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V4要單打 歐盟心散了

最近召開的歐盟峰會上,誰也不敢再小瞧中歐陣營—捷克、匈牙利、波蘭和斯洛伐克組成的維謝格拉德(V4)集團。如何應對難民危機,歐洲各國間存在嚴重分歧。此次V4國家強悍發聲,甚至下了單方行動的最後通牒,凸顯歐盟裂痕加深。

我的歐洲地圖上,總共有七個維謝格拉德(Visegrad)。不值得驚訝,因為在斯拉夫語中,它的意思是「高大的城堡」。不過匈牙利只有一個維謝格拉德。

多瑙河在這裏拐了個90度的大彎兒。聖坦德(Szentendre)島尖尖的一端直伸到河中。水淺時,這裏不過是空空蕩蕩的鵝卵石;水深時,岸邊的垂柳下,一根根浮木在湍急的河流中打旋。抬頭望去,高聳的維謝格拉德城堡猶如站在舷邊的船長,薄霧中,時隱時現。

這真像是一個立大志、造宏圖的好地方。1335年,匈牙利國王查爾斯·羅伯特、波希米亞國王盧森堡的約翰、波蘭國王卡斯米爾三世、還有其他一批巴伐利亞、薩克遜、摩拉維亞的要人聚集在這裏開會,商討建立貿易同盟,抗衡匈牙利的哈布斯堡王朝。

那時候開峰會不著急趕時間。就說1335年這一次吧,輕鬆悠閒地持續了三到四個星期。其間喝掉180桶葡萄酒、吃掉2500個大麵包。

1991年2月共產主義倒台之後,我曾到這裏來報道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蘭協商組建「維謝格拉德集團」。當時的構思是,集團內的國家將共同協商互相幫助、爭取加入歐盟。

Image caption 1991年2月在維謝格拉德舉行的新聞發佈會

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我向領導人提了個其實很無傷大雅的問題。波蘭「團結工會」創始人瓦文薩兇巴巴地回答說,「你這麼聰明,怎麼不來波蘭當總統?」後來哈維爾(Vaclav Havel,捷克)打圓場回答我的問題,但我還是覺得自尊心很受傷。

不過後來,維謝格拉德集團並沒有發揮太大的作用,成員國都忙於成為第一個進入歐盟。最後,他們還是一起在2004年5月1日成為歐盟成員。

不久前的一天,維謝格拉德集團在匈牙利開派對慶祝25歲生日。至少現在,維謝格拉德集團的四個國家(簡稱V4)—匈牙利、波蘭、捷克和斯洛伐克—有了一個共同目標。奇怪的是,這個目標是負能量的:將移民擋在歐洲門外。

空氣中充滿了火藥味兒。V4國家說,「默克爾勸說土耳其和希臘減少移民湧入歐洲的計劃永遠也不會成功。每年挑選30萬難民飛往歐洲、避免他們從海上偷渡遇險,只會稀釋歐洲的基督教認同。」

V4還發了最後通牒:如果3月中旬默克爾的計劃未能奏效,他們將與馬其頓、保加利亞聯手,單方面加強歐洲防衛,用匈牙利的警察、士兵去守衛像以色列在西岸的防護牆那樣堅固的屏障。

V4國家的希望是,屏障之後,歐洲、特別是申根簽約國家的生活將恢復正常:沒有邊界的自由區域,人們可以像從前一樣隨意出入、和和氣氣地做買賣。

相反,不少歐洲國家指責維謝格拉德集團破壞以德國牽頭、為解決難民危機達成一致的努力,也就是,根據可接受的水平、有效管理真正的難民進入歐洲,責任公平分配。

這樣的爭議、再加上(英國首相)卡梅倫要求改革,已經導致許多人質疑,由28個形形色色的國家組成的歐盟,還能生存下去嗎。

Image caption 今年2月上旬歐盟峰會上,記者蜂擁採訪波蘭高官

更諷刺的是,現在V4總算發聲了,但是他們的行動可能會起到相反的作用—歐洲分裂為由幾個國家分別組成的小集團,各走各的路。

「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教授德瓦埃爾(Jean Michel de Waele)在Euractiv網站撰文說,「歐洲模式已經死了。我們未來的模式應該是以六、七個能夠結成真正政治聯盟的核心國為基礎。」不過,他說歐盟的心應該是「團結」,中歐國家並不這麼看。反過來,德瓦埃爾這樣說,「他們內心深處充滿了對外國人的仇視。」

去年8月,在匈牙利豎起第一道屏障欄之前,我在南部小鎮阿紹特陶洛姆的路邊遇到過一群來自剛果民主共和國移民。我和其中幾個還有聯繫。 埃里克現在在巴黎,等候隨時被遣送回匈牙利。

亞里斯多德也在法國。和懷孕的妻子在布魯塞爾流落街頭幾個月後,現在他們在法國一個由反移民的「民族陣線」控制的小鎮生活。上個月,亞里斯多德的妻子生下女兒,起名為塔斯利瑪。這個名字源於阿拉伯語中的「薩拉姆」,意思是「和平」。

我問他,你們一家三口現在怎麼樣?他回答,「我們抓著一線希望,不敢鬆手。」

聽上去,正像是維謝格拉德懸崖峭壁上那些緊緊抓著岩峰的小鳥。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