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不輸北京—說說德里「毒氣室」

霧霾又來了,北京拉響紅色警報。德里能有一拼,冬天也成了霧都。原來的藍天保衛戰為什麼沒打贏?今後希望有多大?

德里。空氣質量越來越糟糕,憤怒、痛苦,似曾相識。

冬天一步步走來,德里的空氣再一次令人作嘔。顆粒物伴隨著各色各樣的有毒氣體—氮氧化物、一氧化碳、二氧化硫、臭氧、苯—覆蓋在德里這個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上空。德里人咳嗽、喘息、發牢騷,我也不例外。

Image copyright AP

空氣質量大幅下跌,公眾憤怒如日中升。外國人又害怕了,有報道說,挪威考慮把德里列為「艱苦」外派地;一所國際學校叫停戶外活動;一家法庭質疑德里是不是成了「毒氣室」。

說真話,德里冬天成了「毒氣室」已經很久了。我們都知道,造成德里惡劣空氣的原因包括:柴油排放、建築灰塵、磚窯、周邊農村焚燒秸稈。

我們知道,德里的850萬輛汽車是污染的主要源頭,德里每天還在新增車輛1400輛!補貼,意味著人們更願意買柴油車。2012年一項研究發現,德里大批兒童肺功能受損,數字觸目驚心。一到冬天,醫院急診部接收的呼吸道疾病患者人數不合比例地多。

我們知道,15年前,德里空氣質量有過顯著改善。德里把污染工廠搬出城,啟動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天然氣公交項目,將商業用車車齡限制為15年,推出嚴格的排放標凖,開始建設高效的地鐵網、自行車道。立刻,空氣質量就好轉了。

Image copyright AFP

我們也知道,大概是8年前,德里又開始走下坡路。德里好像忘了治理污染的第二場、也是更加艱難的戰役。去年,我自己也寫過一篇報道,質疑印度為什麼正在輸掉藍天保衛戰。

去年冬天,德里負責監督空氣質量的「科學和環境中心」(CSE)發現,10-12月間,德里總計遭遇12起「霧霾期」。這指的是,PM2.5指標連續三天穩定超過250。

今年,自從進入10月份以來,PM2.5指標已經增加7倍。

另一方面,過去幾年,和德里爭奪污染第一的北京卻制定了更高的排放標凖,限制購車,禁止柴油車,採取治污緊急行動。

Image copyright AFP

CSE的執行主任羅伊喬杜里(Anumita Roychowdhury)說,「我們沒有保持住那種勢頭,未能積極嚴控污染。」

順便說一句,我們也知道,德里應該怎樣做才能讓空氣更乾淨。

德里應該加強公交建設;緩解地鐵站周邊擁堵,改善從地鐵站到居民區「最後一英里」的阻塞。征收擁堵費、提高停車費也許有助於緩解德里人的「開車癮」。削減柴油補貼或者提高柴油車稅率可能也有幫助。高污染天氣,政府需要採取緊急行動減排。

那麼,今年冬天這次嚴重霧霾催生公憤之後德里在採取什麼行動呢?

一如既往,混沌。

Image copyright AFP

地方政府採取了一些被許多人看作「條件反射」的措施,提議私家車單雙號上路。無人知道在人口1800萬的混亂都市這樣的措施怎樣推行。更加明智的舉措包括,地方政府提出關閉發電廠、真空清潔公路、限制卡車出行、部分道路禁止停車。

環境律師杜塔(Ritwick Dutta)說,「但是,冬天只要一結束、到了一月底,一切又會返回原狀,沒人再提污染了。」

德里未能保持空氣清潔也折射出印度推行實質性改革過程中面臨的問題。這是因為,艱難的決定需要積極的集體行動。

德里和印度其他地區需要再一次認真推行早在1981年制定、但長期執法不利的清潔空氣法。一名律師告訴我,迄今沒有任何一人根據這條法案被定罪。

Image copyright AP

歷屆政府都不願意削減富人受惠的補貼,羅伊喬杜里說,「所有的政客都擔心不受歡迎的決定會引起公眾反彈。」

另外一個問題是:公道。

許多人認為,德里傾向於向鄰近省市「輸出污染」。上星期,「國家綠色法庭」曾向政府提問,德里的舊車是否可以被移到污染更輕的城市。

德里道路寬廣、人行道有限,許多人認為,德里對窮人的需求無動於衷。德里只有10%的人開車上班,許多有車族痛恨公交。給車預留的停放空間(23平米)比給廉租房的窮人(18-25平米)的還要大。

媒體也不幫忙。鄰近的旁遮普,農村燒秸稈加重德里污染,當時,有關大火對旁遮普人生活影響的報道非常少。

空氣污染加重是國家災難,但是,媒體和決策者傾向於把這看作德里本身的問題。全世界污染最嚴重的20個城市當中13個在印度。那12個城市幹什麼呢?

杜塔說,「德里應該是印度其他省市的警鐘。但是,忽略他人或者轉嫁污染,無異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