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英國脫歐打翻五味瓶

Image caption 過去10年,英國的波蘭雜貨店如雨後春筍

英國公投決定脫歐,已經在英國的歐盟人感概萬千:且嗔且心酸、且怨且傷悲,更多的卻是擔心自己未來的日子會怎樣。

最近幾年,英國加入歐盟最明顯的標記之一是波蘭小店。

為了滿足英國境內越來越多的東歐人的需求,不少大一點的城鎮商業街上都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波蘭雜貨店。

劍橋的 Pod Orlem 就是其中之一。商店內,貨架上擺滿了波蘭人喜愛的食品,比如 Goralki 巧克力威化餅、Winiary 意面醬、辣味番茄醬等。櫥窗醒目位置掛著兩件波蘭足球隊球衣,為出征歐洲杯的國腳加油助威。

店員和顧客聊天說笑,如同任何一個普通的星期五。但是沒過多久就可以明顯感受到,表象之下,掩蓋著英國決定脫離歐盟引發的傷心和憤怒。

從來沒有任何人說過,已經在英國的歐盟人必須離開,儘管如此,人們還是感到有些害怕。

Image caption 埃里克森正在考慮搬到澳大利亞去

一手抱著孩子的埃里克森(Iwona Erikson)說,「我真的很心酸、很激動。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心想,難道這裏50%的人都種族歧視了?他們決定:我們不要外國人在這裏。在這以前,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受歧視。」

「我已經在這裏生活八年了——我整個成年生活,英國一直就是我的家。沒有歐盟,我也不會有現在的丈夫,因為我們是通過 Eramus 項目(歐盟學生交流計劃)認識的。我女兒是歐盟寶寶!」

Image caption 薩瓦斯卡說,真要被迫回去,一切又要從頭開始

埃里克森在電子營銷行業工作。她收到公司總裁發來的電郵,試圖安撫員工。

埃里克森說,「我們公司主要搞國際教育業務,所以我們肯定會受影響。今天,我有同事禁不住哭了起來。她說她不願意被迫無奈回波蘭。」

埃里克森的丈夫是英裔澳大利亞人,她說,公投之後兩口子開始計劃搬回澳大利亞。「在英國、法國和波蘭,右翼民粹黨派風頭越來越強,我擔心這會不會是歐洲和平的終點。」

「可是,離開英國,我的一大擔心是,我在這兒存的錢都是英鎊,英鎊價值大大縮水了。」

薩瓦斯卡(Sylwia Sawska)正在擺滿香腸、奶酪的櫃台後忙著,她說她也很擔心,「這裏的人都很好,比在波蘭好,所以我很吃驚他們會選擇離開歐盟。」

雖然英格蘭東部投票支持脫歐,劍橋卻一枝獨秀,留派以明顯多數勝出。薩瓦斯卡說,「對此我很自豪。這是一座美麗的城市,不大,但很友善。」

薩瓦斯卡今年20歲,在這家商店工作5個月了。半年前,她和父母、弟弟一起從波蘭來到英國。「媽媽給人做清潔工,繼父和弟弟在建築工地工作。我們覺得自己在這裏受到歡迎,工資也很好。我一小時可以掙7英鎊,在波蘭,我一小時只能掙1.5英鎊。我原來打算在英國呆10-15年,但是現在我不知道怎麼辦。如果我們必須回家,我們又要一切從頭開始。」

雖然雜貨店裏的顧客大約四分之三是波蘭人,但是也有一些俄羅斯人、其他東歐國家人和英國人。

Image caption 德羅茲多娃還是愛沙尼亞護照

德羅茲多娃(Ksenia Drozdova)是愛沙尼亞人,她是自由翻譯,來店裏買些能勾起故鄉回憶的東西。「我整整七年前來的英國。我母親當時已經在英國工作,我第一次來是暑假期間來打工。」

德羅茲多娃也擔心公投的衝擊波,但是她對脫派也更多一點同情和理解。

「我現在還不清楚這對我個人有什麼影響,這是我最擔心的。我的伴侶和女兒都是英國籍,但我還是愛沙尼亞籍。我理解一些人會選擇支持脫歐,這樣就可以把更多的錢花在英國,也許還可以削減移民的福利。從這一點看,也許脫歐確實有道理。我只是希望,已經在英國工作和生活的歐洲人可以留下來。」

另外一名叫西爾維婭的女子是會計師,已經在英國生活了12年。她的態度和德羅茲多娃差不多。

「我可以理解,有些英國人對現在已經在英國的外國人沒意見,但是他們不想有更多外國人進來。我看這也就是他們投票脫離歐盟的原因。」

「但是,我的男朋友是英國人,他也投了脫票,我相當生他的氣。」

「我原來打算在英國定居,但是現在我不知道怎麼辦。我看,經濟會陷入困境,我對自己的將來很擔心。」

說完,她拎起購物袋,撩起門簾走了出去。和其他許多人一樣,心裏裝的滿滿的,是對未來不定性的擔憂。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