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難忘英倫範的地中海明珠

最近,英聯邦首腦會議在馬耳他首都瓦萊塔召開,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親臨參會。地中海中這個美麗的小島雖然早就不再是英屬殖民地,但是,馬耳他人對英國、特別是對女王仍然存在深厚感情。不過,鐘愛英式早餐可能利大於弊。

曾經優雅、漂亮的Guardamangia別墅。二樓窗戶,一位看上去不是很友好的灰發老婦探出頭來,厲聲問我,「你為什麼盯著我的房子看?」

這是一座灰色的石灰石別墅,年久失修,綠色的木門框木窗台油漆剝落。我心想,如果女王來敲敲那個傳統的海豚門環、打聽能不能進去看看舊居,這位老婦又會怎麼想呢?

女王當年還是伊麗莎白公主,和愛丁堡公爵新婚燕爾,住在馬耳他首都瓦萊塔僻靜的郊外這座別墅中。當時,菲利普親王被派到這裏的皇家海軍服役。

據說,伊麗莎白公主在馬耳他生活非常、非常愉快,像普通的—凖確點,相對普通的—軍官太太一樣,參加社交活動,出門自己開輛敞蓬名爵(MG)。

女王對馬耳他深情綿綿,馬耳他人予以同樣回報,至少是年長一些的馬耳他人。他們把女王和英屬馬耳他最上乘的一些品質聯繫在一起:禮貌、戰爭年代團結一致。

我和馬耳他一位資深記者在瓦萊塔市中心喝咖啡。一旁,是維多利亞女王的高大石雕。記者告訴我,「英國遺留下來的最重要的『遺產』,是做事講認真。」我問他什麼意思,他解釋說,「講禮貌,罕有嚴重腐敗,」這和更典型的地中海行事方式「不在乎、啥都行」恰好相反。

Image caption 英國女王舊居Guardamangia別墅

確實有道理。儘管和近鄰西西里有緊密的歷史聯繫,馬耳他並不存在嚴重困擾西西里的黑幫問題,經濟狀況也遠遠好於意大利。也許部分原因是,在這個全球化的社會,馬耳他人人講英語,毫無疑問成了一大優勢。

馬耳他的行政、政治機構基本上仍然是依照英國體制建立的。事實上,一些馬耳他人認為,英國應該為馬耳他的「對抗」性負責,他們甚至指責英國發明了「分而治之」的政策。但是就我個人經驗來看,馬耳他人不用英國人幫忙、也有能力和別人發生激烈衝撞。

更能立足的一項指責也許是,英國可能要對馬耳他「歐洲第一肥」的名聲分擔一點責任。英國範兒的烹飪在馬耳他大多已經消失,馬耳他重返更健康、更美味的地中海飲食結構。但是,一位朋友堅持說,「問題是油炸食品,還有,全套英式早餐仍然很受歡迎。」

當然了,表面看來,還有其他許多英國統治的遺留物:紅色的郵筒、電話亭(在陽光普照、熠熠生輝的巴羅克石灰石建築的映襯下,顯得有點牛頭不對馬嘴),軍樂隊(每區一支),馬球,還有聖誕喜劇!裝傻搞笑的聖誕喜劇仍然深受馬耳他人喜愛,令瓦萊塔主要大劇院的藝術總監非常惱怒。

還有英式建築:19世紀的城堡,新古典主義的法院,碼頭,兵營,其中包括馬爾他歷史最悠久的城堡「聖安傑洛城堡」內的那座兵營。英聯邦峰會的與會者計劃來此參觀。

聖安傑洛城堡巍然聳立在「格蘭德海港」(Grand Harbour)岸邊,至少已經有800年歷史。這是「馬耳他騎士團」的第一個營地,也曾作為皇家海軍總部長達100餘年。菲利普親王肯定記得當初的樣子。

Image caption 1949年伊麗莎白公主和丈夫愛丁堡公爵在馬耳他,背景是首都瓦萊塔

最近,馬耳他剛剛投資1500萬歐元精心修繕城堡,不久即將對公眾開放。

這只是馬耳他正在從事的其他許多文化遺產修複項目之一。事實上,馬耳他好像患了「修繕熱」。要塞、城堡、宮殿、廣場,都在接受精心梳理打扮。

同時,馬耳他對建築的年代並不加以區分。英屬殖民地時代的建築與其他同等看待。馬耳他人對英國統治時期並不特別懷戀,沒有人想重返殖民統治,但是,馬耳他對那段歷史也沒有任何怨恨。

朋友告訴我說,「英國統治時代也是我們的歷史,再說,我們永遠歡迎女王來。」

也許,下一個修繕項目應該是Guardamangia別墅。據說女王上次來馬耳他的時候,曾經提出去參觀,但未能成行,因為別墅年久失修,太破。

也許有一天,女王陛下會重返舊居,和樓上那位壞脾氣的老婦私聊幾句。

(撰稿:蘇平,責編:路西)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