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下班失聯 享受清閒

法國新勞工法將賦予打工仔下班後「離線權」,免受老闆追殺、公事滋擾。行得通嗎?面對全球競爭,這是否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政府是否應該插手控制工作電郵,拯救工作纏身的打工仔免遭「數字崩潰」?法國的回答好像是:應該!

總統奧朗德領導的社會黨即將投票通過一項法律,第一次賦予員工「離線權」(right to disconnect)。

雇員人數在50人以上的公司有義務起草良好行為章程,規定雇員不需要發、回電子郵件的時段—通常是晚上和周末。

這項提議剛剛問世時曾遭外國媒體頻頻搞笑,漫畫上,目光如鷹的檢查人員盯著那些廢寢忘食的人。

但是法國政府表示,永遠在線是個普世問題,而且越來越嚴重,有必要干預。

Image caption 巴黎共和國廣場上,示威者抗議新勞工法

社會黨議員哈蒙(Benoit Hamon)告訴我,「所有的研究都表明,現在與工作有關的壓力比從前多了很多,而且這個壓力無時不在。」

「人是離開辦公室了,但並沒有離開工作。他們仍然被一根什麼電子繩索牽著,就像狗一樣。短信、消息、電子郵件入侵佔領個人生活,直到讓人崩潰的地步。」

「離線權」是勞工法的一部分,勞工部長高姆麗(Maryam El Khomri)提出的勞工法改革草案在法國激起持續數星期的抗議,其中的「離線權」幾乎是得到共識的唯一條款。

不管是在法國還是其他地方,大多數人都同意,工作包圍家庭是數字革命令人擔憂的副產品。

位於巴黎的艾麗婭(Elia)管理諮詢公司的高管林勒(Linh Le,音譯)說,「在家裏,工作場所可能是廚房、浴室、甚至臥室。我們在工作電郵、個人WhatsApp、Facebook圖片、工作短信之間不停切換,所有的事都用同一個工具完成。」

她說,「你既在家、又不在家。這對伴侶關係構成切實威脅。」

林勒還說,她提供諮詢的一些公司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這可能給員工造成的危險。最極端的威脅也就是所謂的「職業倦怠」(burnout)。她對「職業倦怠」的解釋是,完全無法放鬆造成的身體、心理、感情上的壓迫感。

但是,除了讓員工免於受折磨,公司也需要他們保持創造力。林勒說,不能定期放鬆,這可能性也更小。

她讚揚一家美國保險公司,該公司給員工發放睡眠監測器,連續20個晚上睡眠良好可以獲得獎金。「這表明,優秀的公司承認不去家中騷擾員工的重要性。」

「在法國,我們認為有兩種時間,希臘人定義的那樣。一是Chronos,一是keiros。前者就是一般性的、可以測定的時間,後者是潛意識中的時間……創造性時間。K時間對創造性思維至關重要,優秀的雇主知道,他們有必要保護員工的K時間。」

那麼,「離線權」這項法令能推行的開嗎?許多人對此有疑問。

在巴黎市中心的網上市場PriceMinister內,總經理馬斯奧特(Olivier Mathiot)曾經推行「星期五無電郵」,鼓勵員工盡量減少使用數字化交流方式。

銷售經理施密特(Tiphanie Schmitt)說,這個構思沒問題,幫助人們增加面對面交流,但是她表示,她一定會抵抗政府以任何方式干預她如何做自己的工作。

她說,「我是做銷售的,我喜歡做銷售。這就意味著,我晚上發電郵到很晚,周末也會發。我不希望我的公司因為有什麼法律就阻止我使用我的郵箱。」

在香榭麗舍附近一家名叫「投球手」的酒吧內我也聽到類似觀點。這是金融、電腦界工業人員經常出沒的一個地方。

軟件編程員格利高裏說,「我認為,離線權非常有利於改善人的生存狀態,但是絕對行不通。」

「在我們公司,我們要和印度、中國、美國的開發人員競爭。我們需要和世界各地的人交流,一直到晚上。我們的競爭對手不受這樣的限制。」

「如果我們真遵守了這項法律,就等同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網上市場的馬修奧特認為,這個問題應該通過教育、而不是立法來解決。他說,「在法國,我們一直走在立法的前列,但是我們需要的是增加工作的靈活性,法律並不總是有用。」

管理諮詢公司的林勒預測,法律很快就會變成無關痛癢。她預測,「幾年後,電子郵件就不存在了。我們早換成其他通訊方式了。」

就連為離線權唱讚歌的哈蒙議員都承認,法律只能起到一定的效果,因為現在的草案中沒有對違法者的懲罰規定,只是希望公司能自願遵守。

儘管如此,所有的法國人都同意,通訊超負荷這個問題需要提到所有雇主的議事日程上。

(責編:路西)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