郵箱」。這是為生活在韓國的朝鮮人設立的,想家了可以來這裏給親人寄封信。問題是,這些信永遠也不會送抵目的地,因為韓朝之間沒有郵政服務。管理員告訴我,信箱只是個姿態。

你要是問我的話,我會說,整個部門其實都只是個姿態。曾經,1950、1960年代,這個部門還被看作真正的「流亡政府」,時刻凖備著接管朝鮮。現在就不是這麼回事了。這裏的公務員們不再假想,不久的將來就會取代金正恩、坐在平壤類似的位子上管理朝鮮。

近來,韓國集中談論的並不是朝鮮很快要崩潰,更多的卻是一旦發生、如果發生的話,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首爾展出的那段柏林牆凸顯出朝鮮半島和兩德局面之不同。展覽上有表格顯示出,在兩德分裂的後期,共有600萬人與柏林牆另一邊的家人團聚。在朝鮮半島,過去14年間,團聚的人數還不到200。

朝鮮人幾乎和外部世界沒有聯繫。當年在東德,除了德累斯頓附近的最東端,所有的人每天晚上都能收看西德電視,他們了解外部世界,朝鮮人則不同。

韓國人的收入比朝鮮人的收入高出10到20倍。這個差距遠遠大於兩德之間。這就意味著,如果統一,經濟上的震蕩會更加劇烈。

Image caption 今年10月,韓朝離散親人曾經在朝鮮金剛山見面

目前,許多朝鮮脫北者已經發現,他們的技能不足以在韓國生存。從朝鮮來的醫生經常通不過韓國的資格考試。

這都顯示出,韓朝統一所需要的巨大努力和財力,遠遠超出當年的兩德。

但是,首爾影子政府的官僚們還有一定的時間來考慮這個問題。

金正恩並不擔心這些幹部馬上就會殺來平壤接替自己。與此同時,他們該幹的事也不少,比如網購、組織民族舞表演。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