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比比拉美社會主義兄弟的命運

Image caption 委內瑞拉人說:買不到吃的,冰箱空空
社會主義搞了好多年,坐在黑金桶上的委內瑞拉坐到了經濟行將崩潰的火藥桶上,令人無法不想起鐵哥們古巴曾經的「困難時期」。

古巴人的集體記憶中都深深銘刻著這個臭名昭彰的歷史階段:特殊時期。

「特殊時期」指的是前蘇聯垮台之後的那幾年。後來在古巴這個共產主義島國,「特殊時期」成了痛苦、緊縮、飢餓的代名詞。

沒有了東歐富裕的施主,古巴為國人提供足夠的食物都成了難以實現的重任。「特殊時期」流傳下來很多故事。人們還記得,賣掉傳家寶去買糧食,野貓也上了餐桌。

不管那些故事是真的還是杜撰的,古巴經濟當時確實幾欲崩潰。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一位左翼、行伍出身的強人在委內瑞拉掌握了大權。

查韋斯成為委內瑞拉總統之後,很快,古巴的形勢就開始變得更加明朗。委內瑞拉已被證實有全球最大的石油蘊藏。查韋斯和古巴領導人老卡斯特羅成了鐵哥們,委內瑞拉開始填補前蘇聯留下的缺口。

時過境遷

Image caption 查韋斯和老卡斯特羅是親密朋友、堅定盟友

不過現在,這兩個社會主義「哥倆」當中,委內瑞拉是遇上大麻煩的一個。

查韋斯政權巔峰時代,原油價格曾經高達每桶130美元的時候,我就在委內瑞拉工作;上一次去首都加拉加斯是在2013年4月,當時馬杜羅剛剛當選為總統。這一次故地重遊,親眼看到局面惡化的速度如此之快,我大吃一驚。

確實,委內瑞拉一直就是一個比較混亂的地方,政策好像是即興發揮制定的。但是,我從來沒有看到過現在這幅樣子。

剛出機場來到加拉加斯西部城區,我們就看到了第一條人龍,彎彎曲曲的大隊延續過整個街區。沒過多久,就看到了更多、更多。

Image caption 加拉加斯,商店外人龍已經成了常態

和在古巴一樣,委內瑞拉當局也補貼、控制部分基本商品的價格。現在,通貨膨脹持續飆升,成千上萬的委內瑞拉人終日在商店外排隊,等候購買麵包、麵粉、嬰兒奶粉、食用油、尿不濕、手紙……

更糟糕的是,許多人來排隊只是因為聽到了謠傳,絕望中抱著一線希望,想買到急需的商品。頂著驕陽、冒著酷暑排了好幾個小時,最後被店家轟走,空手而歸。

不用說了,這種情況下,人們肯定更容易發脾氣。

索尼亞今年40歲,經營一家小商店。她的店門外也擠著不少人,互相推推搡搡,索尼亞向人群解釋說,「我們這裏不賣有補貼的商品。」

她把我們請進商店。來到屋頂平台,總算離開那些先前試圖阻止我們採訪錄音、要沒收我們儀器設備的士兵有了一段距離。索尼亞向我們介紹說,最開始,她和老公很失望,自己家的店沒有拿到批文出售政府調控商品。那是幾年前的事。但是現在,他們真是免了一大麻煩,看看對面那家對手小店,每天需要面對門外的瘋狂場面:絕望的人群擁來擠去,持槍士兵維持秩序,時刻面臨被搶劫的危險。

Image caption 當局調動士兵維持排隊秩序

索尼亞繼續說,「這樣的情況下,人們可能最後會互相殘殺。」說到這裏,她已是淚光瑩瑩。「真慘,這樣生活真是悲慘。我們女兒還小,有時候我們也沒辦法,只能去黑市買東西。」

看著士兵維持人龍秩序,索尼亞向我們指出了其中一些「投機商」,囤積商品、在黑市賣高價的人。他們也在中排隊,但是並不是要給家人買東西,而是要以後轉手賺大錢。

過去幾十年,出售基本商品的黑市在古巴一直非常繁榮。現在看起來,黑市在委內瑞拉也要成為常態了。索尼亞說,「委內瑞拉人是好人,我們真的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

「小獨裁者」

與此同時,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前往古巴參加區域峰會,力圖爭取支持。此前,他和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阿爾馬格羅激烈打嘴仗。

Image caption 本月初馬杜羅前往古巴尋求支持

阿爾馬格羅最近說,馬杜羅有可能成為「拉美又一個小獨裁者」,他還提議啟用美洲國家組織民主憲章制裁馬杜羅。

此言一齣,馬杜羅毫不猶豫立刻粗言還擊:「阿爾馬格羅,我建議你還是把你的民主憲章裝進一個細長的管子裏,找個更好的用場吧。哪合適,你就把你那個憲章塞哪兒吧。」

當然了,古巴勒緊褲帶忍受經濟最為黑暗那個階段的時候,委內瑞拉和華盛頓關係相當不錯。老布什總統在1990年、克林頓總統在1997年都曾來加拉加斯訪問。

當年正是在古巴,馬杜羅得到了他社會主義理想的靈感。這次離開時,想必他也能看到其中的荒謬之處:一個國家剛剛把美國總統當朋友接待了一番;另一個卻走到了經濟崩潰的邊緣。

委內瑞拉版的「特殊時期」也許只是剛剛開始。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