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笑侃脫歐 英國可考慮加入非盟

Image copyright

如果決定脫歐後感覺孤獨,另找一個伴兒吧:非盟不錯。有共同語言,可以分享經驗教訓;英國也可以再教非洲一兩手政治把戲。

如果公投決定脫歐之後感覺孤獨、需要另外一個多國團體的陪伴,英國應該考慮加入非洲聯盟(AU)。

英國正在展示出一些非洲人非常熟知的素質,其中包括「部落主義」。

英國最北部的「部落」、也就是人們所說的蘇格蘭在公投結果揭曉後威脅要脫離大不列顛。蘇格蘭人絕大多數支持留歐,但是他們的聲音被南部的「部落」淹沒了,南方人大部分支持脫歐。

如果蘇格蘭真的要搞第二次公投決定是否獨立,大不列顛的團結統一將面臨新挑戰。

非洲經常被指責搞部落政治,所以,英國在非盟之內應該有如家的感覺。

「政壇新兵」

Image caption 蘇格蘭威脅要再搞一次獨立公投

我們還看到,一名領導人、儘管只是反對黨領導人,面臨黨內要求下課的呼聲一浪接一浪,仍然死抓著權柄不放手。

工黨主席科爾賓被指在公投拉票過程中不夠盡心盡職,後來輸掉了黨內的不信任投票,黨魁地位面臨挑戰。但是他說,他是工黨大多數黨員選出來的,不會離職。

非洲也有好多領導人,儘管遭到反對,也還是握著權力不撒手,而且一握就是幾十年。

英國政壇現在的混亂、包括背後捅刀子、密謀政變推翻領導人、關在小黑屋裏談條件、辭職、炒魷魚、黨內立刻任命大員等等,讓非洲的領導人顯得像是政壇新兵。

所以,從這一點來看,英國來了,也許還能向非盟傳授一些知識。

Image caption 前利比里亞領導人查爾斯·泰勒因戰爭罪在英國坐牢

仇恨、種族歧視也走出陰暗的角落去折磨英國,非洲人非常清楚仇視性言論、仇視性犯罪的危險。

自從脫派贏得公投以來,英國仇視性犯罪活動據報道有所增加,警察也在調查一些事件。英國首相卡梅倫在議會講話時承認存在問題,並且承諾將給警察增加撥款治理這類現象。

公投中,脫派和留派都曾採用恐嚇戰術、試圖影響選民決定。雖然沒有人動用暴力,但是,部分選民在沒有事實依據證實那些恐嚇的情況下,覺得只能這樣、或者那樣投票。

我們知道,有一些非洲領導人也是使用威脅、恐嚇戰術贏得大選的。

1997年,利比里亞。查爾斯·泰勒(Charles Taylor)打贏了長達七年的反叛戰爭之後舉行的第一次選舉當中,人們投票選他當了總統,原因是害怕如果他輸了、他還會接著去打仗。

談到這位前叛軍領袖要通過票箱掌握國家大權,一些利比里亞人公開說,「你殺了我爸,你殺了我媽,但是,我把票投給你。」

「忽略下一代」

Image caption 肯尼亞大選中年輕人踴躍投票

公投結果本身在英國並沒有法律約束力,不可能啟動英國脫離歐洲的步伐,議會也許還需要辯論、通過脫歐進程。同樣,非洲人對此現象耳熟能詳,他們也去公投表述對某一問題的看法,結果呢,議員們決定,人民說錯話了。

還有年輕人問題。在英國公投中,不同年齡段的人投票傾向也有明顯不同。大多數年輕人希望英國留在歐盟,但是他們並沒有踴躍去投票。上了年紀的人出來投票支持脫離歐盟。

在我們非洲,年輕人是大多數,但是在權壇上,年輕人的聲音和身影仍然是少數。

記得小時候人們總告訴我,年輕人是未來的領袖。現在,我的牙都快掉光了、頭頂上禿了的那一片看上去越來越像太陽能板,我還在等著未來呢。

非洲方法

Image caption 體育賽事有助於分散注意力

所以,大不列顛,歡迎加入非盟。一旦來了,你可以學學我們非洲人解決非洲問題的非洲方法,或許你可以拿回國試試。

如果在經歷分裂民意的公投之後你需要重建民族團結,肯尼亞可以提供2007年投票之後的經驗;南非也可以根據「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做法提供一些建議。

如果你擔心怎樣才能讓蘇格蘭留在大不列顛,坦桑尼亞可以分享他們保持大陸坦噶尼喀和群島桑給巴爾統一的經驗。

並非易事,但值得一試。

同時,非洲領導人很有製造分心的獨特能力:分心了,人民就不會關注真問題了嘛。比如,有些會挑起原本並不存在的戰爭、或者搞一場人為的糧食短缺。

但是在英國,眼下你們有完美答案:體育。比如,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威爾士隊2016歐洲杯中創下的奇蹟!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