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致力於哥倫比亞和平進程的挪威人

Image caption 挪威經常在世界各地的衝突地區扮演調停人的角色

經過四年的談判,哥倫比亞政府與左翼反叛武裝「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簡稱「哥武」)終於達成和平協議並實施停火。在這個南美國家的和平進程中,一個挪威人扮演了關鍵的角色。

8月24日(上周三),哥倫比亞政府與「哥武」(FARC)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對外宣佈,雙方已達成「歷史性協議」,結束長達50多年的武裝衝突。雙方代表原本是你死我活的敵人,但現在面帶微笑,握手言歡,相互擁抱,然後一起合唱哥倫比亞國歌。

在談判桌的一角,坐著一位瘦高、禿頂、留著小鬍子的中年男子。他是挪威人達格·尼蘭德(Dag Nylander)。在這個由古巴和挪威作擔保的和平進程中,他是挪威外交團隊的隊長。

在哥倫比亞的和平談判中,尼蘭德已經成為一張各方都非常熟悉的面孔。幾年來,在每個關鍵時刻都能看到他用略帶口音但卻流利凖確的西班牙語宣讀協議的條文。在雙方互相指責、氣氛緊張時,他似乎總能夠以一種旁觀者的客觀姿態和挪威人特有的秩序感,給火爆的談判注入一絲冷靜。

和平協議宣佈之後的喜悅稍稍退潮之後,他向我承認:「我們確實抽了幾根古巴雪茄,喝了點朗姆酒。」但他說,這並不是慶祝什麼勝利,而只是完成一項工作後的寬慰感。

Image caption 「哥武」首席談判代表馬爾克斯(左二)和哥倫比亞政府代表團團長德拉卡列(右一)簽署和平協議後,做出勝利手勢。尼蘭德(左一)和古巴外交部長(右二)也表示祝賀

他的寬慰可以理解。正式的和平談判進行了四年,但對尼蘭德和其他參與了最初的秘密會談的關鍵人士來說,談判已拖了將近六年。

在這六年中,尼蘭德幾乎都住在哈瓦那的一間賓館裏。他告訴我:「很難理解,這個階段真的要結束了。這個工作很辛苦,它是我生活中的主要內容。我一天24小時花在上面,每周七天,全年如此,精力都被耗盡了。」

2012年11月在哈瓦那開始正式談判時,幾乎沒有人預料到談判會拖那麼長時間。尼蘭德回憶說:「我記得有一方,甚至可能雙方都覺得談判會延續幾個月,而不是幾年。回頭來看,那顯然是不切實際的。我們能不能再談得快些?有可能。但我們最終是否達成了一個穩妥而周密的和平協議?絕對是這樣。我覺得這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談判過程決不是一帆風順的。事實上,有些時候整個和平談判似乎都接近徹底崩潰的邊緣。

尼蘭德說:「雙方當時是在衝突還在進行的同時進行談判。最大的一次危機是,『哥武』打死了11個政府軍士兵,桑托斯總統下令重新開始空襲,炸死了很多『哥武』的人,包括我們認識的曾坐在談判桌前的官員。」

足球與外交

儘管面對種種挑戰,但最終雙方共同的國家觀念還是起了主導作用,超越了他們在其他方面的尖銳衝突。

尼蘭德說:「他們是哥倫比亞人,有著共同的歷史和文化。他們很多人曾經相遇,先是在戰場上兵戎相見,後來又在談判桌上見面。」

雙方的代表有時甚至還會共享輕鬆一刻。「比如,在最初的一次會議期間,有一方的代表在看足球比賽。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是哥倫比亞對委內瑞拉的比賽。那是一個重要的破冰時刻。」

「足球總是會幫忙,」他笑著說。

他還讚賞古巴在和談中的作用,因為古巴得到衝突雙方的信任,尤其是同為左派的「哥武」叛軍。

在幾年的談判過程中,尼蘭德本人也受到了南美洲文化的深深影響。

他說:「你要問我在挪威的朋友和家人,他們會說我身體裏已經有了一些哥倫比亞或者拉丁美洲的元素。我現在參加會議經常會遲到,這在拉丁美洲是沒有問題的,但在挪威可不行。」

確實,他的手腕上沒有戴手表。

「不過,」他說,「你要問這裏的人,他們可能會說我還是典型的挪威人!」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