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富二代」如何淪為恐怖槍手?

Image caption 達卡咖啡廳攻擊案,外國人是首要目標

從踢球、彈琴、飆車到持槍劫持人質。達卡咖啡廳遇襲,一個讓孟加拉人驚呆的事實是:攻擊者不少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富家子弟。

「通常,人們晚上會來這裏喝杯咖啡、吃頓飯,會會朋友。」坐在家裏的陽台上,沙哈娜·西迪克(Shahana Siddiqui)這樣對我說。她的家是套很雅緻的公寓,位於孟加拉首都達卡的高貴住宅區高爾杉(Gulshan)。

西迪克說的是「多洞手藝麵包房」,一家歐洲風格的咖啡廳。不久前,伊斯蘭武裝分子攻入咖啡廳,20名人質在事件中喪生,其中大多來自意大利和日本。

西迪克和咖啡廳的老闆是朋友。和其他許多富裕的孟加拉人一樣,西迪克也是咖啡廳的常客,而且認識發生襲擊事件時在場的一些人。

高爾杉綠樹成蔭,有公園、有流水,點綴著豪華時尚的公寓樓、富麗堂皇的別墅。許多國家駐孟加拉大使館也都在這一帶。意大利使館和「多洞手藝麵包房」在同一條街上,距離不遠;俄國、澳大利亞和德國大使館也都在附近。這也是咖啡廳為什麼很受外國人和富有的當地人歡迎的原因。

過去一年間,孟加拉發生過許多起暴力攻擊事件,但是咖啡廳遇襲這一起的規模和性質讓許多人大為震驚。

孟加拉總理外交事務顧問格威爾·利茲維(Gowher Rizvi)本人也認識其中一些受害者,他告訴我說,「這一次給我們帶來的震動要嚴重的多。」 但是,和其他許多孟加拉人一樣,最令利茲維痛心和擔心的是,外國人明顯是這起攻擊的首要目標。

達卡也許算不上最受常駐海外的外國人青睞和心儀的目的地,但是,仍然有一大批外國人在這裏工作、生活,其中包括外交官、援助機構職員,還有在蓬勃發展的成衣行業工作的外國人。

Image caption Imtiaz Kan是孟加拉執政黨政客、孟加拉奧委會副秘書長,他的兒子也是攻擊者之一。他說,聞訊後「無語」、「羞愧、難過」。

雖然之前有過幾起攻擊外國人的事,但是,外國人從來都不是首要目標。更為重要的是,人們普遍以為,全球性的聖戰組織、比如基地和所謂的「伊斯蘭國」還沒有滲透進入孟加拉。

這個假設也許就要被改變了。

所有的攻擊者身份都已經查明是孟加拉人,政府說,他們和當地的伊斯蘭組織有關聯。但是許多人相信,他們的攻擊方式以及他們的社會狀況明顯顯示出與國外組織有關係。

武裝分子攻擊和殺害人質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包括,要求打開咖啡館的wifi系統。然後,他們據說使用受害者的手機,上傳現場照片。很快,「伊斯蘭國」的新聞機構Amaq通訊社就轉載了這些照片。

但是,讓孟加拉人驚呆、不安的是這些攻擊者的社會地位。他們來自富有家庭,受過良好教育。其中一人曾經就讀於達卡最為顯貴的私立學校,人們對我相容,那相當於「伊頓公學」。他的父親是執政黨政客,去年12月兒子離家不歸後曾經向警察備案他「失蹤」。

另外兩名攻擊者也曾在著名的私立院校讀書,然後前往馬來西亞讀大學。認識他們的人都說,記得他們很正常。其中一個非常喜歡踢足球,另外一個愛彈吉他。

還有一個,原來最愛在晚上帶著朋友、開著私家車在達卡街頭飆車!

Image caption 孟加拉為遇難者舉行追悼儀式,當地居民送上花環

從臉書網頁上的照片可以看出,這些年輕人家境富有,也許很受寵,但肯定不是伊斯蘭分子。

那麼,問題出在哪裏呢?

那位執政黨的政客說,他聞訊之後目瞪口呆。他告訴我們,他們家裏沒有任何東西、任何宣傳材料暗示兒子可能有這種傾向。接下來他反問,也許是網上的東西?

我和這些攻擊者就讀的大學中的其他學生交談,開始發現一些其他線索。他們告訴我,有激進組織四下尋找目標。最開始手段非常溫柔,邀請學生去參加禱告會、古蘭經學習班什麼的。最後他們被告知,必須放棄非伊斯蘭生活方式、加入聖戰。

大學生告訴我說,然後,有些人就消失了,公眾場合再也看不到,臉書或者推特網頁也不再更新。

一位警官告訴我,有不少年輕人就是這樣「蒸發」了!

出身顯赫家族,受過良好教育,最終加入恐怖組織。這樣的年輕人還有多少呢?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