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平壤經歷「迷你騰飛」?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外國觀察人士說,平壤出現「迷你騰飛」,到處可見市場和小商店。

朝鮮黨代會,很難摸清金正日到底打什麼算盤。不過,平壤經濟確實出現變化跡象,但是享受變化帶來的好處?上層人首當其衝。

朝鮮勞動黨召開代表大會,這樣的事兒非常罕見。你可能會想了,上星期這次大會,一定是個信號:朝鮮就要出什麼大事了吧。

不過當然了,信號的指向可能恰好相反。朝鮮是全世界最後一個專制國家之一,政治非常不透明、相當令人費解,根本辦法搞懂是怎麼回事。

上一次勞動黨召開代表大會還是在1980年金日成執政期間。但是他的兒子金正日從來沒開過黨代會,也許他信奉的「軍事至上」的教條讓他覺得,連淺顯地顯示一下民權也毫無必要。

也許因為他的地位至高無上,他根本沒必要。現在他的兒子金正恩召集黨代會,也許他希望表明的是,軍事不再是「第一位」的了。

也許因為,他的最高職位仍然不是百分百安全,需要通過這樣的歷史盛況在國內起到宣傳推動作用。

也許。也許。

Image caption 對於上層社會的人來說,現在的商品選擇比從前多多了

也許他希望最大程度地爭取和利用各界強大精英的合作,做出艱難的政策改革,將朝鮮一點點推向新的改革方向。

也許,他希望提拔新鮮血液、新盟友加入體制內。

也許全部、也許部分,也許全都不是。我們就是不知道。不過我們知道的是,在他掌權的過去四年中,朝鮮確實在變。

我不是指的研發核武器。這個遊戲金正恩在接了爸爸的班之後繼續玩兒,不僅沒放棄,而且加大了籌碼。

我也不是指的朝鮮的人權紀錄。現在即使初試脫北,也有可能被判三到五年勞改。

我指的是在經濟領域--如果、如果真要改革,這是唯一的一個領域—有一點跡象,也就是個暗示性的,真有一點變革的意思。

Image caption 在平壤以外的這家農場,農民按產量計酬

和我2009年上次去時相比,平壤有一種不同的感覺。

外國觀察人士現在說,平壤正在經歷的好像是個「迷你騰飛」,有了市場、小商店,現在平壤幾乎每個街頭都能看到。

從前,商業是完全被禁止的,或者說至少也是被迫秘密運作。僵化的社會主義體制憎恨一切形式的買與賣。

現在,朝鮮依然存在憑票供應。政府派來監視和控制外國媒體的官方陪同告訴我說,目前的規定是每天650克玉米、大米和肉,這比近來一些外國報紙報道的供應量稍高一些。

但是,不管具體供應量是多少吧,現在在商店裏可以看到成群結隊的朝鮮人買東西滿足日常需要。

Image caption 即使變化很小、影響的人很少,也值得注意

也有人提到過工業領域的改革,在國有體制內引入一些私營成分。農業領域也一樣。

我們被帶去參觀一個農場,就在平壤外不遠。我們被告知,農民根據他們的產量多少獲得報酬,這可是非常資本主義的一個概念。

所有這一切,都可以追溯到金正日時代,但是在金正恩時代,這些變革得到了鞏固,看起來好像也在扎根,不管多慢、多麼謹慎吧。

當然了,這些變化帶來的好處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感受、享受到。

農村地區仍然存在嚴重的貧窮、營養不良。要想結束長期的食品短缺,單靠小規模、試驗性的農業改革是不夠的。

不過在社會高層,看起來人們現在的選擇真是超過了從前任何時候。

在我們被帶去參觀的一家朝鮮百貨商店內,我們看到當地人把美元、人民幣換成朝鮮圓購買進口商品,品種繁多令人難以相信。

一瓶進口的日本啤酒售價35000圓,用商店的兌換率來算大約合4.5美元。

但是我們去過的那家平壤外的農場,月平均工資大約在10萬朝鮮圓。一罐沙丁魚售價大約5200圓,農民月工資還買不起20罐。

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在我文章開篇列出的各種選擇中,黨代會將成為一個機會:相對來說就任仍然不久的新領導人鞏固權力的機會。如果朝鮮真的搞第五次核試驗,完全也是為了同樣的目的。

但是,在一個不屈不撓的極權主義國家,就連隻影響一小批人的那些小小的變化也是值得注意的。

所以,人們才緊盯著朝鮮勞動黨代表大會,尋找可能發生更多變化的信號。

(編譯: 蘇平 責編:林杉)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