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我們法國人就是愛示威」

Image copyright EPA
Image caption 巴黎街頭,兩名婦女穿過催淚彈的煙霧

勞動法改革在巴黎街頭掀起一波接一波的抗議潮。一些評論人士稱,法國是歐洲20世紀風格社會主義的最後一座堡壘。

喬希亞娜·貝特朗是個體戶,經營一家小熟食店,賣香腸、燉豬蹄、豬肝醬、豬頭肉。她說,她店裏賣的火腿是巴黎最好的,顧客排大隊。

外面大雨下個不停。煩心事本來就不少,法國現在還發了洪水。儘管如此,等候買肉的人群氣氛歡快,他們興高采烈地說著話,主題只有一個:罷工。

如果你相信《世界報》觀點的話,熟食店的人龍可以說凖確地反映著整個國家的情緒:分裂,支持和反對《勞動法》改革草案的幾乎各佔一半。

菲利普今年28歲,他有一份大多數法國人心目中的夢想職業。菲利普是地方政府職員(fonctionnaire)。職員指的是各種公共管理和服務機構內的政府雇員。

這樣的工作是終身制,待遇和條件都不錯,有固定工作時間,優厚的養老金,相對更長的假期。因此你看,許多法國年輕人的理想並不是要改變世界,比如去探索、創新或者自行創業。自雇很難、稅收是懲罰性的,他們夢想成為職業穩定的幹部。

菲利普知道自己很幸運,他反對任何改革。菲利普說,「我很開心。我清楚自己的處境,我知道自己40年後的生活:養老金很好。」

排隊的還有埃萊奧諾,她40出頭,有四個孩子,其中兩個正在她身邊蹦蹦跳跳。埃萊諾奧是中學老師,她的工作也是鐵飯碗、福利很高。但是和菲利普不同的是,她支持改革。

埃萊奧諾說,「不能持續下去了。有一個我這樣的人,就有20多個根本沒希望的人。」

法國25歲以下人口當中失業率高達四分之一,許多年輕人受過教育、有良好技能,但還是找不到工作。這當中有相當一大批來自移民家庭,他們的就業機率更小。

正是這些人,在2012年用手中的選票將奧朗德送入總統府,奧朗德當時承諾,一定要結束法國的就業困境。

現在奧朗德又做出新的保證:這回他是拿自己的政治生涯做賭注了。奧朗德說,除非降低失業率,否則將不參加明年春天的連任競選。在一個被工業糾紛搞得四分五裂的國家、對一個支持率只有可憐的14%的總統來說,這樣的承諾堪稱大膽。

奧朗德和總理瓦爾斯以及外號「老闆的老闆」的法國雇主協會(Medef,規模最大的法國雇主聯合會)主席皮埃爾·蓋塔茨(Pierre Gattoz)併肩作戰,抵抗法國兩家最大工會的聯手鐵拳。

《勞動法》草案長達500頁,宗旨是簡化、放寬從前的《法國勞動規則》。規則長達3689頁,對雇主來說,簡直就是陷阱密布的迷宮。

工會的立場是:除非將《勞動法》草案撤出議會、否則根本不考慮談判。總統和他的盟友堅持隻字不改,奧朗德說了,「這個法很好,對法國有好處。」結果呢?全盤僵局,持久攻堅戰。

剛過中午一點,蒙帕納斯大道。在一家人氣旺盛餐館,透過玻璃牆看出去,街面突然變得很安靜。車輛不見了,防暴警察設立警戒線,三排,四周是武裝警車,頭頂上直升機盤旋。

遠處,一群人開始高呼口號——示威者。聲音越來越大,震耳欲聾。防暴警察站好位置。侍應生弗雷德里克趕快關上餐館門。吃午飯的人發現自己也成了「展品」:身處透明的美食展櫃,四周是各色烤魚、紅白酒水、甜點。

從外往裏看的是示威者,有些人雄赳赳氣昂昂大踏步地遊行,有些人溜溜達達,還有些人伴隨著彩車上傳出的音樂且歌且舞且遊行。

從裏往外看的是食客。吃午飯的人指手畫腳評論示威者,示威者興高采烈地衝吃午飯的人揮手。席間的談話既無奈、也好笑。有人說,「又來了,這一輪怎麼收場呢?」也有人自嘲,比如,「我們法國人就是愛示威……」

一會兒,一切都平息了。噪音結束了,示威者走遠了,紅氣球放飛了,震耳欲聾的音樂也安靜了,剩下的只有一地垃圾。

弗雷德里克打開餐館門,食客不再談論政治,繼續談私事。

意大利和西班牙其實都已經推行類似改革,好久好久以前德國也這樣做了。德國的失業率是5%,還不到法國的一半。

坊間一些評論人士說,法國現在成了歐洲20世紀風格社會主義的最後一座堡壘。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