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陪新財相訪華 吃川菜拉生意

Image copyright xinhua
Image caption 四川菜——水煮肉片

英國債務沉重,中國深不見底的錢包很有誘惑力,川菜再麻再辣,何懼之有?中國官商如何看待與脫歐後英國的經貿前景呢?

對於舌尖沒有受過太多教育的人來說,川菜真可能是挑戰。上星期去中國期間,一位食客曾經這樣形容,川菜之「辣」有三級:熱、更熱、著火!

胡椒(對味蕾很危險,以至於儒雅的中國同事建議西方人最好別嚼到)、辣椒、大料……吃到嘴裏,舌頭麻木了,眼眶濕潤了。特色菜有鳳爪,口感如橡膠,驢肉,味道像野牛肉。

四川省會成都,上星期迎來了世界20大發達工業國家的財政部長。這些財長幾乎清一色都是特定年齡段的男性,頭髮銀白,表情嚴肅。當然了,他們也受到品嚐地方菜的禮遇。真辣,有人向我透露,德國的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不由得大喘氣。

同一場晚宴上,英國新任財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相當自製。這裏的人並不那麼容易感覺受冒犯,但是,考慮到脫歐公投後,英國對中國投資需求可能會增加,坦白說,為什麼要去冒這個冒犯人的險呢?

英國已經是中國在歐洲投資最大的目的地,英國迫切希望,以習近平去年對中國國事訪問期間和時任英國首相的卡梅倫共同啟動的「黃金時代」為基礎、推動經貿往來再上一層樓。

你一定還記得,就是那次訪問,後來英國女王被爆曾形容中國保安人員行為「很粗魯」。

粗魯不粗魯暫且不表,哈蒙德的前任奧斯本是親中派,希望把握住每一筆生意,甚至做到讓美國表示擔憂的地步。

英國政府宣佈暫緩決定(欣克利角核電站)的事兒也暫且不表,中國現在希望出資興建英國1990年代以來的第一座新核電站;中國承諾投入英國的HS2,就是那個在今後不知什麼時候能把倫敦、曼徹斯特和利茲連在一起、造價昂貴的高鐵項目;中國已經擁有一大堆英國公司,或者持有相當大的股份,這其中包括Pizza Express,Weetbix,還有泰晤士水務公司。

Image caption 英國新任財相哈蒙德在華期間表示,隨著英國離開歐盟、不再受歐盟條例限制,也許將來和英國打交道會更容易。

世界10大主權財富基金中3個是中國,掌握資產超過9880億英鎊。對於英國這樣一個債務超過1.5萬億英鎊的國家來說,中國深不見底的錢包可能相當有誘惑力。

但是在成都這個周末,問題是,哈蒙德掌舵了,情緒會有變化嗎?

正趕上四川雨季,哈蒙德忠實地越過一個個水坑,參加一次次會議,和一群群人握手,堅持說英國確實向中國商界開放。

和哈蒙德一起出行,不久就會意識到,這是和唐寧街11號的前任截然不同的一位財長。

奧斯本原計劃乘坐卡梅倫嶄新的專機—俗稱卡梅1號—前往中國訪問,同時攜帶大型商界代表團。相比之下,哈蒙德搭乘定期航班,隨行規模也更小。

許多中國官員熱切地指出,英國可能認為脫歐公投結果是「危機」,但在漢語裏,「危機」一詞有兩個字組成。一個是「危」,另外一個字的翻譯更加良性,常被西方勵志演講人員使用,可以解釋為「機遇」。哈蒙德想確保,這個「機遇」處於前鋒、核心位置。

在金融界領軍人主辦的一次圓桌會議上—有參加人向我承認,這次會議可不是歡笑一堂的那種,哈蒙德說,確實有「經濟紅利」。中方不少人也響應這一觀點,儘管他們承認,「坦率地說」,脫歐增加了困擾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

在倫敦運作87年的中國銀行倫敦分行負責人孫宇細微概括說,如果倫敦失去了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中國銀行可能也要調整變化。

Image caption 英國政府宣佈推遲批准欣克利角核電站

但是孫宇也指出--在中國,幾乎總能碰到這個更加禮貌溫和的「但是」,離開歐盟,英國也有可能更加靈活。他說,「脫歐就像離婚。你能和前任保持良好關係嗎?你能和新伙伴發展關係嗎?比如中國、美國或者澳大利亞。」

這就是哈蒙德面臨的考驗。

尼克·提摩太(Nick Timothy)現在是新首相的幕僚長。他在去年曾經寫到,「由於迫切希望得到中國的貿易和投資,對國家安全的合理擔憂被掃到一旁。」

哈蒙德更加慎重周到,但是或許沒有奧斯本對中國那樣熱情。他小心地告訴我說,「已經就可能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做了初步討論」。

繼續往西看的過程中,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中國需要英國的金融專長;坦率講,英國需要中國的錢。不管伴隨著錢同時而來的辣椒到底有多辣。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