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英國脫離歐盟 普京喜上眉梢?

Image caption 歐盟因烏克蘭問題對俄羅斯加以制裁

不表態等於沒看法?普京只言未發,莫斯科真對英國歐盟公投「不感興趣」?英國脫離=削弱歐盟=俄國更強勢,這個等式成立嗎?

不用非是英國人,也可以對英國脫離歐盟發表看法。

過去幾個星期,一連串的世界領導人都對英國即將舉行的公投表過態,其中絕大多數支持英國留在歐盟。

美國總統奧巴馬說,「如果和你們關係最緊密、有過特殊關係的國家建議你們和歐盟保持關係可能更有利,這話還是值得聽的。」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說,「英國需要歐盟,歐盟需要英國。」

那麼,俄國總統普京對英國是否應該留在歐盟說過什麼呢?隻字未有!克里姆林宮在此問題上保持絕對沉默。

儘管如此,俄國還是捲入了英國公投這場辯論。英國總理卡梅倫最近說過,如果英國脫離歐盟,普京「也許很開心」。

英國外交大臣哈蒙德更直接,「說真話,希望我們離開歐盟的唯一一個國家可能就是俄國。」

這種表述讓俄國官員無奈翻白眼。俄國外交部發言人扎哈洛娃(Maria Zakharova)告訴我說,「不僅僅是在英國,在全世界都一樣,什麼問題責任都往俄國身上推。」

「比如,我們也在關注美國的總統競選,他們也提到了俄國。所以我們並不吃驚,不過,俄國與英國是否脫離歐盟毫無關係。我們並不參與這個過程,對這個問題不感興趣。」

Image caption 2月普京接待德國巴伐利亞州長

零和博弈

確實,俄國「不參與」英國公投,歸根結底,英國的前途不是由俄國選民決定的。但是,「不感興趣」?這恐怕還值得商榷。

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教授梅德維德夫(Sergei Medvedev)說,「如果英國選擇脫離,那麼歐盟會陷入危機,對俄國來說,這將是一場宣傳上的勝利。」他認為,克里姆林宮的算計很簡單:英國脫離=削弱歐盟=俄國更強勢。

梅德維德夫教授說,「莫斯科把所有的都看作零和博弈。那麼,對歐洲壞的、對俄國一定就好。就這麼簡單。他們不往更深處想,包括歐盟是他們最大的貿易伙伴,免簽證,俄國公司交易成本將上升等等。不,他們不這麼想:而是非此即彼!」

作為這場地域政治博弈的一部分,莫斯科一直在試圖和歐盟內部他們認為更加「友好」的國家發展雙邊關係,比如希臘、奧地利、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目的之一是打破歐盟對俄羅斯制裁的一致性。就是在那些對莫斯科採取更強硬立場的國家當中,俄國也在找朋友。

今年早些時候,普京邀請德國巴伐利亞州長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來訪,澤霍費爾是默克爾堅定的對立面。普京的做法被看成是典型的「分而治之」。

一些西方國家也指責克里姆林宮支持歐洲民粹政黨在歐盟內部搬弄是非。

Image caption 英國派戰機在北海上空監測俄國戰機

嚴重危機

《全球事務中的俄羅斯》期刊主編魯克亞諾夫(Fyodor Lukyanov)說,「如果歐盟陷入更深的衰退,俄國是不會流淚的。但是說實話,俄國並不需要付出太大的努力。這是因為歐盟已經陷入一場深刻的概念危機。所有的反歐、仇外勢力都在抬頭,這並不是因為有莫斯科支持。至於外部對手試圖利用(別人的)國內問題達到自己的利益,不幸的是,這是政壇常事。」

除了制裁,俄國反感歐盟還有另外一個原因:俄國認為這是一個排外俱樂部,目的是要把俄國邊緣化。

今年早些時候,俄國上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科薩切夫(Konstantin Kosachev)曾經指責歐盟和北約破壞了1990年的《巴黎憲章》。

他說,「該份文件提到了界定歐洲和世界未來的三家國際組織:聯合國,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歐洲理事會。根本沒有提到北約,歐盟僅僅是在經濟/貿易章節提到過一次。」

「當時的設想是,歐洲的未來將由國家政府決定。但是北約和歐盟根本無意建立平等的歐洲。」

但是,科薩切夫忘了說,《巴黎憲章》簽署一年後,前蘇聯解體,歐洲版圖大變。歐盟本身是1993年成立的,取代之前的歐洲經濟共同體(EEC)。當歐盟和俄國關係比較好的時候,莫斯科很少批評布魯塞爾違背《巴黎憲章》。

就算英國脫離削弱了歐盟,莫斯科還是很明白,它仍然需要和布魯塞爾保持關係。

魯克亞諾夫說,「削弱的歐盟仍然是個聯盟。對俄國來說,對付單獨的國家更容易,特別是歐盟當中那些大國。但是在我看來,莫斯科沒有任何人以為有這種可能。」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