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荊天棘地 巴西怎麼辦奧運?

今日巴西已不再是獲得主辦權時那個騰飛自信的國家。政壇亂糟糟,經濟不景氣,基礎設施尚未竣工,百姓熱情也不高,奧運能辦好嗎?

整個國家一團糟,政治危機越來越深重;不同地區民意分裂;經濟蕭條即將降臨的警告令國人擔憂;選舉產生的領導人被迫下課……更給傷口上撒把鹽的是,國家足球隊表現又一次讓球迷心碎,居然被一個小的多得多的國家踢出一場重大地區賽事。

英國?嗯,說是英國也差不多,但是,這幅場景用來描述和概括巴西近來的局面也相當凖確。

這並不是要競次——比比誰的攤子更爛,再說,有時候類比也可能會顯得很原始很粗糙,不過,我出生的那個國家和我現在生活的這個國家面臨的挑戰非常相似,類比,至少也可以說頗有意思。

談到巴西,一時真不知道從哪兒說起,好比,在整座大廈被烈火吞噬之前,到底該先撲滅哪一起小火苗。有人可能會說,這恐怕有點兒太誇張了吧,但是,巴西一半人在指責另一半人策劃政變推翻民選總統,局勢確實緊張、嚴峻。

Image caption 六月底,警察和消防員在里約國際機場示威。橫幅上書,「歡迎來到地獄。警察和消防員領不到工資,誰來里約熱內盧都不會安全」

當然了,距離萬眾矚目的奧運會開幕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用里約熱內盧州長的話形容,這場賽事「可能會是巨大的失敗」。多內萊斯(Francisco Dornelles)在接受巴西《環球報》採訪時說,里約州破產了,除非中央政府撥款8億美元以上,否則,真可能出現這種局面。

不久前,多內萊斯宣佈里約州進入「災難狀態」,包括教師、警察、衛生工作者在內的州政府雇員可能都有領不到工資的危險。

時鐘滴答作響,一些重要的基礎設施項目還沒完工,其中包括一條新的地鐵線。無論如何,這些項目在奧運開幕式前也要完工。

代總統特梅爾(Michel Temer)束手無策、但又無法拒絕里約州要錢的絕望請求。選舉產生的總統羅塞夫被停職、等待接受彈劾審訊後特梅爾上台,距今不過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Image caption 奧運將於8月5日開幕

但是,特梅爾已經失去新政府三名成員,他們捲入一起嚴重的腐敗醜聞。現在,巴西經濟陷入深重的危機,特梅爾處境艱難,但也必須解救里約熱內盧,避免奧運失敗的尷尬。

沒人願意設想巴西會再次發生2014年世界杯之前那類公眾示威活動。當時抗議潮震驚巴西,部分原因是國人對政府向大型、套路式活動投入巨款的不滿。

找到正面元素很不容易,但是其他一些官員、組委會領導堅持說,巴西一定會成功舉辦奧運會。

不可置疑,大多數場館已經完工或者接近完工,包括多次出麻煩、工期一拖再拖的賽車場。奧運會和殘奧會的大多數測試性比賽也都已完成,相對來說,問題並不多。

儘管寨卡病毒蔓延,預計仍將有50多萬外國遊客來巴西觀看奧運,但是,在巴西人中間煽起支持熱情,好像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Image caption 里約州負責擴建地鐵

在里約街頭,看不到多少奧運熱情,門票銷售慘淡到令人失望,特別是那些巴西傳統上並非強項的比賽項目。預計東道主可能期望在排球、游泳、也許還有籃球賽事中拿獎牌。但是,其他比賽項目、甚至包括田徑場看台上的空位,恐怕是贊助奧運的大型電視公司最不願意看到的現象。

今日巴西,和2009年奪得奧運和殘奧主辦權時那個騰飛、自信的國家比起來已經有很大不同。經濟陷入困境了,通膨高到令人擔心,嚴重犯罪率增長驚人,特別是在里約。

不過,奧運還是要開。世界另一邊的觀眾從電視上看到的里約這個所謂的「奇蹟之城」仍然會是美麗動人,額外調撥令人瞠目的八萬士兵、軍警在街頭維持秩序,應該能保證遊客安全,至少是在奧運期間。

巴西確實需要一劑強心針。等遊客、運動員都走了,印有贊助商標記的橫幅摘下來之後,巴西仍然還是一個危機四伏的國家。

不管效用多短,奧運或許真能成為巴西急需的補品。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