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達沃斯—吃著佳餚談飢餓?

Image caption 在達沃斯,吃午飯也是要排大隊的 。

略有諷刺意味?杯光斛影中,大人物們享用著高大上的美食佳餚探討實現零飢餓。不過知情人說,這很有必要,紅花總要綠葉襯。

這個事實恐怕是盡人皆知:改造世界、讓她越來越美好可是件大事,幹大事,人是會餓的。

「世界經濟論壇」的與會者們湊在一起認認真真探討,下一個技術新突破會出現在什麼地方?哪個領域?如何更好地在世界各地、各個國家分配財富?忙忙碌碌的同時,他們也總要吃飯吧。

來達沃斯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的共有2500多人,其中大多數人要不就是叱吒世界舞台的領導人、要不就是大公司的總裁。這些人的嘴和胃,可都是習慣了一定的標凖的。

那麼,怎樣才能確保他們吃飽吃好?怎麼做才能讓人人滿意呢?

諾德·範登伯爾(Noud Van den Boer)說,這可是要提前好幾個月就開始凖備!範登伯爾是荷蘭家庭經營的餐飲公司「範登伯爾集團」的負責人。

這家公司已經在過去13年間連續到瑞士阿爾卑斯山腳下、皚皚白雪覆蓋的達沃斯小鎮,為在這裏聚會的大人物做飯。

請來128份!

我們去採訪範登伯爾的時候,他的團隊正在為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凖備一場晚宴。來赴宴的共有128名嘉賓,其中包括現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前任秘書長安南,還有荷蘭王后瑪克西瑪。

Image caption 不錯!再來125份就可以了

別忘了,我們現在可是到了2016年。當然,嘉賓當中既有不吃肉的,也有只吃不含麩質的,還有一些是純粹的素食者。

但是,範登伯爾的團隊早就習慣了各種花樣的要求。除了上面說的這些,他們其實還凖備了許多其它備用的食材,要是萬一有哪個嘉賓出人意料地提出什麼非常特別的飲食要求,也不至於手忙腳亂。

達沃斯那天的晚宴菜單以雷菲卡(Refika)的菜譜為基礎稍加修改。雷菲卡是敘利亞難民,現在生活在土耳其的難民營中。

雷菲卡參與了「世界糧食計劃署」組織的「家庭廚師」項目。參與該項目的難民可以通過在互聯網上分享他們家鄉的美食食譜獲得現金或者代金券。

當晚宴會的頭盤是「奶油青豆」(對你我普通人來說,其實這就是豌豆煮熟了、搗碎,加點奶油,但這可是達沃斯)配意式奶凍、意式帕爾瑪奶酪脆片。

這道菜本身也非常符合2016的主題曲。聯合國將2016年命名為「國際豆類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Pulses)。該項舉措的宗旨是提高人們對各種豆類富含蛋白質、有益健康的認識。

大餐的諷刺?

正餐看上去非常美味誘人,是「奶油沙司珍珠雞」、米飯、茄子和花生。你要真願意我說白了,其實這就是高大上版的雞肉飯。

範登伯爾的團隊選用珍珠雞,是因為這在當地很容易買得到。其它食材也都是出於這個考慮選用的。

還有,達沃斯版的雞肉飯與經典食譜相比添加的調料更少,更清爽,以便讓習慣各種口味的嘉賓都能接受。

素食嘉賓當晚的正餐是香草奶油慢燉蘆筍,澆紅椒汁兒,配西紅柿、夏南瓜、洋蔥呂斯蒂(rosti)。

甜點是小塊兒巧克力、糖果和咖啡。

Image caption 世界糧食計劃署說,這樣的晚宴對幫助消除飢餓非常重要。
Image caption 世界糧食計劃署表示,參與達沃斯論壇「將飢餓以及解決辦法推上議事日程」

當然了,我們無法躲開當晚這場盛宴的諷刺意味:吃著如此美食大餐討論世界各地的飢餓問題?

但是,「世界糧食計劃署」的一位代表告訴我,推動世界糧食計劃署在15年內實現「零飢餓的一代人」這個目標,此類活動相當重要。

他們會利用這樣的機會向與會公司宣傳解釋,勸說他們幫助聯合國實現這個宏大目標。他們所需要的並不僅僅是捐錢,而是各種各樣的幫助。

比如,「世界糧食計劃署」和電訊公司愛立信有協議。愛立信承諾在WFP遇到困難時提供幫助,愛立信有150名志願雇員,出現緊急狀況時可以立刻行動。愛立信還可以幫助提供互聯網上網設備、電話線等。

另外需要指出的一點是,所有這一切,「世界糧食計劃署」都不需要掏腰包—他們出場所需費用都是由贊助公司提供的。

範登伯爾說,「與主題曲相比,美食佳餚只是陪襯。但是,紅花總要有綠葉襯托吧。」

(撰稿:蘇平 / 責編:林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