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謀殺潮震驚孟加拉 誰是兇手?

Image caption 鄰居在同性戀維權人士曼南被謀殺的大樓外圍觀

同性戀?博客?和尚?大學教授?誰是下一個謀殺目標?孟加拉這個傳統上溫和的穆斯林國家是否成了激進團伙志在必奪的陣地?

達卡中心的卡拉巴安(Kalabagan)是一個幽靜、富裕的小區。那天晚上我去的時候,四周一片安寧、平和。一邊,幾個男孩兒在玩板球,唯一能聽到的,是附近清真寺傳出的召喚信徒做禮拜的聲音。

我來到一條小巷深處一座比較高大上的公寓樓外,有保安,不顯山不露水地監視著,二樓一套公寓窗簾緊閉。就是在這裏,幾個星期以前,孟加拉最活躍的同性戀活動人士被亂刀砍死。

他的哥哥敏哈茲(Minhaz)告訴我說,「來了大約五、六個人,在大門外說他們是快遞公司的,要找我弟弟。他們甚至還帶著包裹,上面貼著標籤,印著公司的標記。」

然後,這些人闖入許哈茲·曼南(Xulhaz Mannan)的公寓,當著曼南年近八旬老母親的面,這些人用切肉刀把他砍死。敏哈茲說,「母親什麼都看到了,那以後她從來沒提過……」說到這裏,他的聲音有些顫抖。

Image caption 曼南曾出版孟加拉第一本同性戀雜誌

孟加拉發生了一連串針對世俗博客、學者、外國人、宗教少數派的謀殺案,曼南被活活砍死不過是其中之一。有人將這些謀殺案歸咎於伊斯蘭組織,也有人說,這些組織和所謂的「伊斯蘭國」、基地組織有關。

曼南慘案之後,謀殺仍在繼續。不久之後,一名印度教裁縫被殺,一名佛教和尚遇害。他們也都是被亂刀砍死。

謀殺慘案不斷,在孟加拉人當中引起極大震驚和不安。孟加拉總人口大約1億5千萬,其中90%以上是穆斯林人。但是,孟加拉在1971年脫離巴基斯坦後獨立,當時,孟加拉的種族融合和文化被視作比宗教更為強大的民族認同。

現在,許多孟加拉人認為,這個溫和的穆斯林國家受到更加激進的伊斯蘭教義的威脅,激進宣傳的來源是那些有組織、資金雄厚、受「伊斯蘭國」這一類全球性聖戰機構啟發的團伙。曼南這類人是很容易打擊的目標。

退役軍官、現任安全分析師的侯賽因准將(Shakawat Hossain)說,「這是一個保守的國家,不激進,但也不開放。所以,如果激進組織攻擊那些宗教、取向、公職被部分人看作與伊斯蘭教義相悖的目標,不會有多少人譴責。」

Image caption 曼南兇殺案現場。與他一起被害的還有他的一名友人。

也許正因為如此,孟加拉政府對謀殺案的反應也比較心虛。很少有疑犯被捕,政府全盤否定伊斯蘭國或基地組織滲透進入孟加拉。我去採訪信息部長伊努(Hassan ul Haq Inu)時,他堅定地說,「現在孟加拉比歐洲、美國都安全。」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暴力讓很多人擔驚受怕。薩卡爾(Imran Sarkar)是孟加拉最著名的博客。2013年起,他曾帶頭組織反伊斯蘭分子的運動、推進孟加拉走向更加世俗化。現在,他只能隱身地下搞活動。

我費了不少時間總算和他聯繫上。去見他,更是挑戰。打了一通歷時幾個小時、分成不同階段的電話,我才被告知他現在安身的臨時公寓的地址。到了,安檢好幾次,我才總算獲准進去。薩卡爾很開朗,但顯得惴惴不安。很快,我就懂了為什麼。

薩卡爾說,「我幾乎每天都收到死亡威脅。」他打開自己的臉書網頁,給我看一連串令人心驚的留言。一條留言說,做好立刻就死的凖備吧。

Image caption 孟加拉一名大學教授也被亂刀砍死,學生靜坐抗議

薩卡爾說,「最近一次,我接到一個號碼看來像是在英國註冊的電話。對方死活不公開身份,只是說我很快就會被殺掉。」

我問薩卡爾,你害怕嗎?你想離開孟加拉嗎?他笑著說,「我為什麼要離開呢?我要留下來繼續戰鬥。他們已經向我的國家宣戰了。」

這並不是誇大其詞。這個月早些時候,新加坡驅逐八名孟加拉人,稱他們是一個名叫「ISB」--孟加拉伊斯蘭國組織的成員。轉天,同一組知又有五人在孟加拉國內被捕。所有的人都被指策劃在孟加拉製造一連串大規模襲擊。

侯賽因准將說,「孟加拉也許有、也許沒有伊斯蘭國或者基地組織。但是,意識形態已經傳播開了,謀殺案的布局就可以證明這一點。我們成了他們志在必奪的地盤—尋找新手加盟、開闢新的戰場。」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