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日本病」傳染世界怎麼辦?

如果發達國家真和日本一樣面臨經濟低增長、零增長的未來,政府也許應該更關注改善國人生活水平,而不是一味追求提高增幅。

上個星期,世界七大工業國的首腦在日本召開會議,討論如何穩定全球經濟。其中最為關注的問題之一是,發達國家是否面臨著經濟低增長、甚至零增長這個不可避免的未來。

這種狀況人稱「日本病」:增長緩慢、價格疲軟的輪迴持續20年以上。

為了扭轉這一局面,日本政府可以說試過了所有的招數:負利率、結構改革、財政刺激等等等等。但是目前看起來,好像哪一招都沒見效。

繁榮發展

就在不算太遙遠的過去,日本還是「海報上的孩子」--經濟成功的典型代表,地區鄰國羨慕的對象。1980年代和1990年代,日本大公司最顯著的特點是創新、海外擴張,日本國內出現大規模的房地產市場高漲熱潮。

那麼,後來到底什麼地方出了差錯呢?還有,日本的遭遇是發達、成熟經濟體系想躲也躲不開的未來嗎?

Image caption 日本小學生列隊歡迎七大工業國首腦

「三井化學」(Mitsui Chemicals)醫療保健創新部負責人西山康則(Yasunori Nishiyama,音譯)認為,從許多方面來看,日本成了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這一點,西山本人應該很清楚。他主管的業務之一是,向美國市場推廣日本的保健產品。這個任務可真不容易。

西山康則說,「在日本,歷史悠久的公司不喜歡大的變化。他們擔心自己必須面對的風險的規模。日本現在忍受的是自己成功的禁錮和束縛,我們過去的成功讓我們變得太保守了。」

大把鈔票

我在日本報道G7峰會期間遇到的幾乎所有的專家、學者都表述過同樣的心情。

貨幣政策—就算是像負利率這樣非常規性手段—都不能「單手」挑起重振日本經濟的擔子。

財政刺激—政府投資—也做不到。日本企業必須付出更多更大的努力。日本企業手裏攥著大把大把的鈔票,但是新投資不夠多,創造就業機會、提高工資收入的速度不夠快。

但是,還有這樣一個症結:日本公司其實真的是在投資,只不過不是在國內。日本公司一直在海外投資,因為海外更便宜。再有,他們也覺得國內經濟已經達到頂峰。國內消費者不買他們的產品,這就意味著價格也提高不上去。

Image caption 發達國家擔心陷入日本遭遇的經濟惡性循環

但是,這是個惡性循環。消費者不買,是因為他們對經濟前景缺乏信心;公司不賺錢,也不會投資創造新工作或者提高工資;這樣,消費者就沒錢花……你知道了吧?

微不足道

那現在怎麼辦呢?到目前為止,日本已經努力20年試圖走出這個惡性循環,但是沒有成功。歷屆政府都承諾要促進經濟增長,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更是把自己的信譽都壓在了扭轉日本經濟上。

日本經濟確實增長了一點點,但幅度微不足道。根據世界級金融集團「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最新預測,日本經濟明年的增幅可能只有0.2%。

不過,大多數日本人都會說,儘管增長率這麼低,生活其實並不太糟。這又是為什麼呢?

日本生活水平相對較高,生活質量令人羨慕。評論性媒介Project Syndicate的費爾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曾經撰文指出:日本失業率低,公共交通系統高效、可靠。

日本人的工作時間可能比較可怕,但是,首相安倍已經在著手解決這個問題。

2011到2015年間,日本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是36000美元,同一時期美國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是54000美元。日本人的表現並不寒酸。

也許,各國領袖們這次在日本「賢島」(Kashikojima)開會之後,也都能變得更加賢明一些?

從上面所說的日本的這些經歷當中可以汲取的經驗教訓也許是:如果、如果發達國家真的面臨低增長、零增長的未來,那麼,政府也許更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改善國人生活水平方面,而不是一味追求提高經濟增幅。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