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朝鮮緊閉的國門「開了一條縫」?

Image caption 12年後記者重返朝鮮

三名諾貝爾獎得主訪問平壤,和大學生交流互動。組辦者稱,要聆聽朝鮮年輕一代的意見,或許能建立對話方式,促進理解。過去已經有許多人試圖和朝鮮對話。

中國、俄國、美國、韓國、日本都試好幾十年了。現在,就連朝鮮曾經最緊密的盟友中國都有些煩了。科學家能起到什麼作用?小金試完了核彈試導彈,平壤真有心和外界聯繫?

坐在飛機上。舷窗外,穿雲透霧,可以看到中國東北地區的群山漸漸遠去。

身後幾排,坐著三位諾貝爾獎得主。他們正在和列支敦士登的阿爾弗萊德王子閒聊。

前方目的地:朝鮮。

在我曾經受命承擔的報道任務中,這肯定算得上更為奇特的一起。

記者們肯定會想法設法,試圖以任何方式進入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親自看上一眼。所以,我這次真是有幸,揪著這個特殊代表團中特殊成員的西裝尾巴,去成了朝鮮!

代表團成員都有誰呢?一名以色列人,一名英國人,一名挪威人,還有一位身材高大的歐洲王子!

他們受邀前往平壤,與金日成大學的學生們會面,就醫學發展、經濟政策和化學生物等話題與朝鮮年輕一代交流互動。

牽線搭橋

這次活動是由總部設在維也納的「國際和平基金會」(IPF)組織的。

Image caption 阿爾弗萊德王子(左三)和諾獎得主代表團在平壤

此次訪問朝鮮的三位知名科學家分別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挪威人芬恩·基德蘭德教授(Prof Finn Kydland),他目前在美國聖巴巴拉(Santa Barbara)的加利福尼亞大學工作;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英國人理查德·羅伯特博士(Dr Sir Richard Roberts),他在位於英國東部伊普斯維奇(Ipswich)的新英格蘭生化實驗室工作;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以色列人阿龍·切哈諾沃教授(Prof Aaron Ciechanover),他在海法的以色列理工學院任教。

代表團其他成員還包括:列支敦士登的阿爾佛萊德王子,他是國際和平基金會諮詢委員會主席;

另外一人是國際和平基金會主席、創始人尤韋·莫拉韋茨(Uwe Morawetz)。他在過去兩年間曾經六次訪問朝鮮。

我個人真希望能不管通過什麼機會「脫稿」看看朝鮮。這可能有點兒太樂觀。

上一次我去朝鮮還是在12年前,整個行程每一個步驟都被精密編排、每一個細節都被嚴密控制。

不管去哪兒,我們的跟班兒二人組—一個金先生一個金太太—都形影不離地跟在身後。我們被安排住在河中心小島上一座玻璃塔樓中。

Image caption 朝鮮仍然是最貧窮、隔絕的國家之一

有一天一大早,我想悄悄溜出去看一眼平壤的市井生活。那是冬天,河上結著冰。我混到橋邊,突然,一旁的樹叢中跳出一名士兵,下令我立刻掉頭回去。

自從那次以後,朝鮮有些事確實已經變了,但其他許多還是一成未變。

親愛的偉大領袖金正日死了,取代他的是他肥胖臃腫、詭異難測的金正恩。朝鮮馬上就要召開勞動黨第七次代表大會了。此次大會將成為朝鮮執政黨勞動黨36年來的第一次黨代會,也是朝鮮30多年來最大的一次政治大會。

預計大會上,金正恩將和他的爺爺、爸爸一樣被捧為最高領袖。

小金現在有了幾個核彈和導彈,不過他還沒有把核彈放在導彈上,至少目前還沒有。

不能上網

回顧2003年,除了政壇黨內、軍界的高層官員,其他朝鮮人不准有手機。我只能把自己的留在中國,否則有被沒收的危險。現在我得知,許多朝鮮人都有手機了,所以這一次我也就義無反顧地帶著我的。

Image caption 近來金正恩數次試驗導彈

但是,朝鮮沒有互聯網。朝鮮依然是全世界最貧窮落後、與世隔絕的國家之一,只有一個官方電視頻道、一家官方廣播電台。

我陪著去朝鮮的這個諾貝爾獎得主代表團希望能夠打破一點點那個與世隔絕,和朝鮮的大學生對話一下,互動一下。

這個目的非常高大上。就像丘吉爾曾經說過的那句名言,「談談總比打打好」。

但是過去已經有許多人試圖和朝鮮對話。中國、俄國、美國、韓國、日本都試過好幾十年了。現在,就連朝鮮曾經最緊密的盟友中國都有些煩了。

上個月,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表示,作為對朝鮮最近一次核試驗的回報,要加強對朝鮮的經濟制裁。

如果平壤真的是想向外部世界伸出手,它表示意願的方式也是真的是很奇怪。

(編譯: 蘇平 責編:凱露)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