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韓國—玩好遊戲掙大錢

孩子執迷遊戲,家長頭痛不已。玩物喪志?虛度光陰?也不盡然,在韓國,遊戲玩大了,同樣可以成為職業選擇:通往財富和榮耀的人生之路。讓記者帶我們走進韓國電子競技世界開開眼吧。

當12萬人聚集在一起看比賽;或者有專門電視頻道專門播放職業聯賽;頭等大獎獎金數以百萬美元計;再或者,每逢大型賽事就會爆出假賽醜聞時,我們肯定可以說,這個體育項目成大氣候了。

歡迎進入韓國「電子競技」世界。也許,打遊戲現在已經成了韓國的國家體育項目!

原來韓國曾經出現過道德恐慌,大人擔心,一代青少年就要在屏幕前荒廢大好光陰了。現在看來,那種恐慌略有減退。此消彼長,目前所有的跡象都表明,韓國人的遊戲越玩兒越大、越玩兒越職業化。

最近在首爾江南的那場《星際爭霸》發佈會,堪比精心策劃、規模宏大的好萊塢活動:紅毯、電視台採訪名人、電子競技明星秀婚禮。

這些明星過的日子很有意思,人前享受粉絲狂熱擁戴,人後獨對屏幕辛勤練功,掄指如閃電般切換點擊、大腦如將軍般運籌帷幄,財源滾滾來。

Image caption 電子競技高手MMA(左)和「炸彈手」

玩家之一Won Mun Seong—「藝名」MMA—說,「通常我一天訓練10-12小時。職業遊戲選手起牀較晚,大概10點鐘。早飯後從11點練到5點,然後吃晚飯,接著練到晚10點。休息一會兒繼續練到凌晨兩點。上牀睡覺。日複一日不停地練。」

MMA今年28歲,女朋友說理解他的作息安排,理解他面對的壓力。

另外一位明星Ji Sung Choi—藝名「炸彈手」—日子過得也差不多,「10起牀,早飯後一直練習到下午5點吃晚飯。5點-7點之間自由活動,然後練到午夜。之後是自由時間,凌晨3點休息。」

「炸彈手」是足球迷,狂追英超。他希望有朝一日《星際爭霸》聯賽能像英超一樣火爆。他說,「電子競技目前還處於新興階段,今後規模大了,就會像其他體育賽事一樣:足球、籃球、棒球。」

電子競技選手說,獎金25萬美元,加上贊助費,總收入可以達到自己和父母從前做夢都想不到的高度。別忘了,父母曾經擔心孩子是在浪費大好時光!

「炸彈手」說,「小時,我一玩遊戲,父母就會把電腦拿走,甚至搞壞!現在父母支持我,我練習的時候會給我送點心、水果。」

Image caption 一個周六下午在購物中心內舉辦的遊戲大賽

炸彈手和MMA都是20大幾歲,眼看著新人輩出。玩《星際爭霸》(其他遊戲也一樣),和足球運動員一樣,大腦和手指的速度是關鍵,超過30歲,職業前途不看好。

伴隨著電子競技,也衍生出一系列利潤豐厚的周邊產業,比如電視。尼克·普洛特(Nick Plott)是解說員,來自美國堪薩斯州,現在在首爾作解說,收入不菲。他說,「收視者年齡大多在15-32歲之間,所以,解說期間我們也努力注入一些宅文化的幽默,同時也談論其他遊戲。本質上說,我們也是作秀搞笑的。」

普洛特的同行丹·斯坦姆科斯基(Dan Stemkoski)也是美國人,來韓國是因為這裏市場潛力大。他說,玩遊戲是浪費時間的觀念逐漸過時,「當初我整天玩遊戲,父母肯定是這樣想的。現在看看,玩遊戲更加被認可,更加受尊重。越來越職業,有發展前景規劃。」

斯坦姆科斯基還認為,電子競技絕對不是懶人的選擇,「必須保持強健體魄,必須鍛煉大腦,否則就會崩潰。必須有創意,和他人交流,宅在真空中做不到。」

過去一些年,韓國出現過針對遊戲的道德恐慌。2011年,政府推出所謂的「關機法」、或稱「灰姑娘法」,規定16歲以下兒童在午夜到凌晨6點期間不准玩遊戲。

Image caption 《星際爭霸》是一款即時戰略遊戲

但是,法律未能阻礙發展,韓國的電子競技蒸蒸日上、欣欣向榮。

當然了,歷史上也有不是沒出過其他愛掃興的人,遊戲讓他們焦慮狂怒。1942年,紐約市長拉瓜迪亞親自操起大錘砸爛彈球機。這項遊戲直到1976年一直被禁。

就連國際象棋都曾受到過強烈批評。1859年7月2日的《科學美國人》刊登過一篇題為「象棋熱」的文章。文中抱怨,「學象棋和下象棋的有害狂熱擴散到整個國家」。這種現象很可悲,因為「象棋只是性格有嚴重缺陷的人的娛樂」,奪走了「把精力獻給更加高尚追求的寶貴時間」,同時「對身體沒有任何益處」。

這位憤怒的作者還滔滔不絕地高呼,「從事腦力勞動的人永遠不要去玩這個毫無樂趣的遊戲,他們需要戶外鍛煉,不是這種腦力決鬥。」

把「國際象棋」一詞換成「電子遊戲」,你可能就會感受到同樣的道德恐慌大爆發。國際象棋已經擺脫這個形像,成了美德的代名詞。

電子競技也會這樣嗎?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