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愛吃海參的中國人承諾哪去了?

Image caption 位於非洲西海岸的塞拉利昂也盛產鑽石

塞拉利昂一個小島上的人懂了:有錢的、帶著禮品來的外國人並不一定完全可信。來買海參的中國男子說的天花亂墜,結果呢?

木船撞上嶙峋的岩石,身邊這個女人胖胖的手臂緊緊抓著我,有點兒太……緊了。海浪迭起,每次推著小漁船再撞上岩石,她都驚呼一聲,「上帝啊!」

我小心翼翼地坐在薄薄的木板上,拍拍她的肩想安撫她,但是說實話,我自己心裏也很不踏實。錨好像被卡在岩石下,船動不了,一名男子正在用塑料瓢從船裏往外舀水。

我們的目的地是叢林密布的小島香蕉島。正常情況下,從塞拉利昂離岸乘船去香蕉島,只要半個小時就可到達。

在恐懼的尖聲大叫和不斷的祈禱上帝的間隙,我的新朋友還告訴我,她要去香蕉島看親戚。我的任務和她不同:我要去看看島上利潤豐厚的海參貿易。我聽說,這種黏糊糊、香腸狀的東西,每一隻在中國南部廣州的市場上都可以賣到30英鎊(50美元)以上!

中國人喜歡吃海參,認為海參有藥用價值,也是天然壯陽藥。據說香蕉島周圍海域盛產這種價值連城的東西。六年前,中國投資者和當地漁民達成一項貿易協議,鼓勵漁民多抓海參少捕蝦。

我們的船錨總算從岩石底下拽出來了,小船繼續搖搖擺擺駛入一望無際的大海。上島後,我穿過枝葉繁茂的叢林和排排香蕉樹,找到了香蕉島前任首領坎貝爾(Georgiana Campbell)的家。中國投資者第一次來的時候,坎貝爾是當地的負責人。

Image caption 中國人喜歡吃海參,認為海參有藥用價值,也是天然壯陽藥

坎貝爾坐在家門外,看我走過來,她瞇著眼,用懷疑的目光打量我,問到,「你想要什麼?」我解釋說,我是記者,寫一篇關於海參的東西。她請我坐下來,過了一會兒,開始給我講故事。

「兩個中國男人到我家來,他們帶著一張海參的照片,問我,島上周圍見過這個嗎?我叫來了一些打漁的人看照片,他們立刻認出來了。他們說,網裏經常捕到,但是總會扔回大海。那時候,我們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

坎貝爾停下話、抱起身邊的一個小孫子,然後繼續說,「那些中國男子徵求我們同意,要在島周圍捕海參,我說可以,只要你們給我們一點幫助。」

坎貝爾告訴我說,「投資人保證給香蕉島提供太陽能發電、汽艇、修建社區中心。但是,見到的只不過有幾袋修社區中心的水泥。現在我們覺得好像被他們欺騙了。」

還真是。夜幕降臨島上破破爛爛的都柏林小村,青年男子圍坐在一隻扣過來的汽油桶四周聊天,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僅有的光亮來自香煙頭。香蕉島上還是沒電。說起海參,幾乎所有的人都會告訴你,他們也覺得自己上當了。

可悲的是,這種感覺塞拉利昂人並不陌生。過去幾個世紀,時常有外國人來買資源,比如鑽石、黃金、鐵,但是,他們仍然算的上全世界最窮的。

Image caption 塞拉利昂歷經常年戰亂,仍是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

儘管如此,海參貿易確實也幫助了一些島民。潛水手普拉特告訴我說,每一隻海參,他能拿到大約1美元,運氣好的時候,一個晚上他就能捕到40隻。這比打漁掙的錢多的多了,他已經用賺的錢給自己和家人改了房子。

潛水抓海參要在夜間,因為只有天黑後海參才會從岩石下出來。一天晚上,普拉特帶我乘坐他顏色鮮艷的獨木舟出海。

天上懸著一彎新月,淡淡的月光灑落漆黑的大海,島上傳來隱隱約約的鼓聲。普拉特穿著潛水衣,帶著腳蹼、呼吸管坐在獨木舟上,緊緊盯著深深的大海。突然,他跳入水中,瞬間之後,我能看到的只是水下幾米他的潛水手電發出的一束藍光。大約過了40秒,普拉特浮出海面,大口喘著氣,手裏高舉戰利品:一隻海參!

他凖備再次下潛。我不由得想像,這樣幹一夜該有多麼疲憊。沒有合適的裝備潛水對健康也有影響。壓力造成聽力喪失、寒冷引發嚴重的肌肉疼痛都很普遍。但是,只要投資者還能出口足夠的海參、緩解中國買主的疼與痛,撈海參給漁夫造成的傷病似乎並不重要。還有,他們保證給島上提供幫助的承諾顯然也並不重要。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