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龜仙」樂土與現代世界接軌

Image copyright Joe Hollins

六年前,喬·霍林斯 (Joe Hollins)成為大西洋中聖赫勒拿島上第一位常任獸醫。他最喜歡的「病人」之一是世界上最長壽的陸地動物——今年184歲的大陸龜。六年中,伴隨著新機場的奠基、動工,霍林斯目睹這個天涯海角、亙古未變的小島快速奔向現代化。

聖赫勒拿島(St Helena,又譯聖海倫娜島)。滑鐵盧戰役大敗之後,拿破崙被流放到這裏,困死孤島。我猜想,上島的時候,他應該很不快樂:遠離巴黎數千英里,汪洋大海中的一小塊火山岩?但是對我來說,感覺恰好相反。我自願來這裏任資深獸醫,合同期五年。接受這份工作的時候我並不知道,我也有機會目睹小島自從廢除奴隸制以來經歷的最大變化。

大西洋中的聖赫勒拿島面積只有67平方英里,距離安哥拉1300英里、巴西2000英里。不過,天涯海角的這個小島目前就要加入世界大家庭了。

投資2.5億英鎊,經過歷時五年的緊張施工,現在島上有了機場。這可真是工程傑作,機場位於險峻的懸崖之上,跑道一端的峭壁落差300米!

機場不久就將啟用,到時候,這個曾被成為全世界第二偏遠的定居島就不會顯得那麼遙遠了。

Image copyright Joe Hollins

我是島上第一任常任獸醫,我最喜歡的工作是照顧「喬納森」:體重200公斤的塞舌爾陸龜!喬納森是世界有記錄可查的最長壽的陸地動物。我們知道他1882年上島,當時已經成年,也就是說,那時大概是50歲。這樣算下來,喬納森現在應該是184歲,也許更老!

初見喬納森時,他健康狀況很糟糕,非常瘦。吃是個挑戰,喬納森嘴有毛病、嚼不動草。他還有白內障、而且喪失了嗅覺,所以也找不到好的草吃。

我決定給他補一補。每個周日,我都會來到喬納森家——總督府前的草場,餵他新鮮水果和蔬菜:香蕉、蘋果、黃瓜、生菜、白菜。一年後,喬納森不僅體重大增,活力也大增。而且,他還重新找回了性慾!有一次,他甚至試圖把永遠慾火中燒的「小伙子」戴維從艾瑪(島上的三頭雌龜之一)身上撞下去!雖然未遂,但至少這也是身體好的跡象吧。

Image copyright Courtesy of Joe Hollins
Image caption 1886年喬納森(圖左)的照片,當時他身長和現在一樣。

這類陸龜的壽命大約是150年,喬納森早就成「龜瑞」了。雖然他送走了歷任總督,但是在島上生活的134年間,喬納森身邊發生的變化並不大。不過過去五年,聖赫勒拿島的變化速度可是非凡的快。

新機場奠基動工的同時,聖赫勒拿島也要從其他各個方面做好走入現代世界的凖備。

英國政府的投資——相當於人均60000英鎊——也是有條件的,這些條件涉及方方面面,包括稅收、社會服務、醫療等都要做出重大改革。六個月前,島上甚至還有了移動電話。現在和世界其他各地一樣,島上幾乎所有的人也都成了「低頭族」。

Image copyright Remi Bruneton St Helena Government
Image caption 跑道前身是一條大峽谷,用45萬卡車岩石填充

2015年9月15日,我成為歷史性事件的目擊者:第一架飛機降落在島上。很幸運,當時我正好去機場附近出診。周圍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一架輕型飛機掠過機場工地,第一次嘗試降落沒有成功,爬高後再試,第三次才安全著陸。身邊人群一陣歡呼雀躍,這可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島上的人很激動。

原來,上島離島的唯一方式是搭乘最後一艘名副其實的「皇家郵輪」——聖赫勒拿號。郵輪每三周一次從開普敦出發,航程5-6天抵達聖赫勒拿。在海灣拋錨後,乘客需要搭乘小艇抵靠岸邊,然後抓著繩子爬上岸。

新機場引發的擔心之一是生物安全。郵船就像是個檢疫站,因為航程相當長,如果有人處於什麼疾病的潛伏期,可能在船上就會發病。但是坐飛機的話幾小時就可以抵達。帶進來新病菌,無異於打開了潘朵拉的魔盒。

和當初上島一樣,離開時我也是搭乘聖赫勒拿號郵輪。郵輪頗為壯觀,前部載貨後部載人。新機場一起用,郵輪即將退役。

她曾經是小島的生命線,曾經目睹無數次親人團聚、分離。每一次啟程,岸邊都有人流淚……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