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勒緊褲帶關上空調 苦熬酷暑

Image caption 古巴和委內瑞拉長期以來關係密切

城門失火,池魚怎安?古巴經濟和社會主義兄弟鄰國息息相關。委內瑞拉陷入窘境,古巴人民也被告知,做好緊縮凖備。

在古巴,想好好聊聊政治或是棒球,最好的辦法是去理髮。

我常去的理髮店就是政治觀點、體育八卦的溫牀。理髮師和客人在國家大事、時政議題、對比羅納爾多和梅西或者討論特朗普等話題之間自由切換。通常,客人走出理髮店,不僅剪了頭刮了臉,還表述了見解、發洩了怨氣。

我在椅子上坐好,理髮師特蒂問道,「最近去哪兒了嗎?」我最近還真去過不少地方,美國、海地、哥倫比亞、委內瑞拉。提到單子上最後一個國家、古巴最親密的地區盟友,特蒂立刻深吸一口氣、翻了翻白眼兒。

他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那兒怎麼樣?」和所有的古巴人一樣,他也很清楚,他們國家的民生和委內瑞拉的健康狀況有著緊密的聯繫。

我回答說,「不太好。」然後,我簡單介紹一下在加拉加斯街頭看到的商店外的人龍、通貨膨脹、政治混亂、怨聲載道等。

Image caption 加拉加斯街頭等候買食品的人龍

沒多久,理髮店裏所有的人都開始發表看法,大多數不能說是對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美言。

最近,馬杜羅在哈瓦那一次地區峰會期間和古巴總統勞爾·卡斯特羅單獨會過面。我們不知道那次談話的細節,但是可以猜測,他們就經濟陷入困境的委內瑞拉還能向古巴提供多少支持坦率交換了意見。

那次會面之後,卡斯特羅總統警告古巴人,今後幾個月要做好勒緊褲腰帶的凖備。卡斯特羅承認「委內瑞拉提供的原油和既定合同相比將有一定下降」,但他拒絕向「失敗主義」低頭、決絕接受任何「即刻崩潰」的說法。不過對許多古巴人來說,他們的感覺是,這一幕,像極了從前看過的老片。

理髮店裏一位特別心直口快的客人佩德羅說,「我們根本無法再忍受一個『特殊時期』了。」佩德羅的光頭被特蒂鋒利的刀片勾畫出完美的輪廓。這兩人開始一起回憶古巴經濟最艱難痛苦的那段時期:1990年代。當時,前蘇聯停止援助了,委內瑞拉的石油錢還沒有開始填空。

特蒂說,他們已經被告知,要控制自己的能源消耗,並且已經開始關掉老舊的空調。他衝著窗外路過的警察點了點頭說,不這樣做的話,「人家可能就讓我們徹底關門。」

很明顯,任何限制性措施都會遭到普通人的反感,因為許多古巴人已經認為,現在的生活水平總要超過蘇聯時代吧。眼下,政府保證說,緊縮的「砍刀」將首先要落在其他地區,然後才會影響老百姓。儘管如此,伴隨著委內瑞拉經濟愈加困窘,古巴當局除了採取行動、幾乎別無選擇。

Image caption 西恩富戈斯的煉油廠已經宣佈減產

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最近透露,今後4個月內,位於古巴城市西恩富戈斯的聯合煉油廠產量將減少到最低。如果委內瑞拉不繼續供油、西恩富戈斯不繼續煉油,用不了多久,古巴加油站的顧客就會看到後果。

上一次我去加油,轉了四個加油站,最後總算找到一家開門的。就連這個加油站,柴油也是無貨。那位銀髮卡車司機非常惱怒,低聲罵了句粗話,氣衝衝地接著去找油。我前面那位司機不僅加滿了油、還另外灌了兩桶裝在後備箱裏,這人一定很清楚如何備戰備荒。

公共汽車站,人們在傳播小道消息,車票就要漲價了。現在票價很低,象徵性的,1古巴比索,相當於3美分。古巴政府說,沒有考慮這項措施,甚至警告開共享出租車—通常都是1950年代的老爺車—的司機不要漲價。不過,一位50來歲、身材矮小但精力充沛、不願透露姓名的女乘客告訴我說,「但是,不能忽視原因吧。如果沒有汽油,早晚總會漲價的。」

Image caption 古巴乘客擔心公共汽車也會漲價

不過,現實中,古巴距離第二個「特殊時期」可能還有相當長的一段路。古巴政府說,沒有計劃像最近委內瑞拉一樣在居民區強制斷電。

是啊,他們一定希望避免出現這種情況。

卡斯特羅總統警告未來經濟困難的前一天,美國政府宣佈,八家航空公司將開通直飛古巴的航班,來自夏洛特、亞特蘭大、邁阿密、紐約等城市的美國遊客將大批湧入,所有的人都指望著酒店、餐館、酒吧開空調。

這個夏天,可能相當漫長、酷熱。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