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墨西哥的「腐敗文化」迷宮

對於許多墨西哥人來說,腐敗已成為人們日常生活中一部分,既不受歡迎,又不可避免。BBC記者凱蒂·沃森發現,人們在毫無意識情況下,很容易被捲入賄賂和回扣的世界。

前不久,我和男朋友開車去墨西哥城南部旅遊,他負責駕車,我負責看地圖找路。開了一段路之後,我們的衛星導航把我們引向公交專用車道,讓我感到很驚訝。

我們在墨西哥城已經住了很長時間,已經通曉最重要的交通規則——不管發生什麼,千萬不能把車開進公交車專用道!因此,我們沒有這樣做。相反,我們只是很快擦邊開了過去。但是必須承認,我們顯得有點小心翼翼,但並不茫然,我們覺得已經萬事大吉。

但是我們高興得太早。幾秒鐘之後,一輛警車就跟上來了。

「你知道你們犯了什麼錯誤了嗎?你們開進公交專用道,」把車開到我們旁邊的女警說。 「你好!」我回答。 「實在抱歉,但是我們並沒有進入公交車專用道,我們只是擦邊而過。」

我們覺得女警的反應大概會微笑一下,然後說一句,「好了,下回別再犯規了。繼續開車上路吧。」但是她的反應讓我們大感意外。「這樣的違規要罰款2800比索(160美元)。請把汽車停在下一個街角。」

我們只能照辦。把車停下來後,女警給了我們兩個選擇——要麼我們的車將被扣下,然後到扣車地點繳納罰款取車,要麼現在就交罰款,繼續我們的旅行。看來,第二個選擇比較合乎邏輯,不是嗎?

但是我們意識到身上沒有攜帶足夠的現金。於是警方主動提出開車送我們去找一個自動取款機。此時此刻,我開始感覺有點不對頭。警察帶著我們去取款機提現金?我敢肯定,在英國這種事決不會發生。但是這是我第一次觸犯法規,警察處理得如此專業,你就壓根沒覺得這是賄賂。

我的男朋友把錢取出來,交給對方,索要收據。 「我們機器壞了,」他們回答。 「我們是不是在行賄?」我們心裏感到很不安。

「先生,您的駕照很乾淨,」女警掃了一下電腦屏幕,爽朗地對我男朋友說。我們覺得這太有諷刺了:「駕照很乾淨,警察太骯髒。」

我們確實去警察局舉報了,但是警方什麼也沒有做,我們對這種表現也並不感到意外。

整個經歷讓我感到非常憤怒,又讓我感到很無奈。這件事使我想到許多感到更無奈的墨西哥人,他們的處境更惡劣。在這個國家裏,98%的謀殺案沒有破案。犯罪者得不到懲罰的文化實在太可怕了。

墨西哥是世界第十五大經濟體,腐敗是對國家運作的主要威脅。根據統計,腐敗消耗了墨西哥國內生產總值的十分之一。你覺得這個統計數字夠嚴重了?我還可以舉出更嚴重的問題。

「我們根本不把法治放在眼裏,」瑪麗亞·安帕羅·卡薩爾(Maria Amparo Casar)說。她現在反腐敗機構工作。 「貪污腐敗盛行,不僅在公共部門,在私營部門也是如此,在我們普通公民身上也存在。」

一批知識分子,學者和其他人士開展了一個叫「三公開」活動,希望能解決腐敗問題。他們想針對腐敗修改法律,對政治領導人建立高官問責制。要求他們實行三公開三:他們的資產,他們的商業利益和他們的繳稅紀錄。這項活動很成功,已經收集了30萬簽名,這意味著國會參議院現在必須討論他們的改革建議。

Image caption 2013年,墨西哥當局在塔瓦斯科州調查腐敗時,在一處家庭住所內發現一些紙箱,藏有800萬美元現金

有些人形容腐敗已經是墨西哥文化的一部分。美國總統參選人特朗普表態說墨西哥人很腐敗。就連墨西哥總統佩尼亞也指出,腐敗已經成為文化的一部分。但是參與「三公開」運動的卡德納斯不同意這樣的觀點。

「我不認為這是一個文化現象。數以百萬計的墨西哥人越過邊境跑到美國那邊,他們沒有腐敗,因為美國的機構,美國的執法部門不給任何人提供腐敗的機會,」他告訴我。

我與墨西哥競爭研究所負責人胡安·帕蒂納斯見了一面。當我們談起墨西哥的腐敗問題時,我把這一現象與英國議會報銷醜聞進行了比較。帕蒂納斯說, 「我也一直跟蹤這個報道,我們墨西哥人認為英國這個醜聞太有趣了。我的意思是說,一個英國政客要公家報銷家裏訂閱衛星電視節目,別開玩笑了,墨西哥政客會要求公家報銷整個房子。」他邊說邊笑。

但隨後帕蒂納斯變得認真起來。 「墨西哥現在面臨非常嚴重的問題——有組織犯罪,暴力,貧困,經濟疲軟。這些都直接關係到國家無力懲罰被有組織犯罪腐蝕的警察和政客。如果我們不解決腐敗問題,我們就無法解決墨西哥的所有其他問題。」

(編譯:海倫 責編:友義)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