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澳中關係 在經貿與安全之間糾結

Image caption 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而美國是澳大利亞最重要的戰略盟友。

在澳大利亞最近播出的政治驚悚劇《秘密城市》(Secret City)中,一場網絡攻擊造成澳大利亞的航空交通管制系統癱瘓,該國政府立即認定是中國黑客所為(但後來發現並不是)。

這個劇情反映了澳大利亞對中國這個亞洲大國的態度。一方面,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但另一方面,中國也對地區穩定形成潛在的軍事威脅,因而引起澳大利亞最重要的軍事盟友美國的關注。

中國好像也敏銳地感覺到澳大利亞不想全心全意地擁抱中國。最近幾個月來,一系列摩擦事件使兩國關係降至近十年來的最低點。

澳大利亞因反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行動,受到中國斥責。另外,澳大利亞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了幾項中國在澳洲的投資項目。一份中國官方報紙把澳大利亞說成是一隻「好斗而脆弱」的「紙貓」,連兩國的運動員都在里約奧運會發生了不愉快的事件。

雙邊關係「不平靜」

8月9日,澳大利亞統計局網站突發故障,導致數百萬人無法參與全國人口調查,許多人猜測這是中國的網絡攻擊造成的。在澳大利亞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任研究員的蔡源(Peter Cai)說,這再次顯示,澳中關係處於「不平靜的狀態」。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一直是澳大利亞在亞太地區的主要盟友。而中國在近年來已經成為澳大利亞最重要的貿易伙伴,幫助該國平安渡過兩次全球經濟衰退,對澳洲的經濟繁榮起到了關鍵作用。

澳大利亞一直試圖在中美兩個大國之間搞平衡,但最近這個平衡越來越難把握。美國正將其戰略重心轉移到亞太地區,而中國在南海主權問題上的立場越來越強硬。

上個月,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發表聯合聲明,敦促中國遵守有關南海的國際仲裁結果,北京隨即指責這三個國家 「煽風點火」,加劇地區緊張局勢。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和美國有著密切的軍事和戰略關係。

澳中之間的緊張關係已經不只局限在外交領域。在里約奧運會期間,中國游泳選手孫楊在泳池訓練時向澳大利亞選手霍頓潑水,霍頓後來稱孫楊是「嗑藥騙子」,引起大批中國網民在社交媒體上對其嚴辭抨擊。

電網投資被拒

除此之外,中國在澳大利亞的直接投資也發生了問題。中國國家電網公司和香港的長江基建集團競購在新南威爾士州經營電網的Ausgrid電力公司的50.4%股權,遭到澳大利亞財政部長莫裏森否決。

此前,莫裏森已經否決了中國企業對澳洲最大畜牧公司基德曼(S. Kidman & Co.)的收購案。他堅持說,他的決定與國內政治因素毫無關係。

但有些人注意到,在7月份的聯邦議會選舉後,參議院中現在有七名主張貿易保護主義的小黨派議員。儘管澳大利亞去年和中國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澳大利亞民眾對中國人收購澳洲土地和房產越來越反感。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政府否決了中國企業對澳洲最大畜牧公司基德曼(S. Kidman & Co.)的收購案。

莫裏森拒絕說明中國企業收購Ausgrid公司為什麼會威脅國家安全。一些觀察家對此感到不解,因為這兩家中國公司已經在澳大利亞其他地區的電網中擁有股份。新聞網站Crikey評論說,如果中國國家電網公司「像莫裏森所說的那樣威脅國家安全,那麼我們現在已經完蛋了。」

「中國恐懼症」

中國官方新華社發表的一篇英文評論警告說,澳大利亞否決中國企業收購Ausgrid可能導致「一種有毒的心態——中國恐懼症」。評論說:「說中國別有用心,想要控制該國的電網,這簡直荒唐,近乎可笑。」

今天,澳中關係還沒有冷到2009年澳籍華人胡士泰因間諜罪在中國被捕時的程度。但蔡源認為,如果澳大利亞參加美國在南中國海的自由航行演習,或發生其他類似事件,兩國關係還有可能進一步惡化。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資深中國問題專家理查德·裏格比(Richard Rigby)教授認為,澳大利亞對中國有兩個論述,一個是從經濟角度來看中國,因為2002年到2012年間雙邊貿易額增長了十倍;另一個是從國家安全角度來分析中國。

「但我們還沒能很好地把這兩種論述聯繫起來,」他說。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