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大馬和諧街上看和諧

Image caption 華裔—和諧街上的青雲亭

馬來西亞歷史名城馬六甲,華人、印裔和馬來人長期和諧相處。這樣的天下太平是否面臨破碎的危險?是否該歸咎於政客挑撥離間?

馬來西亞歷史名城馬六甲。青雲亭內,來禱告的人點上香,在流金溢彩的祭壇前鞠躬。空氣中繚繞著濃郁的煙香,迴蕩著和尚的誦經聲。

青雲亭建於18世紀初期,服務於來這裏工作、定居的華人。當時,馬六甲是東亞地區最繁忙的港口之一。

但是,華人並不是馬六甲唯一的海外移民。來自南亞地區的移民也大批湧入馬來西亞。青雲亭所在的同一條街上,還有另外一個祈禱場所:印度教徒的寺廟。

兩座廟之間是一座清真寺,服務於馬六甲的馬來人。馬來人大多信奉伊斯蘭教。

這三個截然不同的祈禱場所所在的那條大街人稱「和諧街」,既昭示著馬來西亞的種族混合,也反映出不同種族之間多數情況下的良好關係。

但是許多人擔心,這樣的天下太平面臨破碎危險。

馬來西亞發生過幾起與種族問題有關的示威、暴亂,凸顯馬來人、華裔和印裔之間的緊張關係。

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剛就職時發起一場推動種族團結的運動,但是後來猶如泥牛入海。有些人認為,政客也在挑動種族之間的不和諧。

Image caption 馬來人—和諧街上的清真寺

不過在馬六甲,依然看不到多少緊張跡象。

來到「和諧街」典雅精美、粉飾一新的甘榜吉寧(Kampung Kling)清真寺,看到院內十分寧靜平和。一片小小的墓地,一顆茂密的芒果樹,旁邊的噴泉傳出輕柔的潺潺水聲。

祈禱室內,天花板上的電扇靜靜地轉著,給信徒帶來一點點涼爽。

清真寺的一位阿訇說,馬六甲這一片地區通常很平靜,「我們這條街道上,每個人都可以實踐自己的宗教信仰。」

「儘管馬六甲穆斯林人佔大多數,但是這裏仍然有華裔的佛教寺廟、印裔的印度教寺廟,之間互不干擾。」

阿訇是馬來人。馬來人佔馬來西亞總人口大約60%,享有一定的優待。

1969年馬來西亞發生惡性種族暴亂,造成將近200人喪生。之後,政府在教育、商業、公共服務等領域給予馬來人一定的優先權。

這些舉措旨在抗衡其他兩大種族的主導地位,特別是佔人口大約四分之一的華裔,印裔佔總人口的大約7%。

這些扶持弱勢族群的平權政策原本打算只是臨時性的,但是其中許多一直沿用至今。比如,公開上市的公司必須保證30%的股票屬於馬來人。

納吉布領導的是馬來人政黨,2009年執政。當時納吉布承諾要終止這些政策,但是至今還是沒有兌現。

納吉布還發起一項名為「一個馬來西亞」的運動,鼓勵國人以馬來西亞人作為身份認同,而不是出身於哪一個特定種族。

Image caption 印裔—和諧街上的印度教寺廟

納吉布前政治秘書胡逸山博士(Dr Oh Ei Sun)說,運動發起不久就遇到阻力。「納吉布遭遇抵抗,阻力不僅僅來自他領導的政黨之內,他們希望保持經濟和政治現狀。」

一些普通的馬來人好像也擔心,讓他們受益的體制可能會被改革。

去年九月,一群憤怒的馬來人在吉隆坡唐人街抗議示威,動機好像是彰顯馬來人的權力。警察出面制止。

政治上看,現在,總理要終止平權政策也更困難。他領導的「馬來民族統一機構」(烏統)2013年贏得了大選,但是支持率逐漸縮水。

部分分析人士認為,納吉布默許「一個馬來西亞」的運動消聲,因為他必須拉住核心支持者,才能贏得今後的大選。

吉隆坡馬來亞大學的格美茲(Terence Gomez)說,「貧窮的馬來選民認為自己被深度邊緣化,納吉布用來拉攏他們的胡蘿蔔正是平權政策。」

但是不管怎樣,馬來西亞人或許也在自發走向融合。

格美茲坦率地說,他就不喜歡給人貼上種族標籤。他相信其他許多人也持相同看法。「我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在馬來西亞,人們不願意詢問對方是馬來人、華裔還是印裔。」

格美茲認為,馬來西亞的領導人、包括納吉布總理本人,也並不是像他們表現的那樣特別在意種族。格美茲指出,納吉布信任的顧問中許多都來自不同種族社區。

他說,「我認為,他們並不會看著對方心想,哦,這人是馬來人,那人是華人,那個是印裔。他們希望知道的是,雙方共事能不能雙贏互利。」

在大學校園內,許多學生好像也分享格美茲的觀點。

一名婦女說,「我認為在馬來西亞,團結非常重要。雖然我們教育、文化背景不同,傳統習慣有差異,但是我們的身份認同最好還都是馬來西亞人。」

從某種意義來看,馬來西亞不同的種族社區存在於不同的世界。不同種族的許多人選擇居住在不同地區,大多數去上和自己種族匹配的學校。

但是,和諧街表明,他們曾經長期和諧共處。如果政客不挑撥種族關係,今後,和諧說不定還仍將繼續下去。

(責編:林杉)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