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歐洲最後那個獨裁國家

Image caption 二戰期間,明斯克大片地區被夷為平地

乍看還不錯。首都熠熠生輝,大教堂座無虛席,歌劇院富豪雲集,鄰里關係也算融洽。不過白俄羅斯並非浪漫王國,挑戰官方思維?

白俄羅斯曾經位於蘇聯西部邊緣,現在是獨立國家,夾在波蘭、俄羅斯、烏克蘭等國家的中間。白俄羅斯還有個外號——歐洲最後一個獨裁國家。

綜合考慮這些因素,你也許會得出一個結論:在那兒度過一段時間,沒凖兒也很有挑戰性。再說了,冷戰初期的感覺時有時無、若有若無,也如同陣陣寒風—白俄羅斯離冷戰的前線並不遠。

不過,至少對外人來說,結果可能讓你很吃驚,現狀還真不是這樣。但是在很多情況下,對白俄羅斯本國公民可能並非如此。

首都明斯克二戰期間遭納粹嚴重破壞,許多地方被夷為平地。明斯克因頑強抵抗,被當時的蘇聯統治者授予「英雄城」的光榮稱號。

經歷了過去25年的重建加剖光,現在的明斯克熠熠生輝。餐館人滿為患,不預定沒凖兒進不來;大教堂座無虛席,晚了只有站的份兒;歌劇院富豪雲集,左右一看都是名牌兒華服。

出了明斯克也一樣,至少可以看到有跡象表明,在有些方面,白俄羅斯講求實用主義,而不是對立和爭奪。

白俄羅斯和波蘭共享歐洲東北部的比亞沃維耶扎(Belovezhskaya)原始森林。這裏是歐洲800頭野牛和多種多樣野生動物的家園。

動物自由活動,隨心所欲地穿過白俄羅斯和波蘭邊界斷斷續續的柵欄。森林裏的居民幽默地將邊界柵欄稱為「鐵幕」。

Image caption 白俄羅斯曾是蘇聯加盟國。為紀念1917年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明斯克去年11月建成蘇聯主題購物中心。圖片上,這位扮作列寧的演員在購物中心外迎接顧客

大森林超越邊界限制,歸兩國共享。明斯克和華沙現在甚至也在考慮聯手管理方案,這樣做對動物來說更合理,對外交關係可能也不錯。

森林中安置著許多整齊劃一的告示牌,向遊客提供各種信息。所有這些告示牌都是歐盟提供的。歐盟明確宣告,這個項目的宗旨是為波蘭、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共同服務。

如果普京不喜歡基輔和西歐密切關係,最好還是不要到森林裏來找氣生。

現階段,人們好像也不太關心這一地區近代最為痛苦的那段遭遇:將近30年前發生的切爾諾貝利核災難。

改善河流、運河網,將黑海和波羅的海連在一起的計劃進展良好。這就意味著,從烏克蘭經過白俄羅斯前往波蘭的貨船流量將增加四倍。

唯一的實際障礙是,這條水上運輸線將直接穿過切爾諾貝利事故之後在核反應堆周圍劃定的隔離區。不過,隔離區的邊界漏洞百出,小船已經在使用流經切爾諾貝利的河流,這裏距離核電站只有500米。

增加運輸船的數量、通行承載量更大的船隻,也許就意味著要清理河牀。這樣做可能會「驚動」埋藏在河底的放射性碎屑。但是,和我們同行的當地記者說,這不值一提。對他們來說,核事故現在已經是老故事了。

同樣,他們也不認為,新建的水上通道會惹怒莫斯科。一名當記者這樣告訴我,「我懷疑俄國人真的會太擔心。烏克蘭向西歐出口糧食的總量可能增加四倍,但是,普京是不會為這點事兒失眠的。」

Image caption 去年10月,歐盟和美國放寬了對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的制裁

當然,白俄羅斯也絕對不是銀色白樺林環抱的魯裏坦尼亞(譯者注:小說中虛構的中歐國家,很浪漫)。那些敢於挑戰官方思維的人可能會受到強硬對待,記者也包括在內。

我這次來採訪報道拿到了官方許可,不少外國記者經常被拒絕。但是,至少有一部分人、至少在某些時候好像也還是能夠避開暴力政府的鐵腕。

返回英國之前,我用了一下午時間在白俄羅斯國立大學新聞學院參觀。正式議程結束之後,曾在電台作記者的陪同帶我們在新聞學院四處轉轉。我們參觀了獎品陳列室,架子上擺滿了各色銀杯、精美的銀牌、獎狀、錦旗。

陪同打開一個展櫃拿出一樣東西,看上去好像安在方盒子上的小孩兒洗澡時最愛的那種大玩具,整個東西散發著一股沉悶的光澤。

陪同說,「這是每年由學生發給講師的獎品,獲獎的一定是過去一年中講座最瘋狂、宣言最讓人難以置信的人。這是我們白俄羅斯的『金鴨子』獎。」

我問她,我是不是至少也能得個榮譽鴨子?但是,對方很禮貌地拒絕了我的請求。

也許,我「信口雌黃」的程度還不夠?我兩手空空,離開了新聞學院。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