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科隆性侵案後德國人驚魂未定

Image caption 科隆大教堂

跨年夜,本該是親朋好友相聚、一起辭舊迎新的美好時光,但是卻成了許多科隆女性不堪回首的噩夢。現在,那場大規模性侵案依然令德國人和新移民驚悸不安。

科隆大教堂,這座哥特式建築傑作,堪稱當仁不讓的地標。那個陰暗淒冷的冬日,在一旁燈火通明、玻璃和混凝土建成的火車站映襯下,大教堂黑褐色的巨石顯得更加壯觀震撼。石雕的天使歷經風吹雨打,黑黑的面龐彷彿也在訴說著哀傷悲情。

幾天前,我也曾站在這裏,頂著刺骨的寒風,看著成群的通勤者匆匆趕路。

後來我突然看到,大教堂的台階上有三個小小的花盆。纖弱的白花在寒風中顫抖,無人駐足憐惜。一個花盆上貼著一張字條,上面寫道,「我們不攻擊女人,甚至不會用花來攻擊女人。」字條上沒有留名,無法得知什麼人送來的花盆。

正是在這裏,跨年夜慶祝狂歡期間,許多婦女遭性侵、洗劫。

即使現在,沒有人—其中包括警察—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受害者形容說,突然間,一群群醉醺醺的男子把她們包圍起來,向她們投擲爆竹;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大喊。這些女子還說,圍攻的有數百名人,警察很少,根本沒人保護。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德國最大城市之一的中心。

如此大規模的性搔擾事件在德國引發震驚,並且給原本已經很激烈的一場全國性辯論又添了一把柴。德國也在掙扎著應對創紀錄的移民潮。去年,100多萬人在德國申請避難。

跨年夜,科隆火車站外的人群中,有不少敘利亞、阿富汗和伊拉克男子,他們身上帶著官方的難民證明。批評人士抓住這一點做證據,指責默克爾「敞開國門」的難民政策給德國公民帶來風險。

警察的做法也引起眾怒。警方最開始說,科隆跨年夜秩序良好平安無事。還有人質疑,為什麼媒體幾天后才報道性侵事件。一家廣播公司公開為報道過晚道歉。還有人擔心,德國去年送給移民的熱情歡迎是不是砸了自己的腳。

Image caption 跨年夜的科隆車站
Image caption 1月7日的科隆車站廣場

跨年夜時在科隆車站廣場的一位女青年米歇爾請我到她家去。她和父母一起住在科隆郊外。

一隻小小的傑克羅素犬歡快地撲到門口迎接我。米歇爾介紹說,這是「小火花」。米歇爾的父親抱起小火花走到旁邊的房間,我還能聽到小狗的抗議聲!

米歇爾今年18歲,在校讀經濟。她自我介紹期間,我四下打量了一番,牆上掛滿了家人的照片。

米歇爾向我描述了那一刻:她和朋友們被20-30名男子包圍。她聽不懂男子說的語言,「他們拉扯我們的胳膊,掀開我們的衣服,要摸我們的大腿。」

米歇爾的媽媽坐在房間一角,雙臂交叉在胸前。

米歇爾接著說,「警察現在應該考慮怎樣幫助我們。這種狀況可不是德國或者西方世界的常態。」

但是,米歇爾也很擔心。她說,「指責難民不對。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助。」

Image caption 更多德國婦女參加培訓班學習防身自衛

科隆許多人擔心可能會發生針對這裏4000名尋求避難者的暴力反彈。

在科隆一家比較大的難民接待中心,我遇到一位綠眼睛的伊拉克小伙子哈桑。難民接待中心看上去條件很差,一座窗玻璃髒兮兮的紅磚樓,一旁是車來車往的快速路。

即使如此,說起他在德國爭取當上機械師、定居的打算,哈桑還是滿臉笑容。他用剛剛學會的德語告訴我,「我要謝謝默克爾。我愛這個國家。」

我問哈桑,你聽說性侵事件了嗎?他臉上顯出悲哀之意,然後回答說,「是,聽說了。出了這樣的事,我真難過。但是,伊拉克和敘利亞男人是好人。」

哈桑盼望著母親和兄弟也能來德國和他團聚。看著哈桑走出院門的背影,我無法不暗想,他的願望還能實現嗎?

默克爾原來說過,德國可以接納大批大批的難民。這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當時,默克爾指引的道德方向讓許多德國人欽佩。她說了,德國是一個富有、穩定的國家,能做的事很多。

不過,我還是無法忘記科隆大教堂台階上那些纖弱的白花—嬌嫩的花瓣在凜冽的寒風中顫抖……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