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世界最棒麵包師在……韓國!

泡菜有名,法式麵包也比法國人做得好?韓國人口味不停地變。人從吃米改吃麵,狗從盤中餐改座上客。烹調從為加油改成為休閒。

現在真成官方認可的了。全世界最棒的法式長棍麵包是韓國人做的。在不久前舉行的2016路易樂斯福烘焙大賽—也就是烤麵包世界杯—當中,韓國師傅一舉奪冠。顯然是給法國人來了一粒堵心丸。

這一點毫無疑問。歸根結底,組辦者將這次比賽稱為世界規格最高的烘焙大賽,再說,比賽還是在巴黎舉行的,巴黎可是世界法式長棍麵包之都!

總統奧朗德親臨現場「督陣」,不幸目睹法國這個從前的烘焙大國吃了一大盤「虛心派」(humble pie,比喻要低聲下氣、拉下面子)。

Image caption 參加麵包世界杯的韓國隊的部分作品

這個「派」法國人肯定難以下咽。就在兩年前,韓國的一個咖啡連鎖店才在巴黎開張。這家韓國公司大搞法國範兒,標記是法國地標埃菲爾鐵塔,工作人員穿著法國經典的藍白條上裝。

韓國在50年間從農業國發展成富裕的工業國,這個轉型比法國速度快得多的多。現在,韓國又提檔加速,要把錘打金屬的日子快快拋在身後。

比如,「巴黎法式長棍麵包」做的並不僅僅是烤麵包。當然了,烤麵包一定很重要。他們更多的追求也是打造品牌、風格,滿足年輕人市場的需求。這些年輕人更加崇尚世界性、時尚性的品味,他們喜歡歐洲文化的標誌,比如,法式長棍麵包。

伴隨著收入的增加,韓國人的口味也在變。有數字為證:人均小麥消費量連年增長,大米連年下降。

飲食結構從大米向小麥的轉化始於40多年前。當時韓國開始從美國進口小麥,彌補國內食品短缺的空檔。美國當時積極參與韓國事務,雙方關係緊密。用美國農場的產品填飽韓國人的肚子,美國也是一舉兩得。

韓國的兩性關係也在變。現在男人做飯更多了,至少在做飯是當眾顯派、展示手藝的時候。在巴黎得了獎杯的三個韓國麵包師都是男的。韓國電視台連篇累牘地播放烹飪節目,明星廚師無一例外也都是男的。

Image caption 獲得冠軍的韓國隊選手。亞軍是台灣,法國屈居第三

吃,已經從單純的加油變成開心、休閒的方式之一。在首都首爾,周六早晨,人們可以參加烹飪比賽。我去過一家學校裏的烹飪比賽,廚房裏也都是男的。

參賽選手之一是樸先生。他告訴我說,要是母親看見他下廚房,肯定很吃驚、痛心。母親曾經禁止他做飯。樸先生說,「小的時候,男孩子甚至都不允許走近廚房。」現在他已經年過六旬,四年前退休。

樸先生的經歷很有韓國特色。他曾經隻身到蒙古工作四年。和許多不帶家眷的打工族一樣,必須學會做飯。現在退休了,樸先生是做菜取樂。

我去觀看的那一次烹飪比賽期間,參賽者選擇展露手藝的許多飯菜都是西餐。韓國人也更喜歡世界各國其他菜系,匹薩餅、牛排,還有法式麵包都佔據顯著地位。

一天,我早上去喝咖啡買麵包。我的選擇是兩個地方。一個是自稱為「工藝麵包坊」的店,法式牛角麵包很棒,可能讓法國人都無地自容。這家店是幾十年前由一名瑞士麵包師開辦的。不過,他教會了當地人如何烤核桃葡萄幹麵包、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法國美味點心。

最後,我還是決定去馬路對面的一家咖啡館兒。咖啡館兒的牌子上有一條狗,說明店家歡迎狗狗。正如在西方國家一些時尚地區一樣,寵物狗狗也成了年輕人、有錢人的裝飾。

韓國追崇西方時尚,意味著其他一些傳統日漸弱勢。

那天,我碰上一位韓國姑娘。她非常高興,離家不遠一家狗狗餐館改建成出售特色咖啡的小吃店了。她說的那個狗狗餐館是對狗很不友好的那種:狗不是座上客,是盤中餐。

富足改變著韓國人的口味,這些傳統的狗肉餐館也在轉型。我心想,還真是,狗肉餐館確實會和西方流行的思維方式撞車。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