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大馬華裔眼中的宗教和諧

Image caption 伊斯蘭教是馬來西亞的國教

伊斯蘭教是馬來西亞的國教,吉蘭丹州首府哥打巴魯是有名的「伊斯蘭城」。但是,記者聽一名華裔佛教徒說,這裏各宗教、各種族相處非常融洽。

其實,我並不是特別盼望著去哥打巴魯(Kota Bharu)旅行。哥打巴魯是吉蘭丹州(Kelantan)首府,位於馬來西亞東北角,不久前還曾發生過政治動亂。

哥打巴魯在吉蘭丹河畔,人送外號「閃電之城」。幾天前第一次進城去參觀著名的地標農貿市場,感覺真是名副其實。老天爺一翻臉,傾盆大雨從天而降,我頃刻成了落湯雞。

路邊兩側有賣小吃飲料的店面攤檔,要是能在他們的棚子下避避雨一定不錯。但是,就算去了,我也沒有喝瓶冰鎮啤酒的口福。在哥打巴魯,幾乎買不到啤酒。就算在我入住的萬豪酒店,也不可能買到酒精飲料。

10年前,哥打巴魯被定為「馬來西亞伊斯蘭城」,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遵循伊斯蘭教規。城裏有「道德警察」,檢查非伊斯蘭行為。唯一的一家電影院關張了,因為規定放映廳內任何時候都必須開著燈,男女觀眾必須分坐。看電影還有什麼樂趣?

Image caption 哥打巴魯農貿市場

接待我的主人叫喬瑟芬,她不是穆斯林,是佔更少數的華裔。華裔在這裏已經生活好幾代了,而且不用遵守伊斯蘭法規。

我問她,「喬瑟芬?聽上去不太像華人名字?你是基督徒?」她回答說,「不是,我信佛教。上中學的時候,因為其他族裔的朋友不會念我們的漢語名字,所以我們都自己選了英文名字。」

喬瑟芬全家都一樣。她丈夫名叫勞倫斯,三個兒子分別叫法蘭克、埃里克和戴斯蒙德。

喬—喬瑟芬堅持要我這樣稱呼她—開車帶我們前往馬來西亞和泰國交界,車程只有四十分鐘。途中,我們下了大路,面前突然出現一座我所見過的最大的臥佛!喬告訴我說,「直到緬甸2008年修了一座大兩倍的臥佛,這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臥佛!」

接下來我們又參觀了三座精美的寺廟,其中一所寺廟還有培訓僧侶的學校。所到之處都是一塵不染,新近油漆過,到處種著花。偶爾能看到流浪的野狗,在廟外台階上曬太陽。喬說,「這一帶可以有狗,在哥打巴魯你可見不到,(伊斯蘭教法中)狗被看作不潔之物。」

我說,「我們酒店裏的小冊子根本沒有提這些景點!」喬自豪地說說,「政策規定只能向遊客介紹伊斯蘭紀念地、博物館,但是這些景點也真的很美,不是嗎?」確實很美。

在寺廟外,我看到一張照片,當地蘇丹(回教君主)最近來參觀,受到佛教方丈的熱情歡迎。我問,「那麼,這裏不同信仰之間沒有敵意?」

喬看上去好像有些吃驚,她回答說,「根本沒有。我們不同社區相處得很好。歸根結底,我們相似的地方比讓我們分裂的東西要更多。」

Image caption 馬來西亞人口中60%是穆斯林

遊客得出的印象確實是哥打巴魯社會和諧。我原本以為感覺會更壓抑,但是,這裏的生活氛圍很溫和、悠閒。如果我再年輕一些、還是愛去夜總會的年齡的話,可能會覺得枯燥乏味,但是現在,我覺得整個城市很安全、友好。

轉天,我被請去在當地舉辦的一個藝術節上作評判。地點是一家華人中學,主辦方給我安排了一位助手譚瑞金(音譯),幫我算分、發獎杯。

我問他,「你為什麼沒有參加?」他回答說,「我倒是真想去。但是我就快要考試了,時間根本不夠用。」

他解釋說,在這所學校,所有的人必須講三種語言:漢語、馬來語(官方語言)和英語,因為不同科目用不同的語言授課。在這裏,華人著名的勤奮信念從小就灌輸給了孩子。

藝術節上表演的有各種各樣的才能、技藝,有歌舞劇、嘻哈舞、古典鋼琴獨奏,還有40人組成的華人樂團。樂團演出的曲目聽上去既狂喜、又有點悲傷哀婉。

我告訴喬,今天的活動讓我很開心。她說,「啊,那你真該聖誕節期間來。我們在購物中心辦演出,有聖誕頌歌、舞蹈、敲鼓。」

我接著問,「那麼,馬來人也來嗎?」

喬笑了笑回答說,「不,他們不喜歡這個。他們有自己尋歡作樂的方式。不過,如果他們真來,我們也一定是熱烈歡迎!」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