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奧地利「村姑裝」的復興

Image caption 《音樂之聲》的群眾演員?

在奧地利和德國,傳統服飾曾經是右翼、極端保守派的「專利」。但是最近,皮短褲、村姑裙又逐漸成了潮男潮女的新時尚。BBC記者貝爾在維也納尋根問底……薩爾茨堡附近,山坡上正在舉行村莊派對。一位挺著大啤酒肚的農夫在興致勃勃地跳舞。

他穿著格子襯衣,刺繡吊帶,飽經風霜的皮短褲 lederhosen(奧地利民族服飾,吊帶皮短褲)。短褲非常短,農夫粗壯、毛茸茸的大腿幾乎一覽無餘。

不遠處,一群女郎說著悄悄話、咯咯地笑著。女郎們看上去更像是《音樂之聲》的群眾演員。因為,她們都穿著「村姑」樣的連衣裙 dirndl(奧地利女郎的傳統服飾):深色的緊身馬甲,白襯衣,領口開得很低,寬下擺的裙子,色彩鮮艷的圍裙。

一位村民告訴我,「在這裏,穿傳統服裝 Tracht(傳統服飾的總稱)很正常。也許不會天天穿,但是,這也是我們身份認同的一部分。」

傳統服飾的復興並不只是在鄉間。即使是在維也納這樣的大城市,也可以看到有人穿著有綠色小領子的傳統夾克、綴有牛角紐扣的「洛登」外套(Loden coat)、甚至「村姑裙」去上班。

在戰後的奧地利,傳統服飾經常被看作是政治表述的手段。

一名維也納人告訴我,「長期以來,Tracht 經常與保守主義、甚至極右世界觀聯繫在一起。」

「納粹時代,猶太人不准穿傳統服裝,後來,傳統服裝也經常被看作拒絕向世界開放的象徵。但是風氣在變。事實上,現在,傳統服裝很時髦。」

成了時尚,賣傳統服裝的零售店獲利豐厚。有銷售「村姑裝」的平價服裝店,大超市內能買到廉價食品和襪子,也能買到皮短褲。

最近在一次派對上,我遇到克萊門斯。克萊門斯30出頭,在一家電訊公司上班。他說,他喜歡將傳統與現代柔和在一起。

萊門斯告訴我說,「星期五,辦公室允許穿休閒裝,我們好多人都會選擇皮短褲。我喜歡上身穿T恤衫。很舒服。我認為,皮短褲現在沒有政治含義了。」

Image caption 你看這款皮短褲是否很潮?

但是,皮短褲、村姑裝並非人見人愛。另外一個朋友斬釘截鐵地告訴我,寧死也不會穿皮短褲,甚至洛登外套。他說,「極右政客才會穿這樣的衣服。我永遠都不會。」但是後來,他又稍稍地松了鬆口,說,「如果有人請我去參加婚禮,也許吧。」

傳統服裝的婚禮現在非常流行。在奧地利傳統服飾界大腕格西·托斯特曼(Gexi Tostman)的商店內,擺放著裝有新郎、新娘婚紗照的影集。新郎穿著華麗的馬甲、短褲,新娘穿著絲綢的村姑裙。

托斯特曼女士認為,對傳統服飾態度的改變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英國服裝設計師薇薇安·威斯特伍德(V Westwood)2001年訪問奧地利時說的一段話。

「威斯特伍德說,我搞不懂你們奧地利人。如果所有的女人都穿村姑裝,就不會再有醜女了。」

托斯特曼女士告訴我,這句話傳成了風。慢慢地,年輕人開始擁抱自己的文化遺產。

我問她,「所有的人都能穿村姑裙嗎?是不是只有奧地利人才能穿?」

她說,「你不可以穿布雷根茨森林地區的傳統服飾。根據風俗,只有當地人才能穿。除此以外沒有問題,任何人都能穿。這也是表示對奧地利尊重的一個方式。」

我必須承認,在奧地利住了10多年,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穿村姑裙。但是現在我決定,這也將成為過去。我問,能不能是試一套裙子?

一位面帶微笑的女售貨員帶我走到更衣室,遞給我一套村姑裙。這套裙裝有一件藍底白點的緊身馬甲,一條黑色的裙子,和一條粉白相間的圍裙。

我問,「必須要戴圍裙嗎?」售貨員堅定地回答,「是的,必須一直戴著圍裙。」

Image caption BBC記者貝爾:來唱一曲《雪絨花》?

我穿上小小的白襯衣,一動不動地站著,售貨員給我系好緊身馬甲的紐扣,戴上圍裙,腰間打了一個大蝴蝶結,然後她說,「好了。」

我照了照鏡子,開始明白為什麼威斯特伍德也是村姑裙的粉絲了。

蓬鬆的泡泡袖,緊身的小馬甲,寬下擺的長裙,造成凸凹有致的沙漏效應,襯托女性的身材。顏色的反差和布料的圖案也非常漂亮。

但是最後,我還是沒有買走這套裙裝。對於我這樣一個美英混血人,村姑裙感覺稍微有點太奧地利。

我也知道,穿上村姑裙,肯定無法阻擋另外一個永恆的慾望:沒完沒了地哼唱《雪絨花》!

(責編:友義)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