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提心吊膽看中國經濟走鋼絲

china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Reuters)

全球經濟是否再次烏雲壓頂?風暴來自東方?中國經濟預期增幅是否「與虎謀皮」?艱難轉型將對世界帶來怎樣衝擊?

全球經濟是否再次烏雲壓頂?風暴來自東方?更凖確地說,是否來自中國?

上星期在華盛頓召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春季會議上,與會者顯然心神不安,給會議蒙上陰影。

中國的最新統計數字顯示,今年第一季度經濟增幅為6.7%。放緩仍在繼續。但是,數字並不能給我們提供確切答案:中國將怎樣影響其他國家呢?

Image caption 投資在GDP中所佔比例已經下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面臨的大問題是:中國將怎樣管控已經開始的經濟轉型?也就是,如何讓經濟增長從依賴工業產出、出口、投資劇增轉向依賴國內消費、服務業的發展。

中國經濟還面臨另外一個轉變:過去三十年來每年平均10%的增長率逐漸放緩。外界幾乎一致認為,那樣的幅度今後無法持續。

但是,如果結果是中國真實現了當局為今後五年制定的6.5%的底線,用國際標凖來衡量,這依然是相當可觀的。

Image caption 中國希望實現以消費驅動經濟(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投資

還需要注意的是國家和商界投資扮演的非同尋常的角色。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搜集的數字,去年,中國投資佔GDP的43%。很少幾個國家能夠、或者希望做到這樣的水平。

這其實是個問題。因為,如此高的投資率注定要涉及許多不太可行的具體項目,特別是在經濟已經放緩的情況下。轉過來,這就意味著投資者會蒙受損失。

中國投資在GDP中所佔份額已經開始下跌—原來還要更高,今後還會進一步下跌。這個過程、以及更廣義的放緩已經給其他國家留下印記,今後也仍將持續。

上星期春季會議之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的一系列報告—包括經濟展望、全球金融穩定報告等,都談到了中國經濟放緩的衝擊波。

IMF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說,西方金融危機之後世界經濟表現連年令人失望,未能匯聚足夠的動力實現強有力的復蘇,中國也是其中一部分。

風險

中國經濟的浩大轉型仍然是其他國家的潛在風險,並且已經帶來一些不良後果。

IMF的全球金融穩定報告也明確指出中國是一個風險。中國經濟的放緩已經影響中國許多企業的金融健康,加重了銀行面臨的壞債問題。

IMF認為,目前局面仍然是可以控制的,但如果進一步惡化,可能影響其他國家,特別是新興經濟體系。

中國造成的最為直接的危險是對大宗商品生產商的衝擊。過去投資劇增意味著中國對金屬、能源的需求劇增。目前,這些產品的價格已經大幅度下降。原油價格的暴跌,並不僅僅是因為中國需求變化造成的,產出過量也是問題,但中國經濟的放緩肯定是一個因素。

這些大宗商品價格的跌落對出口國的金融穩定構成新危險,也已經打擊了這些國家政府的財政狀況。

Image caption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中國經濟放緩衝擊波提出預警(圖片來源:epa)

與虎謀皮?

那麼未來幾年,我們可以期待中國實現怎樣的增長幅度呢?

官方數字是最低6.5%。這導致位於倫敦的諮詢公司「資本經濟」(Capital Economics)在最近發給客戶的函件中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中國這是在與虎謀皮?」

「資本經濟」說,一個國家實現這樣的績效極端罕見,結論是,「如果中國追求的是任何其他同等經濟體系都未能實現的目標,我們就有很好的原因懷疑它是否能做到。」

從實際情況來看,中國的官方數字也被普遍認為不「靠譜」。許多獨立經濟學家會告訴你,真實增長數字要低很多。

這並不一定意味著中國會把世界拖入一場新衰退,但這也確實凸顯出外界對中國經濟表現的擔憂。

Image caption 外界相當關注中國對國外產出的需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對中國經濟可能給世界帶來影響的觀察大多聚焦於中國對國外製造產品的需求。但是此外,圍繞中國金融如何接軌全球也存在一個重要問題。

《金融時報》的沃爾夫(Martin Wolf)說,「世界可能會根本無法應對中國的(金融危機)。」

經濟轉型走鋼絲,中國能把平衡把握多好,對世界其他各國都相當重要。

(編譯: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