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紅色懷舊」催生大好商機

Image caption 貝格斯是羅馬尼亞共產主義時代唯一品牌的自行車

羅馬尼亞共產主義垮台20多年了,紅色懷舊也許並不是人們留戀當時的政府和社會、而是生活方式?亦或只是重尋兒時記憶?

美國進口的高檔自行車被人偷了。安德雷·波特斯庫(Andrei Botescu)心生一念:倒行一段,重返共產主義時代。

那是2012年。考慮買新自行車,為了避免再次被偷,波特斯庫決定買輛不起眼的貝格斯(Pegas)。齊奧塞斯庫當政期間,國營企業出產的貝格斯牌自行車在羅馬尼亞相當普遍,可以說無處不在。

波特斯庫是老布加勒斯特人。他先給在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的那家老工廠打電話,對方告訴他,1990年代起就不生產自行車了,現在專做武器和其他軍工產品。

當時完全可以買輛二手的貝格斯,但是,這卻成了波特斯庫的「燈泡一刻」:他靈感頓生,看到了商機。

Image caption 波特斯庫讓貝格斯自行車起死回生

35歲的波特斯庫回憶起小時候非常喜愛貝格斯自行車。他猜想,一定年齡的羅馬尼亞人中有同樣懷舊感的肯定成千上萬。所以他想,能不能重新推出這個品牌呢?

波特斯庫說,「對於許多羅馬尼亞人來說,貝格斯自行車是童年的象徵。共產主義時期(1989年齊奧塞斯庫被推翻,羅馬尼亞共產主義時代宣告結束),商店裏賣的自行車只有貝格斯牌。那時候每個孩子都騎著貝格斯、或者盼著騎上貝格斯。」

他做了一番研究,發現「貝格斯」這個名字其實並沒有主人,所以他立刻註冊了「貝格斯」商標。然後動用存款、從家人、朋友、銀行借錢,湊了70000歐元,波特斯庫放棄醫學研究的白領工作,下海創建「貝格斯工作室」。

波特斯庫既沒做過自行車、也沒經過商,他找來一位專業自行車設計師,工作室上馬了。

2013年,波特斯庫總計售出500輛自行車,2014年銷量翻番,2015年達到3000輛。波特斯庫擅長營銷,充分利用臉書、Youtube等新媒介為公司揚名。

地方自豪

Image caption 1989年齊奧塞斯庫被推翻,之後被判處死刑、槍決

1990年代共產主義在羅馬尼亞倒台後,伴隨著國營企業倒閉、私有化,一大批像貝格斯一樣的品牌逐漸消失。

快進20年,其他羅馬尼亞企業家、商家也都認識到,「紅色懷舊」也是能賺大錢好機會。

2013年,貝內斯庫(Laurentiu Banescu)辭職下海開辦小型釀酒作坊。他的靈感也來自共產主義時代的一些啤酒品牌。

36歲的貝內斯庫說,「我希望打造現代的羅馬尼亞品牌,但是我也懷念共產主義時期。那時,羅馬尼亞每個縣都有自己的啤酒。那些啤酒代表著地方的驕傲。」

共產主義時代的啤酒早就沒人生產了,作坊也關門了。但是,貝內斯庫說,他希望恢復當時小規模生產、使用天然原材料、手工製作的理念。

貝內斯庫和合作伙伴在距離布加勒斯特以北100多公里的默內丘(Maneciu)買了一家老工廠,給自己的啤酒取名為「Zaganu」,這是當地特有、已經滅絕的一種鷹。貝內斯庫說,這個名字反映了「小型啤酒作坊消亡和鷹之滅絕」的共性。

Image caption Zaganu牌啤酒的創意靈感也來自共產主義時代
Image caption 貝內斯庫(左)和他的合作伙伴

貝內斯庫曾經在大公司、包括為全球性啤酒生產商作營銷,他非常懂得產品標記的重要性。最後他們選定了鷹的圖案、共產主義時代風格的字體。

啤酒坊還沒有開始盈利,但是貝內斯庫現在已經有17名雇員,對未來充滿信心。

「感情聯繫」

不過,從共產主義時代尋找靈感的並不僅僅包括新創企業。

Rom是羅馬尼亞巧克力品牌,1960年代共產黨當政期間推出,現在是羅馬尼亞「Kex糖果」旗下品牌。雖然還是很受中老年人喜愛,但是在2005年時,公司已經擔心,年輕人、孩子更喜歡全球性糖果巨頭的巧克力。

所以,他們請國際廣告公司「麥凱恩-埃里克森」在布加勒斯特的分部來幫助造勢促銷。

布加勒斯特分部執行創意總監杜伯雷(Catalin Dobre)說,「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深受父母輩喜歡的品牌,我們需要做的是讓年輕人—新一代的消費者—也接受。不過,年輕人和Rom巧克力之間沒有感情關係。」

麥凱恩-埃里克森的宣傳攻勢很成功,廣告主題反映的是Rom的共產主義昔日,其中有一幅宣傳畫描繪齊奧塞斯庫衝著一名少女大喊大叫。

杜伯雷說,年輕人沒有經歷過羅馬尼亞共產主義時代的悲劇和慘痛,在他們眼裏,那個時代的品牌「很復古、很酷」。

Image caption Rom巧克力是羅馬尼亞經典老品牌

羅馬尼亞商務記者古蘭(Moise Guran)認為,上年紀的人願意買共產主義時代、或者創意靈感源自共產主義時代的產品,這並不是因為他們懷念那樣的政府和那樣的社會,而是因為這讓他們回憶起自己的童年。

杜伯雷的同事比斯特雷恩(Carmen Bistrain)說,回憶起共產主義時代,人們想起的是當時的食品、飲料一般都要更好。

她說,「在他們看來,共產主義時代生產的所有的東西都是天然的,但是1990年代卻和加工食品連在一起。」

「那以前,我們吃的東西更健康。懷舊,其實是懷念某種生活方式—那時東西是自己在農村種的,而不是懷念共產主義。」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