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難以置信—日本的捕鯨情結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日本一些沿海地區的人世代捕鯨

捕鯨受譴責影響國家形像,經濟上不划算,國人也不吃鯨魚肉了。那麼日本為什麼還一意孤行呢?記者一番研究,結果大跌眼鏡!

捕鯨與國人是否有肉吃無關,還遭到全世界普遍譴責,經濟上肯定也不划算。那麼,為什麼日本還是要去呢?

日本政府的回答是:捕鯨是日本古老文化的一部分,漁民世世代代捕鯨,日本永遠不允許外國人告訴他們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

一名日本官員曾經這樣告訴我,「日本人從來不吃兔子肉,但是我們並沒有告訴你們英國人不要去吃。」我回答說,兔子並不是瀕危物種。

不過,日本政府的說辭確實也有一些依據。

日本一些沿海地區的人確實世代捕鯨。比如日本和歌山縣(Wakayama)的太地町(Taiji)每年一度都有屠殺海豚節。千葉縣(Chiba)和石卷市(Ishinomaki)也有近海捕鯨。

所以,沒錯,近海捕鯨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正如挪威、冰島以及加拿大北部的因紐特人一樣。但是,只有日本繼續派遣船隊、穿越大半個地球到南極去捕鯨,只有日本還保存著能在海上處理數以百計鯨魚的大型加工船。

南極捕鯨沒有任何一點是歷史性的。日本第一次去南極捕鯨是在1930年代中期,真正大規模的捕鯨直到二戰之後才開始。

戰後日本一片廢墟,國民缺衣少食。在麥克阿瑟將軍的鼓勵下,日本將兩艘巨大的美國海軍艦隻改建成加工船,前往南大洋。

從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鯨魚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到1964年峰值時期,日本一年捕殺24000頭鯨魚,其中絕大多數是座頭鯨和抹香鯨。

現在,日本有錢從澳大利亞和美國進口肉製品,在日本也沒有深海商業性捕鯨。捕鯨船隊現在都是在南極活動,錢由納稅人支付,執行政府所說的「科研」任務。

日本另外一個解釋是,每年需要捕殺幾百頭鯨魚來作研究。但是國際法院多次拒絕此類辯解。2014年國際法院判定,日本政府在南大洋的「致命性研究」沒有科學依據,責令東京停止。

Image caption 日本捕鯨經常引發抗議

日本確實停了一年,但是去年捕鯨船隊又出動了。令許多人難以置信的是,日本堅持說,這個新的、小型的南極捕鯨項目符合國際法院的要求。

佐久間順子(Junko Sakuma)曾經為日本綠色和平組織工作,過去10年一直研究日本的捕鯨工業。她說,「捕鯨對日本並沒有益處……但是沒人知道如何停止。」她陪我在最著名的築地魚市轉一轉。

成百上千的批發商中,只有兩家賣鯨魚肉。其中一家擺著座頭鯨。座頭鯨瀕危,《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禁止交易。

攤主抱怨生意很糟糕。去年日本沒有在南極捕鯨。物以稀為貴,鯨魚肉少了,價錢就該漲了吧?但是,佐久間順子說並非如此。「事實上,大多數日本人並不吃鯨魚肉,銷量連年下降。即使供應減少了,價錢也上不去。」

根據佐久間順子的研究,2015年,日本人均食用鯨魚肉只有30克!

那麼,如果說鯨魚是日本文化如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為什麼只有這麼少的人吃呢?

我去找老朋友加藤悅雄問一問。我們認識已經有二十年了,他也有幾次曾經試圖勸我和他一起吃鯨魚肉。加藤來自日本西部的北九州,距離捕鯨港下關(Shimonoseki)不遠。

Image caption 鯨魚肉曾經是家常肉,現在吃多是為了圖新鮮、懷舊

我們來到東京歌舞伎町一家舒適的餐館,頂上掛著鯨魚陽具木乃伊,牆上貼著鯨魚照片。第一盤菜端上來了,鯨魚刺身,生的。老闆介紹了各色美味:鯨魚排,鯨魚心,鯨魚舌,甚至還有生的鯨魚皮!

我的肚子裏翻江倒海,但還是給自己打了打氣。我小心翼翼地夾起一小塊兒鯨魚肉放進嘴裏,有些野味兒,有嚼頭,比較粗糙。接下來我試了一塊兒鯨魚舌,很鹹、很腥。加藤指了指鯨魚心,我擺了擺手拒絕。

他說,「我小的時候天天就吃這個。肉指的就是鯨魚肉。我不知道牛肉、豬肉是什麼。」

那麼,如果日本停止捕鯨了,你會難過嗎?他看著我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我不需要捕鯨。一旦吃過牛肉,就不需要再吃鯨魚肉了。」

餐館裏其他客人也都是中年工薪族。吃一點鯨魚肉是懷舊,遙想50年前的學校食堂。

那麼,返回來再說最初的那個問題:為什麼日本繼續捕鯨呢?

Image caption 日本有地區曾舉行食品節鼓勵國人多吃鯨魚肉

不久前,我曾去聽日本政府一名高官的吹風會。那時日本剛剛宣佈要恢復捕鯨,我問他,我真看不到捕鯨有什麼意義,希望給解釋一下。他的回答非常坦率,令我大吃一驚。

他說,「我同意你的說法。南極捕鯨並不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嚴重破壞日本的國際形像,對鯨魚肉也沒有商業需求 。我認為,10年後,日本也不會再深海捕鯨了。」

另一位記者問,「那為什麼現在不乾脆停了?」

他說,「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原因,現在很難停止。」除此之外,他拒絕進一步解釋。

Image caption 捕鯨是政府運作的,大多數官員會頑強抗爭,不惜代價保住自己的捕鯨部門

佐久間順子認為,答案實際是,捕鯨是政府運作的,是龐大的官僚結構,有研究預算、年度計劃、職業晉升、養老保險。「如果自己負責期間部門不停地被裁員,當官兒的會覺得這是巨大的恥辱。」

「這就意味著,大多數官員會頑強抗爭,不惜代價保住自己的捕鯨部門。對政客來說也一樣。如果這個問題和自己的選區關係密切,他們會承諾將游說重新開始商業捕鯨。這也是保住自己席位的一條路。」

看起來真是庸俗平凡到難以置信。日本一意孤行繼續捕鯨,也許不過就是因為幾個議員要保紗帽、幾百官僚要保預算。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